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沙田裁判法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9.7 沙田】青年公眾地方打鬥罪不成立 官嚴斥調查、檢控決定粗疏「鬧劇一場」

    去年 9 月 7 日大批市民晚上到港鐵沙田站聚集,要求港鐵交出 8.31 太子站的閉路電視片段,之後發生警民衝突。56 歲貨車司機用摺刀弄傷青年,早前已認罪。青年在現場報案,被帶返警署時同被拘捕,二人各被控在公眾地方打鬥。青年的公眾地方打鬥罪今裁定罪名不成立,辯方申請訟費時指,已多次要求控方撤控,案件獨立證人證供本來已非常薄弱,「不明白為何要繼續控告」,之後獨立證人更不願作供,控方改以貨車司機作證人。裁判官彭亮廷在庭上多次問及控方檢控的基礎,控方一度沉默良久。最後官批准訟費申請,更批評「本席不得不說調查、檢控決定粗疏、輕率、兒戲,是鬧劇一場。」

    被告黃紫健(28 歲,測量顧問)被指於去年 9 月 7 日,在沙田港鐵站通往 A 出口已付車費區域參與非法打鬥。

    裁判官裁決時指,港鐵閉路電視影片拍到沙田站閘內、閘外的情況。從片段可見,本來同案、已認罪的貨車司機周耀輝,在閘外先撞到一名戴眼鏡的男生,數秒後再跟被告有碰撞。被告表現克制,似乎不想生事,即使發生碰撞都無即時對罵、拍手揮腳,相反周耀輝刻意撞向二人,是撩事鬥非、生事的人。

    而比較兩個閉路電視內容,被告由準備跳入閘,到被周耀輝的摺刀弄傷手之間有 12 秒。兩部閉路電視拍不到當時情況。官指,12 秒時間不足夠被告在收費區內找出周耀輝、與其理論、互相揮拳打架、周揮舞摺刀再刺傷被告等一系列動作。

    官指,案件有兩大疑點,打架事件是否真的發生;即使有發生,跟周耀輝打架的是否被告。官指對周耀輝的證供有所保留,周作為同案已認罪被告,作供存在利益衝突,或有傾向性。而他作供時亦多次指時間遠了記憶不清晰,不能具體提供二人如何打架、打了多久的細節,因此官不能穩妥接納其證供。

    官指,基於現有沒有獨立證人證供基礎上,「有無可能性是從無證人(周耀輝)口中打架事件發生?」官裁定控方未能排除打架的是另有其人,未能舉證至毫無合理疑點,裁定被告無罪,罪名不成立。旁聽席市民輕聲拍手。

    辯方:無直接證供辨認被告  多次要求審視是否仍要提控

    辯方提出訟費申請。辯方大律師指,在今年 5 月、案件開始時已去信律政司,提出關於辨認被告證供的質疑。因為當時閉路電視拍到現場有不少身型、深色上衣衣著相似的人,控方不會毫無疑點舉證,要求律政司不起訴被告。

    辯方又指,案件中被告被刀刺傷,他自己報案返警署協助調查時同被捕。而案件本來的獨立證人證供亦非常薄弱,「不明白為何要繼續控告。」直到今年 9 月案件原定開審,案件中的獨立證人不願出庭作證,辯方再多次要求審視是否仍要控告被告。控方最後以原本同案已認罪的周耀輝作控方第一證人。

    官:其實控方係憑咩去告?

    裁判官在庭上多次問及控方檢控的基礎,又問及原有的獨立證人有無辨認出被告,控方曾沉默良久,之後回應指該名不願出庭的證人供稱看到有一名橙衫男子(周耀輝)和一名穿黑衣的人打架。官指,其證供根本無辨認穿黑衣的人是否被告,「其實控方係憑咩去告?」官之後表示休庭,讓控方整理理據。

    休庭後,控方指證人在去年 11 月有錄取另一份口供指周和被告 2 人打架。官卻斥當時律政司已起訴被告。官批證人本來的證供根本無辨認被告,指出他是跟周耀輝打架的人,「我好在意講,我好詫異」,「不得不說調查、檢控決定粗疏、輕率、兒戲,是鬧劇一場。」裁判官並批出辯方訟費申請。

    本來同案的貨車司機、之後作控方證人的周耀輝今年 7 月承認兩項控罪,包括公眾地方打鬥及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判監半年,現已服刑完畢。

    案件編號:STCC506/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