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人影樂社《漫步土瓜灣》 — 無常中,以你的節奏走出方向

2020/5/19 — 16:14

【文:張高翔】

2019到2020年,真是計劃總追不上變化的年度。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在過去數個月,市民停工停課,活動近乎全數延期或取消,城市原先的趕急節奏前所未有地放緩。如何整頓生活的步伐?似乎是不少人的年度新課題。

對於MaD(Make a Difference / 創不同協作)社區藝術計劃「人人影樂社」團隊和學員而言,這同樣是修習。項目由2018年底開始,一眾獨立影人、藝術家、社區伙伴和學員分別在西營盤、深水埗和土瓜灣經歷一連串的社區活動和創作後,原定於 2 月舉行的人人影樂社—作品分享日,透過影像及音樂作品,與公眾分享當中的人文點滴,無奈因疫情影響而取消。眼見近日情況稍為放緩,團隊決定換個方式,將於5月24日以網上直播部分音樂和紀錄短片,與大家分享學員創作的成果,還有社區裏獨一無二的故事。

廣告

猶記得農曆新年前夕,筆者相約參與《漫步土瓜灣》的兩位學員Dora、Natalie,擔任社區策劃人的電影導演卓翔,還有項目負責人之一Coo,到尖沙咀文化中心進行訪談。當時疫情尚未來襲,大家未需全程戴上口罩對話,故可清晰看到各自神色、眉目和笑容等變化,像現為退休人士的Dora述及當初經「金齡」(Golden Age)友人推介成功報名,初嘗拍攝人物與社區紀錄片的滋味,嘴角那份藏不住的笑意,反映出她對落區學採訪的萬般雀躍,畢業於浸會大學電影學院的Natalie,相對Dora和另一組員Willis年紀較輕、社會經驗較淺,問及她拍攝心得時,總會不期然露出羞澀一笑,但聊下去,提及尋找個案、梳理內容、剪輯影片等實務,她的語調卻漸見堅定、用語確切,令人覺得其骨子裡是個富好奇心和想法的青年。看兩人的說話和身體言語,多少感受到他們的愉悅與滿足,頓時對計劃的創作成果多添期待。

擔任《漫步土瓜灣》社區策劃人的電影導演卓翔(左)與兩位學員Dora(中)和 Natalie(右)

擔任《漫步土瓜灣》社區策劃人的電影導演卓翔(左)與兩位學員Dora(中)和 Natalie(右)

廣告

難以被定義的土瓜灣

承接前兩區的經驗,《漫步土瓜灣》貫徹計劃的宗旨,為學員安排了約三個月的考察與工作坊,一同走進新舊交雜的土瓜灣區,發掘這裡豐腴多彩的城區面貌。相對西營盤有較多殖民建築、中西文化融和,感覺較閒情逸致;深水埗因聚居了草根階層與少數群族,滿是特色平民店舖,同時又因不少文創小店進駐,人流較多、氣氛熱鬧,土瓜灣的地區氣質有點介乎兩者之間。

位於紅磡及九龍城的中間的土瓜灣,常被該區居民形容為由「上路」及「下路」匯成的小區——「上路」連接何文田半山中產住宅區,環境清幽、人流稀少,「下路」則相連紅磡的「環字八街」、榮光街及庇利街等地段,附近多為輕工業工廠及舊唐樓風建築,其中最叫人深刻的,想必是2010年「馬頭圍道唐樓倒塌」意外,常予人較古老和殘舊的城區印象。再者,近年受沙中線地鐵工程影響,使土瓜灣的路面常要改道,使這個少天橋、隧道,並無高速公路的地區,街道狀況更見複雜,身在其中如走進小迷宮,時有「轉個彎,氣氛大不同」的新鮮感、神秘感。以上多元特質,讓人難以為她下一個明確的定義。

街坊導賞員帶領《漫步土瓜灣》的學員一起探索十三街天台屋

街坊導賞員帶領《漫步土瓜灣》的學員一起探索十三街天台屋

隨機而變的學習過程

Coo表示,團隊相信音樂和影像有連結人的力量,希望透過舉辦「人人影樂社」與來自五湖四海的公眾朋友和藝術家同行,透過創作音樂和紀錄片探索社區,同時為社區留下一個另類的紀錄。因此,團隊在策劃《漫步土瓜灣》時了解過土瓜灣的獨特地區結構與民風,設計行程時幾番思考後,決定以十三街和五街的栩栩色相為主軸,好讓來自不同區的學員可較聚焦和容易展開探索,「第一次落區,我們走動的範圍較大,並邀請了土瓜灣街坊做導賞,帶著學員由十三街為中心點,再如圓規般擴散開去,參觀了牛棚藝術村、北帝街和木廠街一帶,以建立最基本的環境概念。過程中,我們特別建議學員先用雙眼和五感觀察四周,別急着用相機等器材拍照,因為身體的記憶最實在,用第一身的視點去認識社區,留下的印象和感受遠比依靠外物深刻。待第二堂後,學員開始各自好奇或不明白之處,就開始透過工作坊請教街坊,共同討論,通過各種有趣的對話,逐點構思創作媒介、器材或形式。」她解說。

