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同版本的〈Voi Che Sapete〉,不一樣的歲月

2021/2/9 — 11:50

疫情困擾全球人類已超過一年,要回復「正常」生活看來仍遙不可及,只能各施各法改變生活模式去適應這無先例可援的常態,無論幾憎YouTube的黃標都始終要靠它渡日,甚至已深入搜索到好僻的視頻,一旦意外發現某些一向沒留意到的類別,很容易就一路發掘下去愈挖愈深,例如大半年前一度沉迷於美國五六十年代的黑白電視遊戲節目〈What’s My Line〉,主要看每集的神秘嘉賓,一睹那些顯赫一時的名人的風采,最近看 Maria Callas視頻時忽然彈出追看莫扎特歌劇〈費加諾的婚禮〉(Le Nozze di Figaro)中著名小曲〈Voi Che Sapete〉,真是久違了,於是又轉移去追看它不同的的版本。

單看曲名讀者或許摸不著頭腦是哪首歌,但那旋律你肯定曾接觸過,我自己第一次一氣呵成聽畢全首(其實也不過兩分多鐘)是多年前駕車時聽港台洪朝豐在他節目中介紹此曲,我還記得當時車是行經在太子道近加多利山,如沒記錯他大約用上「此曲只應天上有」去形容,我認為一點也不過譽。

莫扎特絶對是謫仙,是上天賜給人類的珍貴禮物,他在人世短短三十多年,可以好像不費吹灰之力寫下源源不絶為人類文明添加光輝的作品, 嚴肅如安魂曲,小品如人聽人愛的〈Sonatina〉(Piano Sonata in C Major),又或者這首〈Voi Che Sapete〉!〈費加諾的婚禮〉一劇不朽名曲如雲,比起劇中其他詠嘆調,此小曲輕盈到幾近不能承受,是劇中一個不知情為何物的少男Cherubino(意大利文CH是用K來發音),唱給他懷春投射對象女主角伯爵夫人,因為莫扎特寫給女聲唱,所以從十八世紀首演至今,此角一直都是女高音或女中音反串。

廣告

在YouTube聽到多個唱片錄音,也看到歷年無數在世界各地公演〈費加諾的婚禮〉,唱此曲時的錄影,印證不同年代不同的歌劇「大老倌獨貝匠心,精采非凡的演繹;看到不一樣服飾、舞台裝置、場面調度,甚至有的將原劇時代背景搬到來現代…Cherubino架眼鏡戴上cap 帽穿工人褲,網上留言說活像一個awkward teenager (不知為什麽看 Christine Schafer這版本令我特別激動,好幾次都流淚,十分欣賞她真摯演繹,以及她可愛「宅男」形象,而同台的伯爵夫人和蘇珊娜全程有反應也惹人好感)…黑白、彩色、HD…看到歌劇界叱吒風頭人物一代又一代浪淘盡,確是不無感慨,唯一不變是莫扎特二百多年前pin down的優美旋律。

其實Cherubino既然是男生,由男人來演完全順理成章,近年曾一度重新興起countertenor潮流,在YouTube發現有零星的〈費加諾的婚禮〉是由countertenor演這角色,例如日本有一個音樂會有位日藉假聲男高音在full orchestra伴奏下演繹此曲,我可能是先入為主了,記得我買第一張莫扎特arias選曲是已故女高音Lucia Popp的灌錄,聽慣女聲,忽然聽到用假聲唱耳朵總是不習慣。在YouTube打上Voi Che Sapete確能帶來美妙難忘時刻,但少不免亦引起一絲歲月不留人的唏噓。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