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秒拳王》:勝利之虛妄

2021/4/8 — 12:50

電影《一秒拳王》劇照

電影《一秒拳王》劇照

在《一秒拳王》的世界裡,每個人都籠罩在父親的陰影下。周天仁的父親遺傳了失敗的人生給他,令超能力及童稚的夢想蒙塵多年;葉志信的父親遺傳了上擂台的恐懼,哮喘作為表象。泰國男星查朗·桑提納托古飾演的香港拳王,更直接安排他孤兒出身,與經理人亦師亦父,一時感激其扶持之恩,一時又懷疑對方是否純粹利用他。表面上是運動勵志電影,但「父親」的在場或缺席,無疑是劇情的骨架,也令人好奇導演趙善恆,是否對父親有某種情意結。

周天仁的一秒預知能力,放在拳擊身上是合理的。擂台上瞬息萬變,知名的拳手皆有著出色的反射神經,一秒預知可被視為某種超驗的反射神經。像日本Kick Boxing界的年輕天才那須川天心,反射神經加上左撇子,出拳總是令對手防不勝防,距離再近的出拳同樣能閃避,加上出色的節奏感,在擂台上是猶如刺客一般的存在。然而《一秒拳王》的主角不似大多數拳手自小習武,一開場是頹廢潦倒中年,遇上葉志信後改變人生,善用天賦創出連勝,旋即接上香港拳王的挑戰,可謂一氣呵成,熱血到尾。

其實我更在意戲中張建聲飾演的配角。他是普通人,敗於預知能力後忿忿不平。面對一個憑天賦拉近與職業拳手差距,更不曾在擂台上被擊中或擊倒的人,這無疑是一種虛假,沒有血肉的存在。沒有不被擊倒的人,只有不斷往前戰鬥的人,到後來因為變故,周天仁對戰拳王前要加強訓練,如果能夠在張建聲一角上發掘得更深,其實有沒有那場變故都沒有關係。

廣告

我想導演也考察過不少日本運動題材的漫畫或電影。《百元之戀》是一個好例子,相比起《一秒拳王》的圓滿結局(打完了整場比賽就等於勝了),前者的處理更加寫實,更加殘忍,更不保留地折磨安藤櫻飾演的女主角。人生就是大多數人都沒法一戰成名,即使有天賦,長年累月訓練所形成的差距,絕對是難以跨越的鴻溝。安藤櫻雖然在拳擊中找回生活的熱情,也燃起了勝負心,可是敗了就是敗了,「我真的好想贏」,邊說邊哭的她走出場館,時間也只會不斷流轉。但沒有觀眾會認為《百元之戀》不勵志,它要鼓勵每一個人之前,讓我們在銀幕認識到人生的實相,淨從穢起,繼續生活下去的意志只會在痛過傷過後顯現,渺渺茫茫。

再舉另一個我很深刻的名勝負。《拳願阿修羅》的配角金田末吉,生來就是病君,到了如願與泰國戰神一戰,憑著過人的預判能力,嘗試一擊板倒對手。然而兩人的體能和技術差距太大,連戰神也不忍要下重手,卻換來金田的怒斥,就算是不對等,「 弱者想要以成為最強為目標,又有甚麼錯啊?」

廣告

最後金田還是敗了,卻換到戰神視兩者平等的尊重。比起《一秒拳王》結尾突然間全場觀眾包括對手,為周天仁的精神勝利歡呼,金田末吉一角的「強」與「弱」的刻劃,要比同樣揉合「強弱」兩種元素在身的周天仁,來得深刻、動人。尤其是,到變故驟生之後,我才見到周天仁開始訓練抗打,儲存肌肉記憶,因為之前憑著預知,他根本不用擔心被人打中。可是,明明訓練抗打是拳擊的基本功,而熱血到尾的氛圍,在稍為冷靜之後,便不難發現好些難以說服我的地方。作為大半生沒接觸拳擊的門外漢,可以在大半年間憑預知能力,從業餘挑戰職業拳王嗎?坦白說,單單是體能已經幾乎沒可能追回來。

試過跟朋友學習防身術和基本拳擊技巧,雖然朋友對我能揮出不錯的直拳有點意外,但是到了練習對打的時候,門外漢會緊張,會怕痛,呼吸會亂。方圓之內,一分鐘,甚至一秒也變得漫長無盡,很快我不再認為自己有所謂的「天份」,因為一分鐘不到,步履進退之間我竟然連刺拳也打不出,手幾乎要軟垂下來。恐怕就算我當時有預知能力,只是徒勞,如果要認真去對待人生,對待身體,訓練少不了,那是真實的人生,拳打到下巴會暈。

《一秒拳王》的周天仁最後即使成為讓兒子仰望的父親,同時該角色猶如受導演過度保護的兒子,而導演本身又如子,沉醉於追逐成為理想「父親」的幻影之中。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