學員與街坊聊天藉以了解他們在土瓜灣的生活

學員與街坊聊天藉以了解他們在土瓜灣的生活

電影組的導師卓翔說,雖然人人在香港生活多年,但受各自居住環境、家庭和教育背景等影響,對不同地區的認知和觀感都各有差異,或存在不同程度的既定印象。像他自少居於港島東及後移居搬九龍東,不是經常去土瓜灣,「最多是到牛棚參加文化活動。」他直言在參與《漫步土瓜灣》之前,對此區了解不深,於是從面試、落區到創作,盡可能給學員保留空間與彈性,「譬如我們並非一開始就分組,而是帶大家觀察區內實際情況,一起進行討論,再各按興趣找資料、組隊、構思議題及創作。每個部份的發展都非常organic(隨機性)。因為我們對學員的期望,不是只為找出一種答案,而是想一起蘊釀更多新想法,使每個人學會發問和思考,打破許多既定的觀念,從而開闊想像。」

學員參加導賞時畫下街坊導賞員的模樣

學員參加導賞時畫下街坊導賞員的模樣

出發前的小挑戰

「回到基本,靈活變動」確是學員於《漫步土瓜灣》首要的課題之一。細談作品之前,Dora和Natalie憶起去年9至11月計劃剛開始,正值警民衝突最激烈的階段,那陣子各區常有封路以至封區事故,非常考驗應變力、耐性與決心。

Dora笑言舊時代科技不先進,想找地方打電話也難,每次約好親友都格外留神,生怕記錯日子、遲了出門、錯過約會,但如今網絡太方便,「遲到、No Show(缺席)?人們慣了發個訊息通知就算。」直到今回,她發現簡單的行程也可盡是變數,「像要預早出門搵車、轉車或轉多幾程車,試過臨時改道,不能點到點抵達目的地,要落地慢慢行,路上又要小心,以防有突發事件,報名之初沒想過呢!」居於東涌的Natalie點頭,「對啊!畢竟我們對土瓜灣不熟路,來回的路上會轉折或花多了時間,活動或拍攝亦偶爾會幻想假如遇事怎樣應變,是報名時沒預期的狀況。」

Natalie, Dora與Willis的紀錄短片作品《土瓜灣 三生代》劇照

Natalie, Dora與Willis的紀錄短片作品《土瓜灣 三生代》劇照

縱使挑戰多了、路走遠了,但兩人倒是不介意,還認為過程愈轉折愈激起決心,「沒遇上困難也不知道,原來自己真的好期待這計劃!加上組員都忙碌,難得約齊人又啱時間,轉多幾程車、花多幾個鐘,都一定會遵守約定。再者,報名的動機不就是想親身用雙眼和雙腳認識土瓜灣嗎?既是如此,表面的『困難』和『麻煩』反而可助累積更多實際經驗呢!」他倆同聲笑說幸好組員同心,很多問題再也不是問題了。

憑尊重換來信任的創作

境隨心轉,態度從容了,不以挑戰為苦,兩人有感合作更事半功倍。每次抵達土瓜灣後,他們都留意到這裡特殊的城區空間,「有種以前沒想過的平靜與安穩。」Dora說她本來生於該區,然而因幼年已搬走,只偶爾隨父親到十三街的工場探姨丈,過去一直只有「那裡很臭」的記憶。等到今次亂世中重來,欣賞其殘舊卻自成一格、也不受打擾的街道空間,「當其他區氣氛緊張,這裡倒似無事發生,好奇妙,像個被遺忘的社區,想好好了解她。」

考察時,Dora、Natalie和Willis剛好都喜好大城市的小人物,「我們都認同,社區的基本構成,是人」Natalie說。由此,他們朝著「人物故事」的方向,開始搜集不同故事,譬如,發現這區小小的,裡頭竟有近250間車房,老闆們又很好人常分享生活故事;另外,又遇到一位小店老闆娘,做蛋卷厲害到拎米芝連,卻不求名聲、謝絕拍攝,只想專心為街坊做好食物,這令三人深受啟發,決定以訪談形式做一條紀錄短片,採討土瓜灣多年來的變與不變。

《土瓜灣 三生代》訪問了三個世代的土瓜灣街坊對社區的所思所想 

《土瓜灣 三生代》訪問了三個世代的土瓜灣街坊對社區的所思所想

組員因應各自興趣與專長,如擅長溝通的Dora負責訪談,電影語言較強的Natalie則負責剪接,希望各有發揮。Dora還特別解釋,「雖然我不是專業的採訪者,不過相信『人心肉造』,若你帶著真誠與人相處,別人可感受誠意,自然願意分享不同故事。總之,我們不會挑釁別人的情緒,要對方舒服去做。」說及此,卓翔和應,「是的,訪談片看似易拍,但其實亦很難。因為跟受訪者的交流,若問得不好,很易變得冒犯。互相提問和答題中,有很多細節需處理。最重要當對方是一個『人』,不帶前設去說話,不要只為套金句,尊重地聆聽和表達,基本也足夠。」

