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可歌可泣

2019/10/17 — 9:47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劇照
取自中英劇團 Chung Ying Theatre Company Facebook 專頁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劇照
取自中英劇團 Chung Ying Theatre Company Facebook 專頁

陳歌辛是誰?他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上海著名的作曲作詞家,中華流行音樂先驅健將,亦曾南下香港創作,被譽為「歌仙」。周璇、姚莉、李香蘭、龔秋霞、白光、白虹等歌后都唱過他的歌曲。 1950 年他從香港回返上海,但在共產中國的反右運動中被指為右派,遣往安徽省白茅嶺農場勞改, 1961 年死於該處,終年四十六歲。

中英劇團正在葵青劇院上演的舞台劇《人生原是一首辛歌》,描述陳歌辛生平與歌曲。時移世易,現在很多人不知道陳歌辛,但會聽過他的名曲《玫瑰玫瑰我愛你》、《夜上海》、《恭喜恭喜》、《花樣的年華》、《永遠的微笑》等。

導演張可堅在場刊寫道,他自小聽熟那些歌,但不知作者是陳歌辛,直至八年前才知道,大感興趣。編劇司徒偉健本來也只知陳可辛,不知陳歌辛。他們於是搜集資料,創作此劇,花了好幾年的心血,構成這個感人之作,既有華人流行樂壇紀念性,亦有中國近代內憂外患的歷史悲劇性。

廣告

事實上,「解放」前有外國租界的繁盛上海,是中華新文藝最活躍的中心,與傳統戲曲、曲藝、民歌不同的現代化流行歌曲,亦主要在「東方巴黎」上海誕生,加上新興的唱片、電台和電影,都促進了那些新歌流行。 1937 年上海影片《馬路天使》,就使主演兼主唱的周璇成名走紅,《義勇軍進行曲》原是 1935 年電影《風雲兒女》插曲,後來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人生原是一首辛歌》顯示,陳歌辛在上海和香港都與電影界關係密切,常為影片作曲。

當年香港未有粵語流行曲,記得舊時流行的國語歌(包括陳歌辛眾多名曲)也不叫流行曲,而叫國語時代曲,另有歐西流行曲。隨着大批國語影人、文人、樂人南下香港,在大陸被禁制的國語時代曲就在香港?續發展,台灣也成為國語流行曲新基地。到了六七十年代,香港才正式湧現新派粵語流行曲,不少先驅流行歌手如泰迪羅賓、許冠傑、溫拿樂隊等,本來唱英文歌,然後洋為中用,轉唱粵語歌。

廣告

今日很多香港人不知香港曾經盛產國語片和國語歌,當然少人知道陳歌辛。其實他的成就,等於香港後輩黃霑和顧嘉煇,命運就大有不同,陳歌辛處於天翻地䨱的亂世,在日偽、國、共三個政權之下都曾被拘禁,受苦受難。

陳智燊在《人生原是一首辛歌》飾演陳歌辛,正式劇情是他在流亡上海的猶太人音樂家培訓下作曲成材,並在中學教音樂,與女學生金嬌麗(白清瑩飾演)結上良緣,此後同甘共苦。有趣的是,陳歌辛有局部印度血統,金嬌麗則生於回教富家,都屬混血兒。

亂世浮生,有幸有不幸。好眉好貌的才子陳歌辛本來很幸運,很早便在樂壇揚名吃香。劇中他與金嬌麗自由戀愛很浪漫,她離家私奔,才子佳人結婚後生兒育女,家庭美滿,歌曲傳誦於整個華人世界。然而戰爭與政治,使他不斷陷於險境。

他熱血愛國,日本侵華時期作了不少抗日歌,上海淪陷期他曾被拘,受到酷刑,被迫與汪精衛偽政權合作,寫過親日歌曲。勝利後,他因而被民國政府指為漢奸,遭到拘查,幸而無罪釋放。

1946 年他與妻子來到香港,當時他不少上海文藝界朋友在此地,劇中特別提及夏衍、周璇和電影導演吳祖光,與陳歌辛夫婦在淺水灣遊玩,合作搞電影。南下香港的幾年,可算劫後昇平,不過陳歌辛決定回歸上海,顯然因為愛國,想對中共建政後的新中國作出貢獻,為人民服務。其實三四十年代很多知識份子左傾,此劇顯出抗戰時陳歌辛曾維護共產黨朋友,於是這對夫婦1950年回返上海。

劇情下半部,就是主角來港及回到大陸的經歷,成為戲肉。陳歌辛北歸後受到政治壓迫,情景辛酸。其中夏衍當上新中國文化高幹後,陳歌辛求見不遂,以及文化界奉命抽選右派、批鬥者上門焚燒歌譜的場面,最有啼笑皆非的諷刺。還有一場,陳歌辛偶遇正要前往香港的作詞家陳蝶衣,一個回歸一個走佬,正是各懷心事,一言難盡。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不是音樂劇,但歌曲很重要,每場戲都配上陳歌辛不同年代的名曲,有現場樂隊及演員扮歌星演唱。特別感人是陳歌辛在勞改中飢寒交迫兼病重,獲悉兒子陳鋼是《梁祝小提琴協奏曲》作曲者之一,如在地獄聽到仙樂,非常驚喜。

陳雋騫飾演陳鋼,在壓軸戲彈鋼琴,傾情奏出《梁祝》及陳鋼其他樂曲,實在動聽動人。

男主角陳智燊演出甚佳,有型有格又飽受辛酸,始終正派。白清瑩演妻子亦登對,旗袍扮相好看。合演者紛紛扮演多個角色。葉進和劉雨寧則在序幕及尾聲做對手戲,追溯陳歌辛往事。

這是今年香港值得重視的舞台創作之一,在「兵荒馬亂」的此時此地上演,難免時機不妙,更需要知音者捧場。其實陳歌辛的歌曲和遭遇,在今時今日都不過時,還可溫故知新。此劇當然也有未夠理想之處,尤其是每首歌都沒有完整唱出,尚未淋漓盡致,還有其他應可改善之處。整體來說,現已豐富多采,的確稱得上可歌可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