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亂世何以解憂? 談土耳其詩人希克梅特的〈四個男人與四隻瓶子〉

2021/3/3 — 17:12

2021 年 3 月 1 日,47 人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案開審,數以百計市民早上於西九龍裁判法院外聲援。

2021 年 3 月 1 日,47 人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案開審,數以百計市民早上於西九龍裁判法院外聲援。

世界太亂,邪魔外道縱橫,謀害忠良。眼看新聞,緬甸的血,香港的牢。「時間也許從來不站在我們這邊,問題是我們是否願意站在良知的一邊。」

開心要飲酒,不開心更要飲酒。這次介紹土耳其詩人納齊姆‧希克梅特(Nâzım Hikmet)所寫的詩作,正屬於後者。

獨酌傷己,共飲同歡。這次介紹的詩歌也屬後者,卻未能忘憂。另外,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一次訣別前的舉杯。

廣告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不,這次詩裏的主角們不在史冊留名,更皆非聖賢,但可以肯定他們是義人志士。如果不見於歷史、甚至不容於歷史,那就交給詩人去紀念與歌頌吧。

圖片來源:民間集會團隊FB

圖片來源:民間集會團隊FB

廣告

我們不知道這間酒吧是熱鬧還是寂寥,因為詩歌只以「圓圓的/一張桌子」為開首:「圓桌」提供了共飲的場域,並暗示圍桌而坐的四人地位身分相若,詩裏沒有明述四個男人的特徵,但他們都有相同的理念,而這份相同的理念將把他們帶上一條不歸路。

除了理念與價值觀,連結他們四人的就是酒。詩人對「四個男人」的描寫相對匱乏,反而較集中於飲酒過程,例如畫面多落在瓶子、酒杯,以至酒的牌子(「梅多克」,法語:Médoc,是法國盛產紅酒的一個地區)。

詩歌首尾呼應,一如圓桌;而酒杯、酒瓶均空空如也,低迷的氣氛貫穿着整首詩歌,四名男人似乎不見醉態。從詩歌中的對話,可知他們明白自己即將遭逢的命運 — — 烈士如佳釀,總是最受垂涎,繼而最快被乾掉。

納齊姆‧希克梅特(網上圖片)

納齊姆‧希克梅特(網上圖片)

說到這裏,我們不得不看看詩人的生平 — — 希克梅特一生對共產主義深表著迷,因此常遭反共的土耳其政府迫害。他長期受牢獄之苦,並曾經流亡國外,要到身後才恢復名譽,如今更深獲國民愛戴。

縱然希克梅特被歸類為「左派/共產詩人」,其詩作亦非一味歌頌共產主義,相反多向弱者表示同情。他亦寫過不少關於牢獄生涯的作品,一些詩歌在描寫苦難之餘,更不忘鼓勵同路人堅定振作,以希望的心境等待光明的時刻來臨。

從命運傾注而出的,是美酒還是苦杯,我們無法得知;我們如何去喝,是輕啜淺嚐、一飲而盡,還是狂歌痛飲,在大時代裏,每個人都各有選擇、各有所醉,各有所追,關鍵是不忘初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