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宗「哨兵」案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 官引「赴湯」案指「哨兵」屬共犯

《禁蒙面法》前年 10 月 5 日生效後,大批市民上街抗議。其中一男一女被指在藍田參與非法集結及違反《禁蒙面法》,案件經審訊後,今(30 日)在觀塘裁判法院裁決。裁判官莫子聰裁定所有作供警員為誠實可靠的證人,裁定兩名被告所有控罪罪成。裁判官其中提到,男學生被告在警員到場後,轉身逃跑並大叫「有狗呀!快啲走呀!」,明顯警告堵路人士警方已到場,著他們離開,毫無疑問屬於「哨兵」角色。裁判官又引「赴湯杜火」案例,指哨兵為非法集結的共犯,裁定男學生非法集結罪成,是首宗有示威者以哨兵身份被裁定罪成的案件,兩被告還押至 7 月 21 日判刑。

裁判官莫子聰裁決時指,作供警員誠實可靠,證供與閉路電視片段相符,接納他們對兩被告的觀察。裁判官裁定,案發時有 10 人在行車線及堵路障礙物附近,指他們不可能是過馬路,因為奉公守法的市民,見到堵路發生時會避免走到障礙物附近。因此,裁定該 10 人有共同堵路目的。

裁判官指,首被告奔跑時,大叫「有狗呀!快啲走呀!」,明顯警告有共同目的堵路的人士,提醒警察到場,著他們逃跑,因為若非有共同目的堵路,便不會害怕警察到場,亦毋需奔跑。

裁判官又引述「赴湯杜火」案例,指參與非法集結的人可以有不同角色。裁判官認為,首被告毫無疑問是哨兵,屬於非法集結的共犯,裁定首被告非法集結罪成。

官批次被告自辯不合常理、荒謬

至於次被告蔡玉雲,裁判官接納警告證供,指次被告在行人路上用帶狀物品,作出捆綁動作。裁判官批評次被告的自辯「多處不合常理」。次被告供稱,當晚從家中出外打算到便利店買食物,一度在便利店外觀察聚集情況 10 至 20 分鐘,離開時見到地上有索帶,便拾起打算拿回家捆綁電線。裁判官認為,無緣無故在地上見到一包完整的索帶是「極之不尋常」,又指次被告聲稱受驚,但當時很多人聚集,被告不可能逗留這麼久。

此外,次被告稱在警車上,當警員宣布拘捕時,曾表示「我只係落街行下,我唔識個啲人」,裁判官指辯方從沒就此事向控方證人指出,直指次被告臨時「杜撰」有關情況。對於次被告聲稱自己患哮喘和氣管敏感,需戴上口罩,裁判官指出涉案口罩為布質,非外科口罩,認為被告患哮喘卻戴透氣能力差、又阻礙呼吸的布口罩,行為令人「難以置信」。

次被告在被捕後,大叫自己姓名和電話號碼,被告解釋是他人要求便道出有關資料,裁判官認為姓名和電話是個人私隱,不可能不在乎,次被告卻「反其道而行」,一被問及便公開大叫,透露個人資料,做法荒謬,拒絕接納次被告證供。

裁判官指,根據次被告身處地方、動作、身上搜出索帶,唯一不可抗拒的推論就是次被告用膠索帶將堵路物捆綁在一起,屬於協助堵路,因此與該 10 名堵路人士有共同目的,裁定非法集結罪成。二人無合理辯解蒙面,故違反《禁蒙面法》罪成。

首被告屢獲獎學金 中風父讚為「好識諗嘅仔」

首被告代表律師求情時指,被告為城市大學電腦學系二年級學生。父親於 2007 年中風,一家人以綜援維生。被告為家中長子,為人孝順,即使出身草根階層,都沒放棄自己,屢獲獎學金,為校內領袖,成績名列前茅。被告不忘貢獻社會,參與大學義教,協助應屆文憑試考生學業和情緒輔導。

辯方呈交 6 封求情信,其中被告撰寫的信件透露,漫長的法律程序令他和家人精神受困,影響學業,使他大學一年級的成績不盡理想。作為家中第一位大學生,父母對他有期望,卻因本案而非常擔憂。

被告父親則在求情信中指,本案對他是極大打擊,他因中風、高血壓和糖尿病而失去工作,被告協助照顧家庭、做兼職,是「好識諗嘅仔」。被告自小品學兼優,毋須父母操心學業。城大工學院副院長石燦鴻、被告的中學班主任和義教團體負責人均寫信力證首被告關心社會、為人樂觀、自律、有禮,雖然一年級成績未如理想,但第二年已「追返一半成績」。

辯方強調,首被告只因參與社運而造成今次的不幸,是次案件無暴力、沒與警察對峙,直言被告為大好青年,犯案只因太愛香港。

次被告曾辭職照顧年長父母

次被告的代表律師則指,次被告顧家,照顧年過 80 的父母,曾辭職專心照顧父母。被告因為本案承受巨大壓力,與家人談及本案會哭泣,可見悔意。被告被捕後,已沒再參與仼何集結,望法庭輕判。

官批堵路無助社會 直言即時監禁無可避免

裁判官聽取求情後表示,堵路是嚴重罪行,對社會造成極大傷害,揚言即時監禁無可避免。案件押後至 7 月 21 日判刑,先為首被告索取勞教、教導所及更生中心報告,及為次被告則索取背景報告,二人須還押。

兩名被告依次為吳隆平(19 歲,城市大學學生),及蔡玉雲(40 歲,現為會計文員)。控罪指,兩人於 2019 年 10 月 4 日和 5 日在藍田啟田商場外啟田道一帶,連同其他人集結,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以及於同年 10 月 5 日身處非法集結時,無合理辯解下蒙面。

案件編號:KTCC1794/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