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DCL "650"@unslpash

「睇 Netflix」師生戀案 被告解釋露骨短訊 稱對方喜歡意淫 淋雨會說「濕哂」 官:佢係濕哂嘛

37 歲中學英語男老師涉於 2019 年,邀請當時 15 歲的女學生 X 到他住所看 Netflix,期間非禮女學生,並在兩人發展成情侶後,多次在沒戴安全套下性交。他否認非禮、非法性交共 7 罪,今日(26 日)繼續在區域法院受審。男老師今日解釋雙方的短訊內容。其中,對於 X 發出的短訊「次次上親你屋企,某個部位分泌物都多咗」,男老師稱 X 是在表示「出汗」,並強調 X  時常刻意講「意淫」的說話,例如會在淋雨濕身後,形容自己「濕哂」。法官陳廣池聞言回應「咁佢係濕哂呀嘛」,「客觀事實嚟,點解你要諗埋一邊」。

陳廣池日前裁定所有控罪表證成立,被告今日繼續講述與 X 拍拖的細節,指每次二人到他的屋企都是「睇吓片、瞌吓、打吓機」,從沒有發生性行為。直到 2020  年 7 月 17 日(當時 X 已經 16 歲),X 的小貓因病逝世,他到 X 屋企安慰她。X 表示很高興,帶他到睡房,二人才首次發生性行為。

被告續指,X 有時會於深夜打電話給他,卻一聲不響,只是在哭泣,翌日他就此事詢問 X,X 每次都表示不記得。他知道 X 有看精神科醫生,並因失眠而食安眠藥。此外,X 偶爾會發訊息稱自己不開心,著被告「氹我」,但不透露原因。被告指,初期自己仍會盡力安撫 X,但後來「漸漸唔係好識 handle」,因為每次哄完 X 後,X 很快又會難過,他認為這「唔正常」。

被告表示,自 2019 年 12 月,二人關係變得複雜和困難,原因包括 X 的病情、兩人長時間無見面,以及 X 的多疑,經常猜疑他和另一女同學正交往。至 8 月中,他用短訊向 X 提出分手。

短訊指「次次上親你屋企,某個部位分泌物都多咗」  被告:指出汗

被告在庭上解釋和 X 的短訊內容。他指,X 提及的「不明液體」,是 X 開玩笑,挖苦被告煮飯難吃,故以「不明液體」來形容他煮的食物;「洗走我啲味」指「我煮嘅嘢食,咪我啲味」;「次次上親你屋企,某個部位分泌物都多咗」是指「出汗」。被告強調,X 很喜歡刻意講「意淫」的說話,指她時常都會這樣做,例如會在淋雨濕身後,形容自己「濕哂」。法官陳廣池聞言指「咁佢係濕晒呀嘛」,「客觀事實嚟,點解你要諗埋一邊」。被告解釋,因為 X 一有機會便會開這種語帶雙關的玩笑。

X 作供時曾表示,每次和被告發生性行為後,下體都會感到疼痛,故她向被告發送有關「痛」字眼的短訊,都是意指下體疼痛。但被告不同意說法。就 X 曾發送的「痛(3 個哭泣表情圖案)」、「今日沖咗 3 次涼」,被告解釋當時 X「整親大髀」,是「大髀痛」的意思。

被告又提到,X 經常腳痛、背痛、頭痛、經痛,「好興痛」。至於「沖咗三次涼」是因為 X「大汗」而洗三次澡。X 曾經發短訊指「痛」,被告回覆「all broken」,X 稱:「because of you la」,被告問:「hurt really bad?」,X 回覆:「唔咁大動作就 ok, 大動作掂到就⋯」對此,被告解釋,當日 X 被他的貓弄傷,「少少刮親,少少見血」,故向他撒嬌。「大動作」是指 X 的大動作。

被告強調無非法性交

被告指,自二人於 2019 年 1 月確立情侶關係後,他覺得 X 對性好奇,想和他親近,他亦有同樣的想法。他強調自己沒有和 X 非法性交,因為他「好理解唔能夠同 16 歲以下(人士)性交」,而 X 同樣知道這屬違法。被告承認會和 X 「講咸濕嘢」,「講咸嘢算係一種紓緩」,他感覺當他講色情話題時,X 很喜歡。

對於 X 指,於 2020 年頭至 8 月,二人有過五次性行為,被告直指「好詫異」,稱當時他的母親自內地回港和他同住,X 不可能上他的住所。被告又指,X 16歲後,他沒有第一時間和她性交,因為當時X 無什麼機會上他的住所,「即使想都無機會」。案件押後至 12 月 22 日盤問。

被告馮霆麾(37 歲,中學英語教師)面對兩項非禮及 5 項與 16 歲以下兒童非法性交罪,涉嫌於 2019 年 1 月 13 日至 8 月 2 日期間,在被告位於元朗的住所內,分別非禮女童 X 及與她非法性交。

案件編號:DCCC398/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