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交給些新女孩唱

2021/1/3 — 12:37

At 17 兩人在台上展示當晚服裝的一刻,衫上印的,是兩人當年青澀的樣子。(商業電台 YouTube 影片截圖)

At 17 兩人在台上展示當晚服裝的一刻,衫上印的,是兩人當年青澀的樣子。(商業電台 YouTube 影片截圖)

叱咤洗版了兩日。由賽果延伸開來的討論,令人重視思考香港樂壇、流行文化,甚至世代交替的種種問題,作為一個頒奬禮,其實已經足夠「交功課」;當然也慶幸,這兩天似乎沒有甚麼令人覺得 CLS 的瘋狂事,社交平台上才得以有這樣的閒暇去讓這些討論發酵和綻放。

無意捲入有關「姜濤不紅,天理不容」的討論,只是由身邊不同範疇接觸過他、Mirror 與一眾、姜糖、鏡粉的朋友口中得知,無論是偶像本人抑或一眾粉絲,都是行動力親和力兼備,值得欣賞。而且如此時勢,仍然身體力行去支持心中喜愛 — 無論是追夢或追星,更加令我佩服。但其實當晚看叱咤,看著林二汶上台唱《再聚》時,我突然記起了這一幕:2018 年叱咤時,她和盧凱彤上台接過專業推介叱咤十大第八位奬座的這刻,那首歌是《Girls Girls Girls》。

廣告

《Girls Girls Girls》記錄了她倆由分到合,各自打拚後,再重新站在台上。一句「我哋係 At 17」,已勝過萬語千語;但更教人動容的,是歌詞的最後:

上輩那絕唱讓我接力唱
後世那夢想 若我見不上
交給些新女孩唱

廣告

自知抬頭有上輩,要好好接棒,更知後方有新人在努力,會支持 — 她們不只這樣唱,也這樣做,所以在演唱會時把舞台交給了當時的新人 Serrini 及阿烈。這種謙卑、氣度,是承先啓後和真正的「造星」。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後浪前浪、舊人新人,其實就如鹹酸菜配牛歡喜一樣,是定律來的。今天,Serrini 已是我最喜愛的五強,而林二汶的被喜愛程度也無減,就可以知道,競爭不一定是惡性,相爭相鬥不如一齊造大個餅,令更加人重新回歸欣賞香港創作的行列。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