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因疫情取消的擂台 —《戰鬥圖騰 The Battle》

2021/1/27 — 12:00

過去一年由於疫症蔓延,很多劇場界的演出無奈取消,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主辦的《戰鬥圖騰 The Battle》是其中一個。

每個演出背後都藏著一個信念,在我眼中,《戰鬥圖騰 The Battle》背後所說的是:「作為表演者,你會如何呈現最好的自己,在舞台上與對手交流?」

一直以來,香港劇場以製作導向,不少人對表演者的想像都是演員執行導演的指示,記好走位和情緒,不要忘詞就可以;而舞者也是跟著編舞的指令,記好動作和技巧,在舞台上展示編舞的意念。在觀眾席上的我時常好奇,究竟表演者的主體性在哪裡?而且,在舞台上,表演者都需要使用身體演繹作品,即使在香港劇場,主創者清晰地劃分演員和舞者的身份界線,作為表演者,我們又有沒有跟著劃地自囚?

廣告

一個當代舞﹑街舞和戲劇的即興擂台

廣告

藝術總監梁儉豐(Kenny)既是編舞家及當代舞舞者,但他相信表演無分界線。因著多重身分,Kenny 在《戰鬥圖騰 The Battle》創造了新的可能性。演出中,圍繞不同的主題,以編排好的舞蹈和戲劇片段作開端,配以 Non-genre Battle 的比試擂台。Kenny 形容,街舞 Freestyle 正是戲劇和現代舞所指的即興(Improvisation)形式。在擂台上,表演者以其擅長的技藝表達自己,同時從對手身上,了解彼此的差異。即興交流,在香港多數只會在排練,或工作坊發生,Kenny 和自由空間將即興放在一個演出,等於認同即興是一種能力。這是香港少有的嘗試,主創人無法預計觀眾的反應和參賽者的化學作用,雖然增加演出的未知之數,但亦是此創作好玩之處。

藝術總監梁儉豐(Kenny)

藝術總監梁儉豐(Kenny)

在 Non Genre Battle 的問答和傳承

在《戰鬥圖騰 The Battle》綵排演出中,第一部分的群舞,表演者像是引領觀眾進入一個有信仰的民族,族人以腳步和眼神投射其嚮往,場內有種開天闢地的氛圍,使人聯想其後的 Battle,主題是關於面對純粹的自己。Kenny 解釋:「我們以印度神話摩根德耶的故事為背景,他從小朋友身上看到美麗新世界,反思自己。除了舞蹈之外,在不同表演段落也會加入經典文本,藉此提出對一些表演﹑自我的思考。每場 Battle 發生的一切就是答案,比如說,你如何面對舞台上的自己?」

《戰鬥圖騰 The Battle》的即興擂台,並非要鬥過你死我活,而是希望消弭一般人對表演類別的標籤,擴闊理解,建立關心表演藝術的社群。而 Kenny 相信,社群之間的互動,除了交流,也包括傳承,遂邀請當代舞的前輩邢亮﹑黃大徽﹑街舞界的老鬼 𝐁𝐢𝐠𝐤𝐢 𝐂𝐡𝐚𝐧 𝐚𝐤𝐚 𝐁𝐁𝐨𝐲 𝐁𝐢𝐠𝐤𝐢﹑𝐒𝐡𝐚𝐧𝐧𝐨𝐧 𝐒𝐞𝐥𝐛𝐲 a𝐤𝐚 𝐒𝐡𝐚𝐧’𝐒,以及戲劇界經驗豐富的演員梁菲倚擔任評審,亦原訂會在大師班跟公眾及參加者分享經驗。

即興 Battle 以自己的表演方式與人交流

在《戰鬥圖騰 The Battle》的原訂演出計劃中,八位從海選脫穎而出的參賽者,與八位來自不同表演界別的嘉賓進行 Battle。其中一場 Battle,擂台兩側各放幾面鏡子,使參賽者在比賽中觀照自己,看看自己在舞台上,以何種姿態爭取觀眾注意力。在綵排演出那天,音樂一開始,街舞舞者 Him J 跳著爽快俐落的舞步,功架十足。而演員 Edmund 並不著急,只站在鏡子面前,定晴看著鏡中的自己,有時輕靠鏡子微笑,再回頭看看觀眾席。一分鐘內,他不刻意「表演」,只是從容地存在於當下,其散發的喜感吸引著觀眾的目光。

對演員或舞者來說,這種 Battle 是個很好的交流機會,練習即時回應,讓其他界別的藝術家了解自己的表演方式。至於輸贏準則,則是評審和觀眾的喜好決定,創作助理及街舞舞者 Rain 答了一句有趣的話:「作為表演者,輸贏的準則最好放在自己身上。贏,通常是別人判斷,有時別人未判你輸,你也心知自己技不如人啦。」

既是比賽 也是表演藝術人的聚集地

另一位創作助理,劇場演員陳瑋聰(Anson)笑說,一分鐘即興 Battle 並不容易,「最重要的是參賽者有機會發揮自己,互相交流。我在排練中發現,即使放同一首音樂,街舞舞者﹑演員和當代舞舞者的著眼點很不一樣。」在《戰鬥圖騰 The Battle》,人們既可當觀眾觀戰,亦可參加海選,要是落敗的話,亦可以在擂台下跟其他觀眾討論表演。西九文化區表演藝術主管(舞蹈)張月娥(Karen)形容這場 Battle 亦讓關心表演藝術的人聚首一堂:「在台上台下,盡情表達自己對表演藝術的看法,在最後一場 Battle,投票支持喜愛的參賽者。」

在疫症肆虐下努力籌備了一年,Kenny 希望透過《戰鬥圖騰 The Battle》,創造一個為了表演藝術而交流的平台。每個人參加的動機不一樣,勝利也沒有準則,一切只看參賽者選擇以何種方式,捕捉評判和觀眾的目光,然後由在場的人決定,誰是最好的表演者。

2020 年,疫症教我們努力不一定有收穫,即使如《戰鬥圖騰 The Battle》這種創造可能性的演出,也最終被迫取消,只能在趕及場地關閉前一晚為總彩排進行錄影,將部份面貌記錄下來。不過,我想發生過的一切都會成為撩動思考的引子,還望正閱讀此文的各位保重身體,各自努力修煉,靜候更適合的時機,以最好的自己站上擂台吧。

左起:陳瑋聰(Anson)、梁儉豐(Kenny)、張月娥(Karen)

左起:陳瑋聰(Anson)、梁儉豐(Kenny)、張月娥(Karen)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