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界比權力中心大得多(九) 家人和朋友的支持

2021/5/2 — 11:00

蘇軾《新歲展慶、人來得書帖》(故宮博物院藏)

蘇軾《新歲展慶、人來得書帖》(故宮博物院藏)

蘇軾與弟弟蘇轍感情非常好,不單只一起讀書,一起考科舉,同一時間中舉,同一時間當官。而且,一生互相照顧,就算身處不同地方也懷念著對方,並留下很多互相和應的詩。其中一首便是作於嘉祐六年(1061)的〈和子由繩池懷舊〉: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廣告

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

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註56)

廣告

另一首懷念弟弟最著名的詞便是寫於熙寧九年(1076)的〈水調歌頭〉: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註57)

蘇軾一生先後有三個妻妾,分別是王弗丶妻子死後續娶的王弗堂妹王閏之和侍妾朝雲,可惜三人都比他早死。

蘇軾的第一個妻子王弗與蘇軾只一起生活了十年。當蘇軾在外求取功名時,王弗便在家照顧翁姑,勤儉持家。到隨蘇軾遊宦鳳翔時,她則細心觀察丈夫交往的朋友,以她精明的頭腦,幫蘇軾辨析人情事理,及時諫諍,避免他上當,成為了蘇軾的賢內助和護身符。(註58)蘇軾對王弗的敬愛,反映在她死後十年(熙寧八年,1075)在密州夢見王弗所作〈江城子〉詞: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註59)

蘇軾的繼室王閏之,讀書不多,但對丈夫體貼入微。蘇軾好酒,她從不攔阻他喝。蘇軾納朝雲為妾,王閨之也不爭風吃醋。她廿一歲嫁蘇軾,陪伴他由家鄉眉山至汴京,後輾轉於杭州丶密州丶徐州丶湖州丶黃州、汝州丶常州丶登州丶汴京丶杭州丶汴京丶潁州丶揚州,最後在汴京去世,歷盡坎坷與繁華,從來沒有怨言,一直守在蘇軾身邊,幫助他度過人生的驚濤駭浪。烏臺詩案發生時,蘇軾被綁赴京受審,王閏之肩擔照顧家人的責任,帶著全家數十口從湖州走到南都投靠蘇轍。沒有王閏之背後的支持,恐怕蘇軾也沒有這麼灑脱和豪邁。(註60)

至於侍妾朝雲,原為杭州秦樓楚館的歌女,父母雙亡,蘇軾因見她身世可憐,為她贖身,帶回家中,當丫鬟養,至她十六歲時才納為妾。朝雲冰雪聰明,善解人意。有一天,蘇軾捫腹徐行,問道:「你們且説,此中藏有何物?」一婢説:「都是文章。」另一婢説:「都是識見。」只有朝雲脱口而出:「學士一肚皮不合時宜。」蘇軾聽後捧腹大笑。朝雲的確了解蘇軾。(註61)

蘇軾兒女眾多,食指浩繁,一直是他的負擔。不過,到了蘇軾的晚年,幼子蘇過卻成為了他的倚靠。蘇軾被貶南遷,遠竄惠州,又渡海到海南島昌化,蘇過拋下妻兒相隨一直照顧蘇軾。那時,蘇軾晝夜寒暑一切生活上的需要和雜務,都由蘇過擔承。(註62)蘇軾曾作〈和追和戊寅歲上元〉詩,綴以自跋説:

「戊寅上元,余寅儋耳,過子夜出,余獨守舍,作違字韻詩,今庚辰上元,已再期矣。家在惠州白鶴峰下,過子不眷婦子,從余來此,其婦亦篤孝,悵然感之,故和前篇,有石建丶姜龐之句;又復悼懷同安君,末章故復有牛衣之句,悲君亡而喜余存也。書以示過,看余面,勿復感懷。」(註63)

至於朋友方面,蘇軾生性好動,交遊廣闊,朋友很多。正如他自己曾説:「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悲田院乞兒。」不論賢肖,都能歡然相處。他的朋友,包括朝中大臣丶寺廟僧人丶宮觀道士丶書畫文友、江湖豪傑,幾乎什麼人都有。正如李一冰所言:「蘇軾是個好動的人,朋友往還,在他生活中居非常重要的地位。他又不大歡喜和家裡的婦人們説話。還有一個與蘇軾同時代人的紀錄説:自古功名之士,大都好動,不但勤於事業活動,就是平居無事,也一樣靜不下來。⋯⋯蘇軾也是這樣,每天早晨起來,假使沒有朋友來看他,就自己出門去尋訪別人,倘或這一天沒有客人來,自己亦無人可訪時,就整日懨懨如病,毫無精神了。」(註64)

蘇軾貶黃州時,擔心那兒沒有朋友。但是,後來也在當地結交了不少好友,又有岐亭邂逅的江湖人物陳慥多次來訪,並不寂寞。(註65)

可是,到了晚年再貶而到海南時,與蘇軾較為親近的人,不論朋友丶賓從或門人,幾乎無一不遭禍殃。在血腥的政治風暴中,士大夫朋友們,絕對不敢與蘇軾通訊,昔日朝夕相對的門生故吏,也斷了消息,包括門下弟子號稱蘇門四學士的王庭堅丶秦觀丶晁補之丶張耒。但是,仍有詩僧參寥、眉州同鄉楊濟甫丶妻舅王箴、黃州東坡雪堂寓客巢谷等,意欲到儋州探望。其中年逾七旬的巢谷,由四川眉山徒步萬里,來訪蘇軾,到達新會,行裝被竊,病逝新州,未抵儋州。這樣的朋友,的確難得。(註66)

對於遭逢困境和難關的人,家人和朋友的陪伴與支持,往往是當事人是否能捱過苦日子的關鍵。

 

註56:《蘇東坡選集》,頁47。

註57:同上,頁133至134。

註58:《蘇東坡新傳》(上册)頁141。

註59:《蘇東坡選集》,頁119。

註60:祝勇著:《在故宮,尋找蘇東坡》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17年初版,頁256。

註61:同上,頁265至266。

註62:《蘇東坡新傳》(下册)頁391。

註63:轉引自同上頁392。參《在故宮,尋找蘇東坡》第八章,頁247至263談蘇軾的家庭。

註64:《蘇東坡新傳》(上册)頁370,引鄭景望:《蒙齋筆談》。

註65:同上頁367至373。

註66:《蘇東坡新傳》(下册)頁393至397。參《在故宮,尋找蘇東坡》第六丶七章,頁185至246談蘇軾的朋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