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安於室,後災難一代的越界自療──文化按摩師:Talking Heads

2020/5/16 — 19:31

從去年末的社會動盪,以至突如其來的疫病壓境,香港人彷彿再無可以回去的「現世安穩」。處身當代,全球各地同樣面臨無法預測的天然災害、雨後春筍般的市民行動、科技造成的疏離文明病等不同層面的動盪,地表之上牽繫著全球災難共同體。面對災難,藝術何為?由香港藝術中心主辦的「文化按摩師」就以「Talking Heads」為題,串聯神經科學、科技、太空、靜觀及感知心理學等各個範疇,疏導思想經脈,照見世界,內觀自己。

反叛的展覽生產方式:自下而上的有機聚合

廣告

由香港藝術中心主辦的「文化按摩師」計劃開展數年,向來以推廣藝術進入生活為己任,聯繫本地與世界各地藝術家,製作不同跨界藝術項目,節目總監Teresa說:「自2017幾年開始這個項目以來,我們一直相信藝術能夠改善生活,為生活以及個人注入新元素。近年,我們注意到觀眾群開始有變化,他們不止步於被動接收,反而有很多想法渴望發表。」

隨著科技革新、當代思潮勃發,人們逐漸從被動的狀態中起來抵抗,以各種技術重奪話語權。

廣告

Teresa開始反思以往「買飛、入場、離開」的單向藝術消費模式,以藝術拋磚引玉,有機地聚合一群「art collective」是整個項目的目標:「我們想扭轉從上而下的消費模式,而籌備小組的內部亦一樣,是次主題其實由不同年齡、背景的成員透過意見碰撞催生出來,而非像傳統由一個固定的策展人定調整個節目。」從去年年末開始,籌備團隊在眾多紛亂時以「藝術之於生活到底有何用?」一問作為楔子,集思廣益,邀請藝術家朋友之餘,亦找到一些來自其他領域卻深具開放態度的創作者,如此慢慢生成「Talking Heads」的雛形。

無論是藝術世界還是各個領域,跨界合作已成全球大趨勢,要遇見更多他者,重點是「不安於室」-不安於自己的領域,然而如何讓不同界別走出comfort zone、為它們搭建平台穿針引線反而更具挑戰性,節目經理Ian說:「與以往只有單個藝術單位或者策展人的情況不同,當我們想從 bottom-up 進行策劃時,點先為之合理的『跨界』?」

「與其由我們去策劃他們如何『跨界』,我們反而希望邀請藝術家來介紹自己的藝術作品,同時由他們自由決定如何activate藝術中心整個空間,注入體驗元素。」除了渴望觀眾能夠離開座位,親身體驗之外,文化按摩師還有一個更宏大的願景,「我們希望能聚集一群art collective,他們不一定要是傳統意義上所謂的『藝術家』,反而可以來自不同背景,只要他們有渴望以藝術力量去撼動某些事情的想法,我們都希望招攬他們,從而看看藝術中心能夠怎樣與他們co-create一些新意念。」

Teresa 與 Ian

Teresa 與 Ian

如洪席耶(Jacques Rancière)言,藝術可貴之處在於讓不可見的可見,使雜音變得值得傾聽,甚至反轉人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位階,「Talking Heads」的後續-跨界學堂,將會推廣一個反傳統的學習模式,Ian解釋:「不像是一般課程般有事先設定的教學大綱、然後收生,我們想貫徹 bottom-up 精神,鼓勵自發學習,而藝術中心則負責提供人脈資源,屬意由是次的參與藝術家擔任mentor,招攬來自不同背景的art collective成為mentee,讓他們有系統地醞釀一些藝術意念,時間跨度約兩至三年,最後在中心的協作下展示成果。」

在這個藝術群體的生成過程中,他們想做好橋樑角色,讓本來沒有門路跨入藝術圈的人才,能夠在參與藝術家身上吸收當代藝術思潮,化為己用,讓他們共學共創,Ian坦言:「我們希望能夠鼓勵藝術家放下顧慮創作,進行一些更長遠而持續的深度探究。對藝術家而言,這次機會可能是社會現況的一個出口,讓他們遭遇一些腦袋上的碰撞;對學員而言,是一個為自己補充給養、個人成長的機會。」

集合本地海外眾聲喧嘩的腦袋:抒緩痛症不是只按一個穴位

21世紀開展以來,各式各樣的市民運動透過科技動員而在各地萌發;同時,全球成為面對巨型天災與人禍的命運共同體,在我們危在旦夕之時,藝術與當代課題勾勒出許多辯證的張力與悖論。問及是次展覽中,藝術家怎樣回應當代的巨大變化,Teresa分享,來自日本的設計師田崎佑樹(Yuki Tazaki)是一個顯例,「作為一個設計領域的優秀人才,他最近思考著的是,無論從疫情抑或日本所面對的天然災害顯示,我們這個社會已經進入『新常態』,啟動一個挪亞方舟般的計劃,探索設計為當代社會謀求出路的可能性。外圍環境變化如何影響自身,亦是藝術創作的重要靈感來源。」

災難衝擊了人們的認知框架,世界崩壞,其實是與自然互相牽動的系統,越是動盪時,人類越感覺自己微小,Ian分享另一位擁有太空科學背景、醉心太空探索課題的藝術家Nahum Romero認為,宇宙跟微塵的大小只是相對的概念,「他覺得每個人其實有自己內在的宇宙,以冥想的方式作為渠道,帶領你zoom out,直至你感覺能夠在地球外望向自己,許多你以為的僵局,其實好微小。」

楊嘉輝

楊嘉輝

乍聽之下,竟隱約流露出佛說的意味,無獨有偶地,是次活動中亦邀來本地藝術家及頌缽演奏家曾文通,收集經過歲月洗禮的銅片製成裝置,以清簡方式清空觀眾心中紛擾,處理周邊喧囂,原來回歸無求心自在。

雖說是次展覽主題並沒有固定針對的命題,然而卻不約而同地編織出串聯科學、感知心理學、神經科學、精神層面等的一張大網,引領觀者行進各個領域圍繞腦袋(heads)這個散發著無數意義之能指(signifier)的肌理當中,既普遍,又切身。

對於這個巧合,Teresa表示是意料之外,藝術家之間雖然沒有事先溝通,意念卻出奇地互相呼應:「例如本地藝術家楊嘉輝(Samson Young)早前就在京都寺廟駐場創作,引發Samson思考人體內與生俱來的『跨界』──共感(synesthesia),如何用眼『聽』聲音、用耳『看』影像。他將會帶領參加者進行『《聲音速寫》體驗環節』(sound sketching),嘗試閉起眼感知周邊環境,畫下來之後,最後將有心理學的專業人士分析作品中的隱微意象。」

另一個緊扣科學與藝術思潮的是來自愛沙尼亞的二人組合Varvara & Mar,近年神經科學的子領域神經美學(neuroaesthetics)一直追索人們體驗藝術品時的神經活動,「這隊組合則帶來《NeuroKnitting Beethoven: Interactive Concert Installation》,這個作品以貝多芬音樂,結合腦部活動探測儀,以編織形式再現古典旋律」,透視美感經驗與大腦關聯的秘密。

不作「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治標療法,文化按摩師貫徹按摩精神,從關注社會動盪後集體疲乏的意念開始,通過各式跨界藝術單位鋪陳出省思世界、重構自我的繁多途徑,搖撼主體成見,允許他者涉入,互相滲進對方的領域,引發跨域交匯與激盪,打通全身經絡。

(本文為贊助內容,更多有關「文化按摩師」詳情請見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