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在車公廟的車公廟體育館 公共設施亂跟港鐵站命名侵蝕沙田地名

2020/8/23 — 15:2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本文早前於保衞香港名字Patreon專頁 patreon.com/protecthknames發布,本文經改編後已電郵予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沙田區康樂事務辦事處、沙田區議會文化 、體育及社區發展委員會、秦豐選區區議員以及新田圍選區區議員)

秦石邨旁的「沙田第 24D 區體育館」建造工程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於2015年3月20日批准有關撥款申請,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展開,由中國路橋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建造。體育館於2020年才「大致完成」,計畫於2020年中分階段開放啟用。2020年4月29日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於沙田區議會文化 、體育及社區發展委員會上發表2020 - 21年度工作計劃,知會區議會「沙田第 24D 區體育館」將會被命名為「車公廟體育館」。雖然本頁樂見民生康樂設施落成,但此體育館的命名卻有頗大的問題,特此探討。

究竟「沙田第 24D 區體育館」在哪裡呢?原來位於沙田頭路與盛田街交界,與秦石邨一街之隔。2014年6月10日財務委員會工務小組委員會討論文件 (https://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fc/pwsc/papers/p14-19c.pdf) 中有這樣的描述:

廣告

「擬建體育館位於沙田頭路,位 置適中,距離港鐵車公廟站不到5 分鐘的步行路程。附近有 3 間中學、 5 間小學,以及多條鄉村和多個屋苑 (包括新田、沙田頭和李屋、秦石邨、豐盛苑、新田圍邨和新翠邨 )。」

短短幾句描述中「沙田頭」三字出現了兩次,叫「沙田頭體育館」本應順理成章呀,為何變了「車公廟體育館」呢?呀,問題出現在「距離港鐵車公廟站不到5 分鐘的步行路程。」一句上。大概是為了方便區外人以港鐵站定向吧?Google Map顯示兩處的確很近,只有280米 (約三分鐘) 步程。

廣告

那附近其他地點呢?由秦石商場/秦石巴士總站最近,只有170米(約兩分鐘)步程;沙田頭村村口亦很近,240米(約三分鐘)步程,兩者都比港鐵站近。[Figure 2b, Figure 2c]

問題就來了,「車公廟體育館」近車公廟嗎?由近隔田的車公廟沿車公廟路到「沙田第 24D 區體育館」需超過500米(6-7分鐘)步程,而且路途較迂迴,兩處之間有小山阻隔視線,區外人容易迷路。[Figure 2d]

更可怕的是,同樣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管理、名字差不多的車公廟路遊樂場(位於田心),距離「沙田第 24D 區體育館」至少1.4公里!去錯了走回去需要20分鐘。可見這樣製造混淆的命名不但沒有方便潛在使用者,甚至可能造成障礙,實在用不得。[Figure 2e]

起點(由近到遠排列)

與「沙田第 24D 區體育館」距離(米)

估算步程(分鐘)

秦石商場/秦石巴士總站

170

2

沙田頭村

240

3

港鐵車公廟站

280

3

沙田車公廟

500-550(穿越李屋村)

~7

車公廟路遊樂場

1400-1600

18-21

表一由各地點徒步前往「沙田第24D 區體育館」所需距離與腳程時間

事實上,港鐵車公廟站離車公廟不及大圍站近一向為人詬病,農曆新年期間港鐵需另擺指示提醒乘客於大圍站出發前往車公廟。如果你留意馬鞍山鐵路的歷史,你會發現車公廟站原來是沙田頭臨時房屋區,其實於規劃期間一直使用「沙田頭站」暫名,儘管九廣鐵路公司曾諮詢居民車站命名建議,最後以車公廟路為據更名車公廟站,於2004年尾啟用至今。當時大家應該未必想到,車公廟可以由一座廟、變成路名、車站名、到今日體育館的名字,繞著秦石走一個圈。

