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龍關界石重現人間...然後呢?

2021/4/8 — 16:48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 : TourisMan.hk】

想不到失落多時的九龍關界石竟然重要人間,二話不說立即出發!幸好獲街坊帶路,因為憑一己之力找到界石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找到界石後作了些紀錄,心底浮出了不少疑問。

首先是界石所在的位置

廣告

根據古蹟辦的資料,九龍關於 1898 年關閉。而馬灣公園網站載有一張 1901 年、即九龍關關閉後 3 年的馬灣舊村地圖,地圖顯示昔日稅關的位處於街渡碼頭和馬灣鄉事委員會舊址一帶 — 這與我們對稅關位置的認知是一致。但界石所在的位置當年則是菜田且與稅關相距甚遠。假如這1901年的馬灣舊村地圖是真的,為何界石與稅關會相距甚遠?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廣告

有兩個可能性

一是界石曾被移動,現時所在的位置不是原先的位置。

二是那些菜田原屬稅關範圍,稅關關閉後被村民開墾作菜田。

不管是那一個可能,亦需進行大規模的考證 — 第一個可能要考證要先的位置和搬到此處的目的,第二個可能便要考證這位置本屬稅關的甚麼部份甚至可能要進行考古發掘。

其次是界石是否已全部重現人間

現時界石露出的部份寫有「九龍關」三字,當中的「關」字顯然有部份被遮蔽。而位於饒宗頤文化館、同屬九龍關地界的界石便寫有「九龍關地界」五字,因此估計是次發現的界石並未完全重現人間。

版主對香港歷史略懂皮毛,難以解答上述問題只好拋磚引玉~

還是說回老本行

發現界石後考證其歷史當然重要,但更迫在眉睫的是界石去留 — 特別是界石所在的位置剛好落實興建馬灣公園二期。一般人以為公園二期是包括整個馬灣舊村,但事實是舊村部份範圍因業主拒絕收購而被剔出公園二期箱圍。根據版主不精確的紀錄,界石「擲界」處於公園二期範圍邊界。因此需有關當局釐清界石是否處於公園二期範圍內 — 不在範圍內亦勢必受公園二期工程影響,政府和發展商會採取甚麼措施保護界石?若在範圍內,發展商又會否修改設計以配合是次發現?

失落多時的界石原來一直都隱藏於廢屋密林中,這次發現固然令人興奮但亦引伸一個更大問題 — 會否有更多古蹟散落於馬灣舊村不同角落?政府與發展商於展開工程前是否應先進行一次大規模考證,以免重蹈「主教山配水庫」覆轍?

其中一個最先發現界石的專頁寫到「是日新發現,頗似早前的『主教山漣漪效應』,消息已迅速廣傳」,但在版主眼中社會對發現界石的反應對比主教山只及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 — 對於追求「畫面要靚」的香港人來說,一塊刻有數個字的石頭實在不值一提。

界石的保育比起主教山配水庫,只會更為崎嶇。

參考資料:

拖拉多時 政府終批出馬灣公園用地及簽訂協議

馬灣公園二期 — 一隻馬灣舊村製成的殭屍

馬灣村

饒宗頤文化館歷史遺跡研究及文化解說

新界荃灣馬灣舊九龍關石碑

 

作者簡介:一個畢業於旅遊管理的90後「廢青」自覺有一套旅遊管理新哲學,吃喝玩樂同時不忘為香港出謀獻策。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