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 歲男倉務員涉管有鐳射筆、噴漆 警承認未見違法行為 僅因「跑得慢」成追捕目標

2020/10/28 — 19:23

(圖片來源:朝雲 攝)

(圖片來源:朝雲 攝)

有人號召去年 10 月 13 日發起「18 區開花」示威,20 歲倉務員李健禧被指在將軍澳一條行人路,管有一個能發出鐳射光束的裝置及一支藍色噴漆,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及一項管有任何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案件今( 28 日)在觀塘裁判法院開審,被告否認兩項控罪。拘捕警員承認,現場無看到鐳射光束,亦無親眼見被告有任何違法行為,因其在逃跑的人群中跑得較慢,便成追捕目標。案件明日( 29 日 )續審。

案情指,被告李健禧當時身穿黑衣上衣、短褲,戴帽、雙手套上手袖、戴深藍色迷彩面罩,在將軍澳唐明街公園及鄧英喜中學之間的行人徑,管有一個能發出鐳射光束的裝置及一支藍色噴漆。

隸屬機動部隊的警員袁嘉俊指,當晚原先在寶琳高調巡邏,晚上 8 時 40 分收到警察電台通知,指將軍澳有人堵路、破壞商店及有警員受傷,遂回將軍澳警署待命,至晚上 9 時半,跟隨第三小隊到尚德邨一帶展開拘捕行動。他表示,當晚出動 4 輛警車,約 35 名警員,警車駛到將軍澳唐賢街至唐德街十字路口交界時,他見到有約三、四十名穿黑色衣物、戴帽的示威者於行人路聚集,大部分人戴有面罩。

廣告

他續指,人群看到警車後轉身逃離,跑至唐德街及皇冠假日酒店的小巷,警車跟隨其後追至小巷,警員隨即下車追捕。袁嘉俊稱,他曾在小巷中多次大叫「警察,咪走」,惟人群繼續逃跑。

被捕無反抗 快速搜身無發現危險品

廣告

袁追至唐明街公園和博愛醫院鄧英喜中學之間的行人徑時制服被告,以非法集結、違反蒙面法兩罪名將他拘捕,為他扣上膠手銬,並快速搜身其腰間及手部,均無發現危險物品或武器,期間被告沒有反抗。

袁家俊指,在拘捕過程至到警署後,沒有打開及搜查被告背囊;他解釋,根據過往經驗,如果其他示威者得知有人被捕,或會出現類似「搶犯」情況,故他打算盡快帶被告返回警署。到達後,他將背囊等四項證物交由雜項調查小隊協助處理。

被告背囊其後被搜出類似盾牌的金屬碟、黑色鐳射筆、藍色噴漆及手套。被告答辯時解釋,金屬碟為友人贈送,指當時正值「抗爭」時期,形容金屬碟像盾牌,有「英雄」的觀感、及可保護市民;鐳射筆則是在去年 8 月響應網上召集,用鐳射筆照射太空館外時,於深水埗鴨寮街購買,他長期放在該黑色背囊中,稱作行山用途。被告指,藍色噴漆由修讀藝術的女朋友送贈,稱平日會用於畫作、勞作。

警:現場不見鐳射光 無留意街道有否塗鴉

袁接受辯方盤問時,承認在現場沒有看到鐳射光束,亦無留意街道是否有塗鴉或有財產損壞。辯方質疑警員單憑被告年輕及其衣著追捕,警員解釋,他剛下車即注視到被告,因其跑得最慢、最容易拘捕,便視他為追捕目標。袁嘉俊表示曾向在小巷逃走的人群大聲喝斥「咪走」,但辯方質疑,被告不會知道袁在叫自己,袁同意並承認,無法判斷被告,與早前在唐德街十字路口聚集的黑衣人有關,亦沒親眼見到被告參與違法行為。

袁作供時稱,對被告佩戴的深藍迷彩面巾印象最深刻,辯方則指出被告的衣著有別一般示威者的「black bloc」裝束,質疑難以用作掩飾身分,袁不同意,但同意根據經驗,示威者多穿運動鞋,惟被告當時穿布鞋;他亦無法確認被告認識其他逃跑的人士,但稱「不認為有市民會戴面巾、與一班人跑步」。

被告稱當日為工作裝束 戴帽及手袖為防曬

被告解釋,事發當日他需到荃灣工作,因偶爾需在戶外工作,故戴帽及穿上手袖等裝束防曬。他表示,當日下班後約 6 時,與女友在將軍澳會面,於「Pop Corn」商場 第二期用膳後,準備前往尚德邨吃甜品,見前方有堵路,便繞路而行。他指,當走到 Pop Corn 停車場前,見 10 至 20 名市民在奔跑,隨後有數名警員下車,衝向自己的方向,他和女友被逼走入唐明街公園及鄧英喜中學之間的行人徑,他形容當時情況一片混亂,感到恐慌,未幾便遭撲倒制服。

辯方另指出,被告居住將軍澳,同行的女性友人一同被捕,她當時身穿白色 T 恤及牛仔褲。辯方說,被告願意被搜屋,事後並無發現任何與示威有關的物品。

案件於 10 月 29 日續審。

案件編號:KTCC 694/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