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和平集會案】 控方結案:明顯是煽動、政治宣傳 辯方:預視有人「有樣學樣」不等於煽動

去年六四和平集會,黎智英、鄒幸彤及何桂藍 3 人否認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審訊今(11 日)踏入第 8 天,進入結案陳詞階段。控方指,各被告在維園噴水池的煽動「為時短但有效」,可見他們欲透過集會,帶出反抗禁令及國安法的訊息,形容「明顯是煽動行為,明顯是政治宣傳」。黎智英一方則指,黎智英當晚只在場逗留 15 分鐘,期間點起燭光,沒發言叫人入維園。辯方又指,黎智英並非支聯會成員,他最多只能夠預視支聯會成員也會到維園,又或者有其他人「有樣學樣」,但強調「能預視不等於煽動」。

聆訊明續,將由鄒幸彤及何桂藍一方作結案陳詞。

控方:被告維園悼念 為讓世界看見反抗禁令及國安法

代表控方的律政司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首先陳詞,指各人當日是在維園噴水池外作出煽動行為,而在此前後的事情,均能印證他們煽動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控方先質疑,事前支聯會及本案所有被告,從沒有在社交媒體發通知或帖文,指當日下午 6 時半在維園噴水池會有記者會亮起燭光,但他們等人卻能在前一小時,陸續齊集於噴水池,反映各被告早已約定,而此會面的共同目的,就是要為了悼念六四。

控方續指,從影片可見,支聯會成員、立法會議員等在噴水池外叫口號,形容「時間雖短但有效」;又認為各人燃起的燭光,「不僅是對六四集會有象徵意義,更是象徵香港集會自由」。因此,控方認為被告們的訊息十分明確,就是為了要讓世界看見他們悼念六四、反抗禁令及國安法的意念,「明顯是煽動行為,明顯是政治宣傳」。

2020年6月4日,維園六四晚會

控方:被告煽動香港人集會 非鄒幸彤所指「自己人」集會

鄒幸彤曾辯稱,涉案集會只是支聯會「自己人」的集會,其他人在旁做甚麽與他們無關。控方反駁,支聯會有悠長歷史,核心成員包括立法會議員等,他們必會對外如一,「統一口徑」,而同案已認罪被告李卓人身為時任主席,對六四集會首次被禁一事,鄒幸彤及各人必定以他為首,有共識及統一說法。

證據顯示,李卓人一直表示他們當日會進入維園及呼籲別人跟隨,除沒說過跟他們入維園有機會犯法外,亦從沒說過那是一個僅供朋友或「自己人」參與的集會。由其他新聞稿、通知等可見,他們是煽動「香港人」去維園集會,而非鄒幸彤所說的「自己人」。

控方又提及,李卓人當日進入維園 6 號足球場後,發言時多次以「在維園的朋友」稱呼場內人士,場內的人亦有一同呼叫有關六四、五大訴求及反國安法的口號,以及唱歌等,可見現場確實出現了一個由李卓人帶領的未經批准集結,目的除了悼念六四,也為表達對中國及香港政府的不滿;鄒幸彤亦有參與其中。

控方:何桂藍事後 FB 帖文 顯示為反抗組織及參與集結

至於何桂藍,控方質疑她作為一個對個人權利非常敏感及警覺的記者,到場集會為爭取自己權利,卻諷刺地在兩個月後向警方錄口供時,忘了集會的重要細節,包括她何時到場、與誰人去、如何取得蠟燭及鮮花等,認為何桂藍是刻意迴避問題。

控方續指,當日支聯會成員等人先起程由噴水池前往維園 6 號足球場,而何桂藍的群組一直緊隨其後,先後進入足球場,最終在支聯會往年集會大台的位置坐下,加上他們兩組人均身穿相似服飾,在場做相似的行為,可見並非巧合,認為何桂藍等人是有預謀行事。

控方認為,雖然何桂藍強調她沒有煽動,但根據她事後發出的 Facebook 帖文,內容稱當晚維園的燭光可證明,香港人不容自由被打壓,並附上一張手持鮮花和蠟燭的相片,同時用手保護燭光。控方指,相片中見何桂藍不想燭光熄滅,反映她希望人們繼續悼念六四、反抗及展示對政權的不滿;配合當晚同日亦有人舉起「天滅中共」等標語,可見她明知地組織及參與此未經批准集結。

2020 年 6 月 4 日,何桂藍(持蠟燭右二)和羅冠聰、袁嘉蔚等人於維園手持蠟燭。 Kenji Wong 攝

辯方:檢控黎智英不合比例限制自由

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則指,法庭在考慮是否定罪時,應先考慮在本案檢控黎智英,在法律上是否相稱,是否不合理地限制了黎智英的集會自由。辯方解釋,黎智英並非支聯會成員,無法向遊行上訴委員會,就集會被禁一事上訴。若黎智英或其他人希望在維園參與六四集會,就只能重新申請。但宣布被禁時已是 6 月 1 日,黎亦沒有足夠時間,再提出一個能滿足各方要求的申請。因此,法庭應先考慮黎智英今次被檢控,是否合乎比例。

辯方:控方犯「邏輯謬論」

對於控方指控除鄒幸彤後,支聯會其他人從沒表明是次集會屬「朋友集會」,彭耀鴻表示,這也不代表集會是「公眾集會」,批評控方的推斷屬「邏輯謬論」。而且從支聯會社交媒體可見,會方由此至終只是在呼籲大家參與網上悼念六四,「沒有任何一字叫人到維園」。辯方強調,當晚各區均有人舉起燭光悼念,支聯會成員只是自己選擇到維園悼念,從證據上不見得是一個法例中的「須通知集會」(notifiable meeting)。

2020.6.4 Jimmy Lai stood outside the space of Victoria Park on 4th June 2020. Photo by YP LAM

辯方:能預視有人跟隨不等於煽動

辯方重申,黎智英並非支聯會一員,他當晚最多只能預視支聯會成員也會到維園悼念,又或者有其他人「有樣學樣」,但強調「能預視不等於煽動」。

辯方舉例指,當一個自知不受歡迎的政客現身公眾場合,他預視自己有機會被扔壞雞蛋,不等於他出現便是為了煽動他人扔蛋。在本案上,黎智英也不會知道其他人到維園的目的,正如何桂藍稱她是為個人目的到場;事實上黎智英當晚只在場逗留 15 分鐘,期間點起燭光,沒發言叫人入維園。他最後也沒有進入維園足球場,而是去了教堂悼念。

案件編號:DCCC857-875、877-884、886-889、891、893/2020 (Consolidated)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