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生在世苦難連連,不妨求教寅次郎當中的意義 — 《男人之苦 — 寅次郎返嚟啦﹗》

2020/5/20 — 10:01

《男人之苦》系列其實看得很少,但相隔四個月沒入戲院,回到光影世界,最先想到的就是這套寅次郎第五十部作品。儘管可說是影迷向的紀念作,穿插著許多過往作品的重要片段,但即使是不熟寅次郎及其家人、情人們的過去的影迷,也不難投入他們的世界(在初段看到過去寅次郎乘鐵路離開說再會的片段,不禁眼都紅了),而且本片並非一味懷緬舊情(片末五十部影片的女主角片段重現銀幕,有朋友說就像《星光伴我心》(Cinema Paradiso,1988)最後一幕呢),前人的故事能與下一代角色的發展平衡並進,從中啟發,實是難得。自己特別喜愛有關「迷戀」和「錯過」的電影,《男人之苦》兩者兼具,系列隨歲月成長、成熟,山田洋次年近九十了,卻不見老氣橫秋,《嫲煩家族》系列暫未見後續,倒希望這邊中年重遇的吉岡秀隆和後藤久美子的戀情能發展下去呢。

《男人之苦——寅次郎返嚟啦﹗》(Tora-san, Wish You Were Here,山田洋次導演,2019)

《男人之苦——寅次郎返嚟啦﹗》(Tora-san, Wish You Were Here,山田洋次導演,2019)

廣告

說是「男人之苦」,其實這一直也是「女人之苦」系列。寅次郎往昔的相識與相好在戲中大多都受過傷害、熬著痛苦,夏木麻里老來仍是在借醉消愁,淺丘琉璃子始終帶著遺憾,倍賞千恵子永遠背負著妹妹、妻子、母親的家庭重擔;後藤久美子是女強人,在國際間如魚得水為公益志業盡心盡力,但離鄉別井工作纏身,甚至無法擔當母親與女兒的責任,心靈深處也很空虛。較年輕的一代似乎不必愁眉苦臉,其實也需要堅強的意志、靈巧的手腕應付這社會,池脇千鶴笑顏化解上司不算太惡意的性騷擾,櫻田日和沒有了媽媽,還反過來照顧她只懂寫作的爸爸,打理家頭細務,她倆在人後也許都是一臉眼淚。當然,在寅次郎的世界,即使有怎樣的困難,男男女女都找得到自己的出路,生活雖然艱苦,但絕不是「奋闘努力の甲斐も无く」,就像回憶中滿男少年時曾問舅父寅次郎「人生有甚麼意義」(見此片段),寅次郎遙望遠方頓了頓,(大意)答道不為甚麼,就只為那幾個可令自己感恩能活在世上的時刻吧(《寅次郎物語》(Tora-san Plays Daddy,1987)),人大了,才漸漸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廣告

上年暑假獨個兒到柴又一遊,參觀「山田洋次博物館」與相鄰的「寅紀念館」,吃過當地的鰻魚飯,拜訪帝釋天,藍天綠草,河畔小舟,果然是美景,可惜坐不到「矢切渡船」,但能像寅次郎般在「柴又球技場」看孩子們比賽,也是寫意,可是疫症肆虐,短期內都無法再遊日本了。又,不知道吉岡秀隆和後藤久美子在神保町相會的咖啡廳是否真實場地,看似是隱世小店,下次去購書,一定要朝聖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