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座現代城市的編年史,我心中主流神劇之最:HBO《The Wire》(篇四)

2019/5/27 — 9:45

奧巴馬及很多觀眾最愛的角色Omar Little

奧巴馬及很多觀眾最愛的角色Omar Little

(四)狄更斯及杜斯妥也夫斯基式作品

本文含有《The Wire》的Spoilers,請斟酌使用

在《The Wire》播放的幾年間,它一台艾美獎也沒有贏過。現在隨隨便便一套劇集也贏幾台吧。在《The Wire》的時代,HBO另一劇集《The Sopranos》以「廣義上」的同類劇來說,盡領風騷。其他主流競爭對手《Sex and the City》、《ER》及《Mad Men》,製作團隊、演員也名利雙收,甚至獲得全球成功(香港觀眾廿年前看電視一定看過此等購買劇集的廣告)。

廣告

惟獨是《The Wire》,它有點自憐,有點暗黑沒有人要熱烈地談論它 — — 也對,它是一部當年還未算極為普遍、在主流電視台播放、用上大量黑人演員談的地道街頭社會黑暗面嚴肅劇集。

廣告

它是後來才獲得討論。飾演當中重要角色Omar的演員Michael K Williams說過,「朋友,如果它現在在播放,一定會大爆發。我們在沒有社交媒體的時代也成功做得到這個成績,那時還沒有Twitter與Instagram。你可以想像如果現在播放會得到甚麼討論嗎?它一定會大爆發。可能還贏得幾座艾美獎。」

同時,《英國電訊報》在英國初次播放《The Wire》時曾刊出專文,指從來沒有警匪劇可以得到如此好評,而它擁有的深度也使文化豐富的評論家一反對當年流行的警匪作品的態度。部份評論人更將之與英國批判現實主義作家狄更斯及俄國寫實主義及存在主義大師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作品相提並論。

這就是《The Wire》,這是這個年代必需要審視的《The Wire》。

俄國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

俄國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

首集在2002年6月2日播出,盡早已交待本季的重點交鋒:在社區上橫行的有組織罪案對勢孤力弱的熱心警探。故事沒有特別列明情節發生的年份,但一般相信《The Wire》的每一季也是以「現在」作為背景,沒有追溯。換言之,2002年播出的首季就大約是描述2002年巴爾的摩的城市面孔。

《The Wire》已全數播出後,其中一名主角,飾演失意多年後來重拾活力的老警探Lester Freamon的Clarke Peters向記者說過,「David Simon需要為每一季的開拍作出爭取。(電視台)沒有保証任何東西。」而演主角Jimmy McNulty的英國演員Dominic West曾經表示不想在巴爾的摩居住五年之久,經理人當時回答說:「放心,它只會有一季。」

尤是可見,《The Wire》如同其他劇集一樣,需要關注每一季獨立的精彩度,去保証它能夠走下去 — — 當然,野心巨大的Simon也關心其五季的整體性。

所以,第一季,注定需要多加培養的。如果第一季不成功,其餘就免談了。

第一季的內容是最好理解、說出來也容易想像得到好看的:有組織毒匪對戰警方。很陳腔濫調對不對?Simon也很盡力避免這個情況。

因此,首集以法庭戲作開場,表現該黑幫的管理很有方法、在社區也有取有予,絕對不是以殺氣運作的團體那麼簡單。這個黑幫之中,人人有血有肉,部份成員陪著觀眾五季,有些有自己的顧慮,有些又有著與團體大部份人不同的追求,有的很不想殺人,有的殺人成性。他們之間、他們與警方的對奕,是首季的精彩之處。

即使有黑幫背景保護,監獄也非安全之地

即使有黑幫背景保護,監獄也非安全之地

這群黑幫在第二季的戲份會大幅減少,卻會在之後的季度再次出現,是長篇的安排。而警員方面,也是在幾集過後才「Full Team」,耐性夠,鋪排也能過關。

黑幫與警員在首季已有很多描繪,讓觀眾對他們產生感情連帶,足以令作者在第二到五季帶出更多團體、製造更多角力。

我們下回再談。

 

(十之四完)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