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域法院(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9.22 旺角】女咖啡師被控暴動縱火 警認雷射筆證物標籤有誤 風險或高估

有示威者在 2019 年 9 月 22 日於旺角警署外設置路障及焚燒雜物等。27 歲女咖啡師被指曾將植物及紙皮投向路障火堆,遭控兩項縱火、暴動、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共四罪。案件今日(3 月 2 日)在區域法院續審,高級督察吳振東繼續作供。辯方質疑吳振東證供可信程度,是否基於「合理理據懷疑」查問被告。另外,負責檢測證物的高級督察盧永楷作供時承認,現場檢獲的雷射筆標籤有誤,風險可能被高估,「一般市民不懂分別」。

辯方質疑吳振東口供可信度

控方於庭上播出事發當晚的警方錄影片段,吳振東於片中認出自己與被告。片段顯示二人並無交流,未有拍到他查問被告的過程。

吳振東表示,出車前於警署收到消息,指太子道西有人縱火、非法集結和施行暴力。他到達現場後見到「私家車和一堆人」,私家車司機招手叫人上車,「懷疑非法集結,並與旺角警署外的事件有關」。基於「合理理據懷疑」,他上前截停車輛,先開後門但被鎖上,繼而開司機位置的車門,請出被告等人。他先查問司機;再打開車尾箱,查找可疑物品。

辯方盤問之下,吳振東承認抵達現場之初,未能看清楚正在上車的人,直至眾人下車後才看清他們的外貌、衣著。他又承認,看不清楚被告等人的起跑位置,從旺角警署方向走到事發地點之外,亦有可能自砵蘭街方向轉入。

本案另一爭議點在於,吳振東向被告查問時,未有事前作出警誡。吳振東稱,只見到有人「跑緊上車」,「證據不強」需要進一步證據,所以先了解被告等人的行縱和物品。他又指,現場被捕人士「有好幾位」,所以未有搜查被告的背包,只作出簡單問題。

辯方質疑吳振東提出的「合理理據懷疑」並不成立。吳振東引述被告解說行縱時稱,「我頭先喺旺角警署出面度屌完警察,啱啱見到差人出來,驚咪走囉」 ,其後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辯方律師稱,非法集結的條件是三人以上的聚集,質疑被告的言論並無提及與誰人同行亦被捕。

庭上,吳振東澄清,引述被告的言論「我頭先喺旺角警署出面度屌完警察,啱啱見到差人出來,驚咪走囉」,並非逐字逐句的記錄,但肯定言論中包含粗口。事發於 2019 年 9 月 22 日晚上 11 點幾,他要到翌日清晨 2 點幾回到紅磡警署才作記錄,所以「記得幾多寫幾多,可能有遺漏」,但強調沒有增補內容。

拘捕警員未作警誡

吳振東下屬、拘捕本案被告的警員 25085 隨後作供,稱吳振東向他交代案情,建議他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被告。他解釋,現場「多人、危險、時間不足」,所以未有向被告作出警誡,未有搜查物品,亦無查問,僅轉交現場女警搜身。事發翌日凌晨 3 點幾,他回到九龍城警署才作記錄,引述吳振東交代的案情,但未有記下被告的回應。

證物雷射筆標籤有誤

負責檢測證物的高級督察盧永楷指,現場檢獲的雷射筆性能正常,可發出藍色激光,40 米內直接照射眼睛可引致受傷,屬於「第四類激光產品」。

辯方盤問之下,盧永楷承認該雷射筆上標籤所指「第三類激光產品」的陳述「不準確」,第三類激光產品較第四類激光產品的「風險較低」,分類按照輸出功率而定,「一般市民不懂分別」。

控方律師庭上另讀出兩名消防署代表的供詞,提及奉召到場時發現太子道西與彌敦道交界有堵路物品和垃圾桶著火。據現場觀察和新聞片段,他們認為火警有可疑,轉交警方調查。

審訊明早 10 時繼續,控方將傳召政府人員就燃燒物品的調查作供,預料為本案最後一名需要出庭作供之證人。被告獲准繼續保釋。

案件編號:DCCC 334/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