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捧球棍辣椒噴霧被重判囚年半 電工學徒上訴刑期得直即時獲釋 官:原判刑明顯不合理

20 歲地盤電工學徒,被指 2019 年 8 月於上水管有兩支捧球棍及兩瓶辣椒噴霧,早前遭主任裁判官蘇文隆裁定一項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成,重判入獄 18 個月。學徒其後不服定罪及刑罰,向高院申上訴,案件聆訊時,法官李運騰一度質疑判刑過重,「下次有十把牛肉刀點判呢?」法官今頒下書面判詞,駁回定罪上訴,但批准刑期上訴,已服刑 5 個月的上訴人可即時獲釋。法官指原審裁判官量刑沒有恰當反應上訴人罪責,判刑明顯超出合理範圍。

上訴人為李育誠(案發時 20 歲,地盤電工學徒),被控兩項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指他 2019 年 8 月 16 日,在上水新康街及新祥街交界管有攻擊性武器,即兩支捧球棍、兩支鐵通及兩瓶辣椒噴霧;及於同月 17 日,於其打鼓嶺住所管有兩支雷射筆。案件經審訊後,主任裁判官蘇文隆裁定涉及兩支捧球棍、及兩瓶辣椒噴霧的控罪罪成,有關雷射筆的控罪罪名不成立,並重判李入獄 18 個月。

指上訴人說法匪夷所思 駁回定罪上訴

針對上訴人的定罪上訴,法官李運騰指經仔細分析裁判官理據後,認為即使裁判官覆述上訴人證供時有缺失,但並不影響他對上訴人供詞提出的質疑,包括不接納上訴人指辣椒油是用於驅蚊除蟲,及捧球棍是用於與朋友一起打捧球。法官指以辣椒油噴射家居或汽車周圍環境,以「驅蚊除蟲」或驅趕「蛇蟲鼠蟻」的說法均匪夷所思,毫無說服力,認為裁判官拒絕上訴人的說法是合情合理。

至於上訴人管有兩隻捧球棍,李運騰不接納上訴方陳詞時指,上訴人已解釋自己為何沒有捧球及手套,即他朋友有相關物件,惟裁判官明顯忽略相關解釋。李運騰認為上訴人解釋有歪常理,完全不能相信,並指如其說法屬實,即他只能與朋友一起才能打捧球。李運騰又指他檢視過涉案鐵製捧球棍,比一般木製捧球棍窄身及沈重,如用來打球,命中率只會偏低,且上訴人亦表示自己從來沒有打過捧球,質疑他為何會購買涉案兩支鐵製捧球棍。

李運騰認同裁判官指上訴人的相關證供確是「疑點重重」,並於考慮所有相關因素後,認同裁判官的事實裁決,即上訴人管有兩支捧球棍、及兩瓶辣椒噴霧的唯一合理推論是作傷人用途,駁回其定罪上訴。

李運騰:原有量刑未恰當反映刑責

至於刑期上訴,李運騰指根據相關的《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17條,管有攻擊行武器的最高刑罰為監禁兩年及判囚 5,000 元。一般而言,最高刑罰應留給同類案件中最嚴重的個案。法官指就個人背景而言,上訴人現年 21 歲,並無案底,有穩定工作及穩定交往女友,對方於上訴人服刑期間誕下孩子。法官又指,留意到並無證據顯示案發當日有任何社運活動或騷亂,亦無證據顯示上訴人曾使用、將要使用、或將公開展示涉案物品,且相關物品本質上亦非攻擊性武器。

法官指考慮上述相關因素,他認同裁判官的量刑沒有恰當反映上訴人罪責,且比較同類案件判刑後,即使考慮本案涉案武器數量等,判囚 18 個月仍明顯超出合理範圍,並指倘若本案適合量刑起點為 18 個月,其他較本案更嚴重的同類案件,便無足夠上調刑罰空間。法官又指上訴人於獲保釋等候上訴結果前,已關押 5 個月,扣除假期及服刑表現良好等減刑因素,已等於約 7 個半月刑期,認為已足夠反映其罪責,故批准其判刑上訴,減短其刑期至可即時獲釋。

案件編號:HCMA213/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