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港華洋合拍片回顧

2018/10/10 — 9:47

長城劇照

長城劇照

香港康文署合辦的「中國電影展 2018」,將於十月十八日至十一月卅日舉行,今年專題是「合拍電影回顧」,選映三十多年來中國大陸與香港、台灣及歐、美、亞洲各國合拍的一批電影。從片目看來,這次不算精選,名片佳作不多,更無爭議性問題片,但合拍電影的情況,當然值得談談。

世界各地影人交流合作,很早便有,例如美國荷里活早期已經招攬不少歐洲台前幕後人材,此後越來越國際化。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上海與香港的影壇關係密切,臨近中共建政,大批上海影人南下香港,對香港電影發展的影響很大。

但各地人材轉移,未必等於合拍。回顧起來,上海導演、明星移植香港,就成為香港影人。同樣,「緊張大師」希治閣在英國成名後進軍荷里活,便變了美國導演。在美國無法出頭的奇連伊士活,跑到歐洲主演《獨行俠》系列走紅,那是意大利西部片,不是和美國合拍。數十年來曾有很多台灣導演、明星來香港拍片,亦有香港導演、明星往台灣拍片,他們被電影公司聘請,亦不算合拍。正如現在世界各地足球明星加盟歐洲球會那樣,純屬個人合約。

廣告

香港與外國合拍電影,較早是日本。 1955 年溝口健二導演《楊貴妃》,是日本大映與香港邵氏父子公司合拍,不過由日本明星主演。 1956 年豐田四郎導演《白蛇傳》(白夫人の妖戀)亦和邵氏合拍,李香蘭等日本明星主演。 1961 年東寶與香港電懋合拍《香港之夜》,則由香港尤敏與日本寶田明合演,編導仍是日本人。

到了七十年代初,美國與香港合拍《龍爭虎鬥》,就由功夫紅星李小龍大展拳腳,成為首位真正揚威國際的華人男星。香港亦和日本合拍《獨臂刀大戰盲俠》,王羽、勝新太郎合演,港、日導演合導,日本版是《新座頭市大破唐人劍》,以盲俠為主。

廣告

五十年代以來,香港還與南韓、菲律賓、泰國等合拍,亦吸納東南西北各地人材,更與台灣緊密合作,是全球最多產和活躍的電影基地之一。

數十年前,香港「左派」電影公司也與閉關自守的共產中國合作,除了粵劇戲曲片,亦有古裝片往內地名勝取景拍攝,在香港和內地都很受歡迎。但那些影片不是合拍,而是香港公司出資拍攝。然而大陸文革翻天覆地,影響到香港「左派」影壇幾乎停頓,打擊很大。直至開始改革的八十年代初,大陸才再讓香港影人北上拍片。

1980 年杜琪峰導演新派武俠片《碧水寒山奪命金》,劉松仁、鍾楚紅、劉江合演,在粵北拍攝,是最早重新北上的香港劇情片之一。然後張鑫炎北上拍成《少林寺》,這是中港合拍片,捧紅李連杰。李翰祥亦往北京拍成古裝大製作《火燒圓明園》和《垂簾聽政》,也是哄動一時的中港合拍片。奇在大陸也支持許鞍華北上拍攝充滿政治敏感性的《投奔怒海》,雖然內地不能公映,但許鞍華隨後仍能北上拍出《書劍恩仇錄》。

此後很多港片往大陸拍攝,大陸演員合演,大陸片場合作,不過往往是港資港產,正式合拍的不多。那些影片往往在內地賣座,但票價低,投資者得益少,好在香港市場旺盛,又可賣埠賺錢,不必靠大陸收入。

弊在九十年代香港影壇低迷,加上盛行盜錄翻版,大陸人紛紛看翻版港片,香港拍片者很吃虧。隨着內地逐漸市場化,到了廿一世紀實行 CEPA ,正式合拍分賬,就形勢大變,湧現合拍片了。

2000 年李安導演武俠片《卧虎藏龍》,便是大陸、香港、台灣及美國合拍,尤其在美國爆冷賣座,成為 1987 年歐美與中國合拍《末代皇帝》後在國際上最成功的中外合拍片。 2002 年張藝謀導演《英雄》也與香港合拍,大大刷新中國電影票房紀錄。

合拍片於是大盛,除了大陸與外國合拍,特別多香港影人北上發展,中國電影市場亦越來越大,風水輪流轉,內地市場遠勝香港。不過合拍未必順利,各式問題甚多,例如成龍主演中港合資的《新宿事件》,拍成後大陸不能公映。李安的《色‧戒》在大陸公映後亦有「政治不正確」的問題,被指同情漢奸。

此外,港式拍法雖然促進了大陸影市興旺,可是氾濫成災,逐漸過氣,被大陸影人壓倒,亦失去香港觀眾。大陸越來越財大氣粗,投資荷里活片,又重金請來西方導演、明星合拍,往往失利,近年張藝謀的中美合拍古裝特技動作鉅片《長城》就是失敗例子。

當然,全球交流互動是大勢所趨,各式各樣的合拍不會停止,也不應該停止。總之,成績有好有壞,票房有賺有蝕,是常規。主流製作之外,亦有獨立的合拍小製作,取得外援,讓新秀獲得發揮機會,這種情況在世界各地越來越多。

至於這次「中國電影展」選映的合拍片節目怎樣,留待開幕才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