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部被特朗普抨撃的電影:《獵逃生死戰》(The Hunt)

2020/11/6 — 13:16

The Hunt 劇照

The Hunt 劇照

【文:小鷹】

適逢如火如荼進行中的美國總統大選,不如趁機來談談一部被特朗普抨撃的電影:《獵逃生死戰》(The Hunt)。若只是單看預告片,大約會誤因爲這純粹是一套刺激的獵殺遊戲電影。如果照傳統驚慄暴力的模式去拍,大概可以安全保守地賺取票房。但這套電影加入了極大量且明顯的政治隱喻,箇中的黑色幽默惹怒了不少保守民眾丶影評人甚至政治人物,就連特朗普也曾在推特上暗示這套電影煽動暴力 (原文:They create their own violence and then try to blame others. They are the true Racists, and are very bad for our Country!)。種種爭議加上去年 8 月在代頓和艾爾帕索發生的大規模槍擊案令這套電影由原定去年 9 月推遲至今年上映。

電影講述 Athena 和其餘五個自由派精英因爲在網上聊天室開了有關狩獵的玩笑,被社會廣泛討論和質疑他們參與了 Manorate (在莊園狩獵人類)的行動,以致身敗名裂。憤怒的他們決定把笑話變成事實。他們僱用了軍事顧問,訓練了幾個月,綁架了十二名來自不同省份,曾經抨擊及散播這個謠言的網民。這十二名獵物被獵人們放在莊園裏,除了被炸彈丶弓箭丶地雷丶槍殺折磨,還要捱過獵人們設下的重重陷阱和圈套。獵物們不堪一擊,電影開始不久便幾乎全軍覆沒。只有智勇雙全丶不信任任何人的女主角 Crystal 可以識穿所有詭計,一路順利反殺所有獵人,令觀眾大呼過癮。

廣告

這套電影沒有甚麼劇情可言,著重的是裏面豐富到令觀眾忙於分析的隱喻,加上全片節奏緊湊丶危機四伏,掩飾了劇情的缺點。以下將會逐一分析箇中隱喻。

紅藍州大戰: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對立

廣告

紅營代表美國共和黨(右翼),藍營代表美國民主黨(左翼)。電影開宗明義指出六位獵人們同屬自由派,莊園所在地佛蒙特州亦是民主黨的鐵票倉,是個深藍的藍州(Bue State)。而獵物們則分別來自懷俄明州丶阿肯色州丶奧蘭多丶密西西比州等紅州(Red State)。

至於為什麼是六名獵人和十二名獵人,筆者猜測六名獵人暗喻自由派的六個原則(6 principles of democracy: popular sovereignty, limited government, separation of powers, checks and balances, judicial review, federalism),而十二名獵物則暗喻去年公然違抗特朗普的十二位共和黨參議員。

獵人們認為獵物「很可悲」(deplorables),正是揶揄希拉里克林頓在競選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時對特朗普支持者的稱呼「一群可悲的人(basket of deplorables)」。同時電影也出現了一些黨派的術語例如「咕咕」( “cuck”,意指對主流保守主義者的某種蔑視)和「雪花」( “snowflake”,意指情緒化丶無法處理反對意見的人)。

在電影裏,獵物們的衣著(尤其主角 Crystal)都明顯有藍色等冷色調元素,而獵人頭目 Athena 則穿全身紅衣。人物身穿與自身對立的政治顏色,也是個值得深思的設定。加上電影的最後,Crystal 的反客為主也帶出了一個問題:到底這場遊戲勝利的是紅或藍?

《動物農莊》和《龜兔賽跑》:豬丶兔子和雪球的隱喻

電影海報以豬為主角,電影裏亦不時有一隻莫名奇妙的小豬出現。Athena 更直指 Crystal 像《動物農莊》裏一隻叫雪球的豬,所以一直稱 Crystal 為雪球。但 Crystal 卻説 Athena 比她更像雪球,令 Athena 震驚不已,不敢相信 Crystal 這般鄉巴佬會讀過《動物農莊》。

《動物農莊》是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寫的一部著名小說,暗諷俄國革命及史太林主義。故事中,雪球是瓊斯被推翻後動物農莊的原始領導人之一,被認為在影射列夫·達維多維奇·托洛茨基。托洛茨基主義建基於馬克思主義和列寧主義,堅持階級鬥爭。Athena 之所以認為 Crystal 像雪球,大概因爲右翼和托洛茨基主義的一些顯然易見的相似性。但 Crystal 卻反過來看到了一些左翼和托洛茨基主義的隱性相似點。

電影中 Crystal 向 Don 仔細道述了《龜兔賽跑》的故事,Crystal 擊敗 Athena 後也出現了一隻兔子。《龜兔賽跑》裏的兔子不可一世,有如氣焰囂張的自由派,最後卻戰敗烏龜,就如獵人們在 Crystal 手上慘敗。不過 Crystal 所講的《龜兔賽跑》結局並不是落在戰敗烏龜,而是兔子闖進烏龜家裏殺害並吃掉了烏龜全家。Crystal 暗指像兔子這類贏在起跑線的人(如自由派精英)總會是贏家。所以最後身為烏龜的 Crystal 唯有反殺 Athena,取代她成為兔子和贏家。但當 Don 疑惑地問 Crystal 他們是烏龜還是兔子,Crystal 並無回答。所以究竟烏龜和兔子各自暗喻哪個派別?留待各位看官定奪。

資訊爆炸的後果:女主角 Crystal 的真正身份是 Crystal Mae 還是 Crystal May?

