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代傳承:延續並堅持漫畫傳統 — 尊子訪問記

2020/12/11 — 13:37

同樣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的政治漫畫家黃照達與尊子詳談香港政治變遷與尊子的創作。

同樣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的政治漫畫家黃照達與尊子詳談香港政治變遷與尊子的創作。

【文:范永聰(小毛);圖:香港電台】

英文中有一個詞彙,意思非常複雜,名叫「Cartoon」。我們小時候,經常要求父母讓我們看「卡通片」——這個「卡通片」中的「卡通」,就是從英文「Cartoon」翻譯過來。

對於「七十後」的我來說,「卡通」接近是小時候家貧的我唯一的娛樂。它為我輩不少小朋友帶來歡樂,提供同學之間交往時永遠說不盡的話題,成為我們日常生活中最不能或缺的部分之一。然而,英文「Cartoon」的原意卻未必太歡樂;甚至它根本不是為小朋友而設。

廣告

「Cartoon」的初始字義,大概是指單幅畫作或插圖。最早期往往出現在一些報刊之上,用作文字的輔助說明或點綴。1843年,英國著名畫家莊李治(或譯約翰‧李奇;John Leech,1817—1864)於經典雜誌《Punch》(中譯《笨拙》;1841年7月17日於英國倫敦創刊)發表名作「Cartoon no.1: Substance and Shadow」,諷刺當時發生於英國國會議事廳內的「時事」,從此「Cartoon」被賦予了一種全新意義——諷刺時弊!這種「諷刺畫」往往伴隨著嬉笑怒罵的幽默特質,透過非常簡單及誇張的筆觸,讓讀者在閱讀時事的同時,發出會心微笑。《Punch》此後百多年間,一直堅守這個為廣大讀者提供幽默諷刺娛樂的崗位,成為舉世聞名的政治諷刺刊物。此後,建基於「Cartoon」基礎之上發展出來的「故事性漫畫」(Comic Strips),從四格、六格到後來八格,甚至短篇故事;與政治評論相關的諷刺元素,一直是漫畫作品中不能缺席的重要主題。

利用簡潔的漫畫筆觸,配合傳統「Cartoon」流傳下來的誇張表達方式,尊子以非常幽默的比喻手法,將香港人相關的事記錄下來。

利用簡潔的漫畫筆觸,配合傳統「Cartoon」流傳下來的誇張表達方式,尊子以非常幽默的比喻手法,將香港人相關的事記錄下來。

廣告

在香港,如果我們提起政治諷刺漫畫,相信有所涉獵的畫迷無不立即想起尊子。尊子的漫畫作品,固然清晰傳遞他本人對於某一件時事的意見;但在很多讀者心目中,更重要的可能是一種集體廣泛意識的展現,以及對於某一時刻真實發生事情的即時記錄。臺灣已故著名漫畫家牛哥(李費蒙,1925—1997)曾說:「太平盛世漫畫是藝術中的消遣小品。但是漫畫時時刻刻都有社教任務,社教宣傳佔很重要的一環。」(牛哥著:《看漫畫學漫畫》,臺北:牛哥漫畫文教基金會,1999年,頁14。)學者蕭湘文更指出,漫畫作品一般都能反映其所屬時代的社會及文化面貌,甚至意識形態與共同價值觀念。(蕭湘文著:《漫畫研究:傳播觀點的檢視》,臺北: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02年,頁172—173。)如果我們從這些角度出發,尊子這麼多年來的漫畫作品,除了作為一種幽默諷刺時事和政治評論的圖像表達外,更肩負重要的歷史記錄功能,絕對是研究香港政治發展的重要原手材料。

這次作為港台節目《香港故事─我們的漫畫家》節目主持人,為我們帶來尊子專訪的,是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助理教授Justin黃照達先生。Justin與尊子頗有淵源,他們都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屬師兄弟關係;尊子從事政治漫畫創作超過四十年,Justin則是近年備受注目的本地政治漫畫家,而且還致力研究香港政治漫畫,尊子自然是他的重點研究對象。Justin曾經說過,他「入行」時就是看尊子的漫畫,到了今天,他仍然在看;而尊子也還在堅持孜孜不倦的創作,誓與歷史同步。尊子對於香港政治漫畫所作出的重大貢獻,於此可見一斑。