流動的思考模式

三位組員笑言在製作《土瓜灣三生代》時,幸而跟不同年齡層受訪時都相處得不錯。熱情的Dora說,「我們也是金齡與青年的組合!(笑)很享受跨代效法,亦同樣關心家與承傳的題旨。」Natalie回應,「跟人生經驗豐富的長輩交流,我也獲益良多。本身工作常對着電腦,說話不算好叻,但見Dora溝通技巧圓熟又親切,我也受啟發想主動點。像尋找訪談對象,在牛棚遇到一對拍畢業照的年輕人,我就膽粗粗試問他們幫忙,想不到對方剛好也住在十三街,願意參與拍攝分享故事,這幫助我們獲取更多新觀點呢!」兩人感恩,不同街坊的參與、付出,令他們得以學習如何保持思緒流動,不要跌入慣性,從而拓展了視野和想像。Natalie分享,「我讀電影時,其實有點少看紀錄片,以為會好悶好無趣。但多得這次機會,我學會欣賞紀錄片的精彩,不但重新認識土瓜灣,也重新思考了藝術和電影的關係。例如今次本來想過加入動畫,只是礙於時間趕不及,可是再有機會,會想試試挑戰動畫紀錄片的可能。」

Dora也感觸良多,「這次《漫步土瓜灣》確實改變自己很多固有觀念。譬如以前覺得土瓜灣比較老舊,但訪問當設計師的受訪者小冰時,她分享自己居於近海位置,飯後常到沿海散步享受她『浪漫感』,我大感好奇,於是模仿她的步調去逛一下,果真發現到土瓜灣海旁別有恬靜與自在,跟以往印象很不同。」

《漫步土瓜灣》活動最後在牛棚舉辦成果分享,邀請街坊和公眾人士觀看作品

《漫步土瓜灣》活動最後在牛棚舉辦成果分享,邀請街坊和公眾人士觀看作品

紀錄片藝術離我們不遠

「還有,當完成作品後,我又驚喜地發現,好似對Community Art(社區藝術)有了新認識。因為從前我以為,紀錄片就只有《鏗鏘集》那類型,誰不知親自去參與,發現紀錄片也很有藝術性。例如我們拍訪談故事,其他學員則會加入其他天馬行空的表達,對我來說非常新穎。」Dora說的,是另外兩部電影學員的作品《尋牛》和《在這他方》,前者以牛棚藝術村為重點,以靜態和觀察性的角度,呈現了建築群與周遭街道環境,以及人們身處空間內活動的動靜;至於後者,則融入台灣電影《大佛普拉斯》的元素,以非常詩意空靈展現出一個充滿美感的土瓜灣,跟《土瓜灣三生代》的風格迥異。

「從沒想到紀錄片可以這樣做。這讓以前做宣廣工作的我,大受啟發,明白到即使人人遇到同一件事,看到一件物件,但出於不同觀點與角度,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方法,重新去為它找優點、做包裝,再將故事分享出去,這令我體會到跟藝術的接近,不再覺得它很遙遠,非常好玩,也期望日後再接再厲,試多點新東西呢!」

身為導師的卓翔,喜見大家的變化與學習,臨別之前也不忘寄語:「希望為期三個月的計劃和每組的短片,不是學員最後一次的創作,而是一個起步的初創。未來無論你會再當創作者,還是只是個觀眾,都可以讓影像成為自己跟社會和身邊人建立關係的媒介,繼續去接觸它、欣賞它。如今拍攝成本不像以前高,假如紀錄片圈的整個生態,可以有多些人平等地參與,引入不同新角度,令它的形式變得更多元、發掘更多可行性,說不定也可以令社會向前行多一點吧?」

《土瓜灣 三生代》的受訪者出席成果分享,一起看電影組的紀錄片和音樂組的演出

《土瓜灣 三生代》的受訪者出席成果分享,一起看電影組的紀錄片和音樂組的演出

.《漫步土瓜灣》的電影和音樂組學員,合共創作了3部紀錄短片及4首歌曲。

. 原定於初春舉辦的「人人影樂社——作品分享日」活動,結集西營盤區、深水埗區及土瓜灣區的音樂及紀錄片作品,與公眾交流與社區創作的經驗,惟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而取消,現改為於五月底,以網上直播網上直播形式分享學員的創作和各個社區故事。

.「人人影樂社——作品分享日」將於5月24日晚上6時,於人人影樂社、MaD Asia以及立場新聞 Facebook 專頁同步直播。

.另外MaD即將發佈「人人影樂社作品集」,當中收錄了計劃中西營盤區、深水埗區及土瓜灣區的所有參加者,共創的12首音樂作品、10部紀錄短片及3部音樂錄像(MV)。

.有關作品集限量派發。如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電郵[email protected]或致電39962788與《人人影樂社》團隊聯絡索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