獵人頭目 Athena 本來打算追捕一個網名叫 Justice4Yall 的 Crystal。但女主角 Crystal 卻無奈表示雅典娜追捕的應是家鄉另一位 Crystal Mae,而自己是 Crystal May。郵差常混淆兩人,以致她經常收到對方的信。堅信自己永遠是對的雅典娜不可置信,垂死之際也不忘再問一次 Crystal 是否 Justice4Yall。Crystal 始終否認,但從雅典娜高傲冷笑的表情可見她還是堅信自己不可能認錯人。

當然,Crystal 也有可能為了挫挫對方銳氣而謊稱自己的身份,也許她真的是 Justice4Yall。但筆者更傾向相信 Athena 確實捉錯了另一個 Crystal,因為這個設定諷刺意味更濃。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信息傳播速度比驗證速度更快。被狩獵的十二個人沒有聊天室紀錄以外的其他具體證據便加入散播 Manorate 的謠言以致被盯上成為獵物,同樣地獵人們也因為沒有深入驗證獵物身份而錯誤綁架了曾在阿富汗接受過軍事訓練的 Crystal 以致全軍被反殺。雙方皆為同樣原因付出慘痛代價。

雖然 Crystal 的原居地密西西比州為紅州(Red State),Crystal 的社經地位亦與自由派精英相反(租車公司員工),但電影並無對她的政治立場作定論,畢竟她沒有參與其他獵物討論的陰謀論。不過沒有人可以逃離政治以外。電影的最後,她見識了右翼豬隊友的愚笨,又奪走了 Athena 的財富和左派身份,經歷了由獵物變獵人,日後她的政治立場會變成甚麼呢?

PC文化:政治正確的過份執著

PC (Political Correctness) 文化使人們的言語和動機被過度審查,背後的解釋和理論也會被快速傳播,使左右派越來越對立,變得‍越來越極端。電影裏以黑色幽默的方式,透過諸位左膠的對話極明顯且誇張地體現出追求政治正確的極端。例如 A 説「guys」,B 就指責 A 性別歧視;B 説「黑人」,C 就指責 B 種族歧視。這些自由派精英往往憑著自己的傲人社經地位就站在道德高地,覺得自己有資格審判和懲罰世人,可以玩弄世人如獵物,尤其那些在他們眼內是俗氣無知丶屬低端人口的鄉巴佬。他們滿口仁義道德,追求平等丶人道丶政治正確,卻正因為這種極端產生了巨大的執迷不悟和道德盲點。Athena 一角正正具體化了這種極端造成的後果:他們永遠覺得自己是對的,永遠不會認錯。

The Hunt 海報

The Hunt 海報

左右派之間無法避免的矛盾

電影嘗試滲入非常多的時事議題,包括槍枝管制丶全球變暖丶反種族主義丶移民丶LGBTQ 文化丶文化侵略丶反猶太主義丶愛滋病丶墮胎權丶無神論丶食品安全等問題。不過大多只是輕輕帶過丶提到便算,龐大的信息量也不容許觀眾在觀影期間甚至觀影後一一細思。但左右派在這些議題上的立場和矛盾則顯然易見,例如反對無證移民是否等於逼害他們?支持性小眾權利是否等於反對基督徒的宗教自由?無論如何,電影可見左右派並不可能完全對立。在邊界模糊的政治光譜中,沒有人能夠完全避免墮入盲點,沒有人能夠免受批判,沒有人是絕對道德和正義。

總結:這是一部反所有人的電影。

不少評論認為這是一部反自由派精英的右翼電影。筆者卻認為電影裏獵人和獵物都同樣有可恨之處,雙方立場和身份亦不固定甚至互換(例如 Crystal 和 Don 由紅變藍丶獵人們變成獵物的獵物),並無過份偏重暗罵自由派。導演 Craig Zobel 亦明言這是一部反所有人的電影,希望可以取笑所有人,並從中找到新鮮感和樂趣。電影製作人Damon Lindelof 也明言希望觀眾可以平等地取笑紅藍兩派。筆者認為與其說這套電影太紅或太藍,不如説是一部冒險又突破的紫色電影。電影安排上映期間,連在美國這般國家都會因政治因素而被阻攔電影如期上映,可見政治題材的電影的可貴。即使這部諷刺意味極濃的電影受到眾多抨擊,還是不能否認它的獨特性。

(作者簡介:一紙靈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