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元旦大遊行】三青年被指「裝修」滙豐 22 歲學生刑毀及抗拒警員罪成 另二人脫罪

2021/1/11 — 20:35

2020年民陣元旦大遊行

2020年民陣元旦大遊行

去年民陣元旦大遊行當日,數百人被捕,其中三名男學生涉「裝修」滙豐銀行灣仔軒尼詩道分行被捕,三人否認刑事毀壞罪及抗拒警員等罪。案件今( 11 日)在東區裁判法院裁決,次被告 22 歲男學生刑事毀壞及抗拒正在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兩罪罪成,其餘兩名被告均被裁定無罪,當庭釋放。裁判官張志偉指有警長曾短暫將首被告的背嚢置之不理,無法得知該背嚢有否被人干擾,故裁定首被告並非管有爆破玻璃鎚、鉗及板手。而另一名警長的證供與書面供詞有出入,裁判官對其表露身分的次數存疑,故裁定第三被告罪名不成立。裁判官將案件押後至 1 月 25 日 判刑,以索取背景報告及勞教中心報告,期告被告須還押候判。

辯方質疑警長視線離開被告 裁判官不同意

三名被告依次為高號樺(17 歲,中學生)、黎柏璣(22歲,學生)及 16 歲梁姓學生。首控罪指黎柏璣被控於去年1月1日,非法破壞灣仔軒尼詩道香港上海滙豐銀行的木圍板。高號樺另被控一項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指他管有爆破玻璃鎚、鉗及板手。

廣告

黎柏璣另被控一項抗拒正在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即抗拒警長 C,第三被告亦被控於同日同地抗拒警長 D。

就次被告黎柏璣的兩項控罪,裁判官複述警長 C 的證供,指當日警長 C 身穿便裝在灣仔巡邏,走到案發滙豐銀行的提款機中心外,目睹一名男子手持噴漆,在提款機中心的木圍板噴上一字,故尾隨該男子。警長 C 跟著該男子往金鐘方向行走,男子突然轉身大喊「手足,走啊」,警長 C 遂上前搭著他的肩膀,並表明其警察身份。該男子隨即逃跑,警長 C 拉著他,拉扯後二人紛紛倒地,最後警長 C 與同僚合力制服他。期間警長 C 曾對該男子說「咪走,我而家拉你刑事毀壞」,其後警長 C 將該男子帶到提款機中心,確認該人為本案次被告黎柏璣。

廣告

辯方則在書面陳詞中多番質疑警長 C 是否可信、可靠,警長 C 承認從未見到手持噴漆男子的容貌,他更稱該男子被他制服時戴著黑色口罩,惟實際上次被告戴著淺藍色口罩。辯方又指,從閉路電視片段,辯方指出一名與警長 C 衣著吻合的人在提款機中心外往兩邊方向張望,指當時警長 C 視線已離開次被告。惟警長 C 則稱無法辨認出自己,並指「片段只係片面嘅一段」,指自己在鏡頭右移後看不到的地方截停次被告。

裁判官不同意辯方所指,認為警長 C 清楚交代為何自己沒有出現在片段中,接納警長 C 有即時截停被告及警長 C 視線從未有離開過次被告的證供。裁判官續指,當被問及表明身分的時序,警長 C 在盤問時一直都回答當時動作十分連貫,事情發生在短時期內,「唔知邊個先邊個後」。裁判官同意警長說法,指他無法如「攝錄機般逐格逐格記落黎」,亦無須將具細無遺的細節放入證人供詞。他認為警長已如實交代事實,次被告黎柏璣亦必然知道警長 C 為警察,故裁定黎一項刑事毀壞及一項抗拒正在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名成立。

證物鏈完整性存疑 無法證明被告曾破壞玻璃門

首被告高號樺則被指破壞案發提款機中心的玻璃門及在其背嚢中搜出爆破玻璃鎚、鉗及板手。裁判官表示,警長 A 供稱當日在上址門外觀察到有人提款機中心內用傘敲打玻璃門,令玻璃碎片跌落。他當時目睹一名黑衣男子從提款機中心門口的雨傘陣中走出來,便認定該男子,即首被告,為在提款機中心內破壞的一員,便一直觀察首被告,視線從未離開過首被告。當首被告往金鐘方向離開,警長 A 遂上前拘捕首被告,並把他帶到提款機中心內進行搜身,在他背嚢中搜出涉案物品。

裁判官續指,辯方在陳詞中提及有關背嚢的證物鏈令人不安,稱當時警長 A 將背嚢交給警長 B 看管,而警長 B 則表示後來要在提款機中心內尋找屬於首被告的背嚢。裁判官認同辯方所指,警長 B 有短暫時間將該背嚢置之不理,其證供亦未有提及他如何辨認被告的背嚢,因此該背嚢有否被人干擾仍然存疑。裁判官表示,縱然首被告於雨傘陣中走出來,行為可疑,但控方並沒有比對閉路電視片段,指出首被告的身形、衣著與破壞人士相同,而警長 A 的確沒有看到首被告有破壞玻璃門,加上無法得知原屬於被告的背嚢內藏有何物,所以首被告的罪名不成立。

對警長證供存疑 不知有否多次表明身份

就第三被告16 歲梁姓學生,裁判官指制服被告的警長 D 在庭上供稱他持續說「警察,咪郁」,要求被告停下,但在其書面證供卻沒有提及他曾多次表露身份。警長 D 解釋指,正常反應理應會反覆講出自己的身分。而另一名同行警員 E 亦供稱警長 D 不斷喊「警察,咪郁」,但同樣沒有在書面證供提及。

再者,警長 D 在盤問時先否認曾腳踏第三被告,惟在播放錄音片段後,則改口承認,又指痛楚可使被告服從。警長 D 同意自己曾向被告揮動警棍,辯方當時指出被告臉朝地下,無法看見他的動作,警長 D 即稱被告可聽到聲音,並表示不知道有否打到被告。在辯方指出他有用打到被告,他才承認曾以警棍打被告。

裁判官認為,警長 D 當聽到對自己不利的情況,都在庭上選擇迴避,故他的證供存有疑點。裁判官亦指,正常反應與實際情況會有出入,難以確定他只是說了一次「警察」,或是多次表明身份。裁判官續指,由於第三被告並無刑事犯罪紀錄,犯罪傾向性較低,有機會是他真誠相信警長 D 並非警察,因此裁定其罪名不成立。

訟費申請被拒 官稱正常人不會從傘陣走出

首被告高號樺的代表律師提出訟費申請,指案發當日有合法遊行,被告身穿黑衣並不代表他與破壞者同伙,認為被告雖有嫌疑,但並無招認。惟裁判官指,被告行為必然可疑,稱「一般正常人唔會係嗰個黑衣人控制嘅範圍走出黎」,拒絕其訟費申請。裁判官將案件押後至 1 月 25 日 判刑,以為被定罪的次被告黎柏璣索取背景報告及勞教中心報告,期告黎須還押候判。

案件編號:ESCC 1847/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