【8.5 三罷】兩男女被控大埔非法集結表證成立 警稱男被告叫囂 後改口「身處叫囂人群」

前年 8 月 5 日全港「大三罷」,警方晚上在大埔超級城外發射催淚彈並拘捕多人,其中兩人否認參與非法集結罪,案件今( 10 日)於粉嶺法院開審,裁定表證成立,押後至本月 26 日裁決,期間兩被告續准保釋。

現場片段顯示,男被告被捕時身體多處有血跡,尤其集中在上半身,當時制服被告的警員徐海天,庭上否認曾毆打被告。另根據徐海天作供,他起初指見到人群中的男被告「不時叫囂」,遭辯方質疑當時有鐳射筆照向警方、干擾視線,徐海天隨即改口,稱只見男被告「身處叫囂人群」中,沒有看到他的嘴巴開合。

男被告姚志聰( 22 歲,侍應)及女被告郭煥琳( 25 歲,學生),同被控於 2019 年 8 月 5 日在大埔參與非法集結。

根據現場片段,可見當晚大批警員推進,馬路上有零星雜物。姚志聰被數名警員壓在地上,嘴、臉及手肘位置有血跡,他拒絕回答警員問題,並稱:「我都畀你打到咁啦!」至於郭煥琳被捕時,哭訴:「我無衝擊啊!我淨係?住鹽水咋!你哋都見到我?住鹽水㗎啱啱!」

作供警:不確定發警告後多久驅散

時任新界北機動部隊 C 大隊第一小隊指揮官葉浩樺庭上供稱,當晚約 7 時半帶隊前往大埔南運路與太和路交界設立封鎖線,大批示威者佔據了大埔超級城對出馬路的東行線,亦開始佔領西行線。雙方對峙期間,示威者不時以硬物敲擊、用鐳射筆射向警員頭及眼部,以及大聲叫囂。

約半小時後,原本與葉相隔約 50 至 70 米的十多名示威者突然衝前,其中一名腳踏滑板車的男子向同僚投擲汽油彈,葉與同僚遂以武力及催淚彈還擊。未幾,葉按上級指示警告人群散去,並隨即展開驅散行動。

葉承認,無法估計發警告與推進相隔多久,只能稱在發警告後隨即推進。葉續指,不清楚當時馬路上沒有車輛行駛,或有沒有途人經過。但他同意辯方所指,馬路附近有巴士站,並非被圍封,途人或示威者可自由出入。

相隔 100 米見男被告叫囂 警其後改口

隸屬反恐特勤隊第一隊的警員徐海天則供稱,他當時躲藏在盾陣後方,與示威者相距約 100 米,留意到人群中的男被告姚志聰不時叫囂。待上級下令後,徐馬上衝前制服跌倒地的姚,但對方反應激烈,須同袍協助制服。

辯方質疑,當時有鐳射筆照向警方,干擾其視線,令他無法看清前方的示威者。徐即改口稱,只看到姚「身處叫囂的人群中」,但沒有看到他的嘴巴開合,故不知他有否挑釁警方。辯方指出,徐用身體壓向姚,隨即把他的頭盔移開,繼而以警棍亂毆;徐否認。

葉浩樺及徐海天均同意,當時現場環境相當嘈雜,示威者未必可清楚聽到警告。他們亦沒有留意到,在警方發警告及推進前,曾有雜物被火燒著,引起途人圍觀。

不少穿黑衣途人圍觀

至於拘捕女被告郭煥琳的警員葉浩霖,他稱自己在稍後時間到場,發現馬路上有 7 至 8 名黑衣人,包括頭戴黑底紅間條頭盔、身型較龐大的郭,隨即上前拘捕她。在盤問下,葉浩霖承認只見郭逃跑,沒有見到其他行為。葉同意現場有不少身穿黑色裝束的途人圍觀。

案件被裁定表證成立後,辯方隨即進行結案陳詞。辯方強調,本案爭議點在於兩被告有否參與非法集結;觀乎證據,沒有任何一位警員可確切說出兩被告的行為及逗留時間,徐海天更承認無法確定被告有叫囂,從而挑釁警方。

辯方力陳,現場並非密封,附近有商場及巴士站,途人可自出自入;當時環境嘈吵,被告有可能聽不到警告,即使聽到,亦可能被人群擁擠,而未能立即離開。案發時並非深夜,兩被告均為大埔居民,不能排除他們看熱鬧的可能性。如單憑兩人在場兼帶備防禦性裝備來推論兩人犯案的話,實屬危險。

同案兩名被告資訊科技工程師梁平安( 26 歲)及學生陳啟同( 21 歲),早前分別承認參與非法集結及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罪,被判囚 6 及 7 個月。

案件編號:FLCC1433/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