尊子入讀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後為政論雜誌「百姓」半月刊繪畫時政漫畫,開始他的政治漫畫生涯。(圖右為香港漫畫研究社成員楊維邦)

尊子入讀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後為政論雜誌「百姓」半月刊繪畫時政漫畫,開始他的政治漫畫生涯。(圖右為香港漫畫研究社成員楊維邦)

尊子於1974至1978年間就讀中大藝術系,他對政治漫畫產生濃厚興趣,大概始於那時。從文化大革命結束到改革開放政策出爐,中國處於一個劇烈轉變的關鍵時期。包括尊子在內的一眾香港大學生,對國家與民族的前景產生非常濃烈的關懷。尊子高度肯定藝術與社會和大眾之間的緊密聯繫,於是他利用簡潔的漫畫筆觸,配合傳統「Cartoon」流傳下來的誇張表達方式,以及非常幽默的比喻手法,將中國改革開放及與香港人前途息息相關的中英談判等重要歷史事件記錄下來。從1970年代至今,經歷四十餘年,尊子的大作散見香港大小報刊及社交平台,一直是香港人面對重重難關時得以稍稍回氣;並以接近自嘲式的嬉笑怒罵來回應殘酷政治現實的靈丹妙藥。

尊子的創作深入民心、刁鑽幽默、緊貼時代脈搏。

尊子的創作深入民心、刁鑽幽默、緊貼時代脈搏。

尊子不只一次在訪問中提到,他喜歡閒逛,在街上留意途人們的言談,嘗試了解香港社會上大眾關心的議題,是他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來源。這不正是一種中國傳統政治理想中所期盼為政者皆得具備的人文精神?諷刺的是,當我們熱切期望我們的「父母官」會認真聆聽民意,「急我們所急」的時候,我們到最後得到的卻往往只是好夢成空。反而是深信能夠利用一枝畫筆改變世界的漫畫家們,樂於為我們升斗市民廣發心聲。

相信漫畫能改變世界?這是不是過於理想?近乎空想?或許也的確是。不過,如果連「想像」也容不下;幽默式的政治諷刺也不能包容,我們如何能建立一個所謂「回歸理性」的社會?《香港故事─我們的漫畫家》這個系列的第一集主人翁甘小文,曾經在訪問中談到自己希望在十年後的香港,還能看到《頭條新聞》內的重要角色「太后」;還擔心如果我們連幽默政治諷刺的漫畫也被剝奪,相信不少香港漫畫家的創作事業也會大受影響。回顧歷史,諷刺漫畫正是現代漫畫的重要源頭之一,也是無數頂級漫畫家創作之源。如此重要的人文精神靈魂,豈能隨便扼殺?

尊子的大作散見香港大小報刊及社交平台。

尊子的大作散見香港大小報刊及社交平台。

我們中國人古代慣常稱呼值得尊重的人為「子」,由是孔丘是孔子;孟軻是孟子。尊子當然配得上一個「子」字稱呼,你可以不同意他的政治評論;可以不認同他的藝術成就,但即使是與他政治立場相左的人,相信也不得不佩服他持之以恆、孜孜不倦為他自己深信不移的理想奉獻半生時間與心血。「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是我們熟悉的中國傳統人文精神之道,於尊子的漫畫作品中隨處可見。欣喜的是,這次訪問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世代正在傳承,同樣身為政治漫畫家的Justin,訪問一位德高望重的香港漫畫界宗師級前輩,製造出來的當然不單只是一個電視節目而已。我們看到的是,尊子辛苦經營數十年的「基業」,勢將有新一代才俊接棒;而作為展現人文精神的諷刺漫畫傳統,也將繼續傳承下去,發揚光大。港漫固然不要死;香港政治漫畫,更加不能死。

——

作者簡介:

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高級講師范永聰博士是資深漫畫迷,自小已經與港漫連環圖為伴,曾著有《我們都是看港漫長大的》一書,內容詳述多本香港經典漫畫著作。另外,范博士亦有從歷史角度研究數十年港漫歷史。他亦是香港電台電視節目《五夜講場—歷史係咁話》的主持人。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香港故事─我們的漫畫家》逢星期六晚上9時5分在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tv.rthk.hk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https://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hkstories47

另外,香港電台網站e-learning《純粹繪作》亦設有節目特備網頁,為每集追加各漫畫家的訪問內容。

https://app4.rthk.hk/elearning/hkillustrators/comic_list.php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