究竟是為甚麼呢?我們先了解一下何謂「沙田」。

沙田,海沙中田野也,是城門河及附近幾條河瀝入海形成的沖積扇(alluvial fan),經水鹹門沙田海(Tidal Cove),沙田海中有黿洲一島。不過文化上這一大片沖積扇叫瀝源(流傳幾種寫法),並不是一整片都叫「沙田」的,因為北岸石頭較多,叫「沙田」的地方主要是南岸秦石與黿洲之間的淺沙灘,直到1899年,在港英政府接管新界時,官員以偏概全誤以為沙田為瀝源的地名,此後瀝源就越見少用。這片地域有多個聚落結成瀝源九約,叫沙田的有沙田頭約沙田圍約。[Figure 3]

顧名思義,沙田頭因位處沙田的起首而得名,為一客家雜姓村落,分別由林、陳、劉、李、馮、王、楊、羅、葉九姓所組成,與作壆坑(今博康邨)組成瀝源九約中之沙田頭約,已有逾三百年歷史。二戰後李氏有四、五子遷出,開枝散葉設李屋村。「沙田頭新村」則戰時及戰後南逃人士所建,歷史較短,並非原居民。村後有圓山,山上有蟾蜍石,雅稱「秦石」,是沙田頭及附近幾條村落的太陰金星風水靠山,亦是原名沙田頭邨的秦石邨命名之根據。秦石邨於1984年落成,豐盛苑緊隨其後。[Figure 4:星星為「沙田第 24D 區體育館」位置。]

有人會說:「叫沙田頭唔好,對面先係沙田。」事實上,沙田海北岸是近代才被發展成「沙田」。1910年,九廣鐵路通車,並於排頭排頭圍旁設立一火車站,名為「沙田站」,「沙田」二字才首次出現於沙田海北岸。[Figure 5]

1920年代,澳籍華僑劉希成購入車站附近一帶鹹水田,但卻未作發展。

1949年,英國政府於白鶴汀建造「沙田機場」供英國陸軍航空隊(Army Air Corps)的 第20獨立航空偵察隊 (20 Independent Reconnaissance Flight) 進駐使用。

1950年,劉希成兒子劉瑞趁戰後人口上漲將鹹水田發展為「沙田墟」,並於1956年正式落成,佔地15萬呎,並於1959年成立沙田商會(與今日同名組織無關) 。[Figure 6]

今時今日每逢颱風襲港,大家都會留意白沙灣杏花邨的風暴潮,但其實以前瀝源是風暴潮重災區,過去多次造成嚴重破壞及人命傷亡。1962年颱風溫黛襲港,白鶴汀被海水淹浸,「沙田機場」因此被逼廢棄,變成今日的公園。1970年代的新市鎮發展令沙田海變成人工河渠,風暴潮對居民的威脅亦大大減少。

正因為白鶴汀的高度發展,令真。沙田以及周邊地區的面目模糊,使更模糊的「城河東」一詞崛起。事實上自馬鞍山鐵路2004年通車以來,沙田及鄰近地區的地名侵蝕越見嚴重。例如2015年第一城選區前區議員周嘉強成功爭取將位於插桅杆第一城的「圓洲角郵政局」更名為「沙田第一城郵政局」。

(http://the-sun.on.cc/channels/news/20050929/20050929021558_0002.html)

[Figure 7]

康文署以至政府公共設施的命名向來缺乏準則,一時以地名命名(先不論地名用法準確與否);一時以路名命名;一時用屋邨名、公園名;又有人名;甚至亂取一個(例如用半個路名的三棟屋蕙荃體育館、沙地園東啟德體育館、或愛秩序灣港島東體育館),相比中外各國都有詳細清晰的命名指引,例如要尊重歷史、禁止以私人物業或個人命名即建築物等。香港的命名手法相比之下實在雜亂無章、眼花繚亂。根據過往的例子,小編建議「沙田第 24D 區體育館」命名以沙田頭體育館為首選,沙田頭路體育館或秦石體育館亦可接受。香港地名為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香港地名人人有責。

[Figure 8]

參考資料:

保衞香港名字 Ptecting Hong Kong Names (FB, IG, Patreon, Pinterest @protecthkname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