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與大自然的命運共同體 - 訪問潘詩韻《迷鳥》

2019/12/28 — 13:35

「當我在島上看海時,常常在想:『有一天這個島也會消失嗎?』」

從市區搬到離島的劇場創作人潘詩韻(Janice),見證過2018年超強颱風山竹肆虐小島的瘡痍景象,海水倒灌湧入無數個家,磚頭沖散,水深及腰,住了幾十年的老街坊說,可從沒見過如此嚴重的風災,「除非你完全不相信任何見到的現象,除非你完全忽視親身感受到的變化,否則你其實深明為何有這樣厲害的颱風,你不可能不面對、不行動的。」

2016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轄下國際戲劇協會舉辦多元文化短劇比賽,以回應亞馬遜地區的環保相關議題,Janice憑作品《Small Waisted》回應氣候變化,脫穎而出。後來她把這個十分鐘英文短劇改編成中文文本《迷鳥》,2018年春天於前進進戲劇工作坊二十周年節目之一「讀劇展」初試啼聲,在沸沸揚揚的2019年,Janice重新編寫《迷鳥》並親自執導,於2020年搬演全新版本。

廣告

潘詩韻

潘詩韻

廣告

環保命題不割席

Janice形容,《迷鳥》藍本《Small Waisted》最初刻劃的是權力架構--或曰「組織」--如何為一個地方帶來影響,從中探討氣候變化帶來的問題,「但現在我重看劇本,我想再『埋身』一點,所以這個版本會著墨更多氣候變化對每一個人的影響。」從宏觀的社會結構角度,轉而聚焦個人當下的經驗,面對迫在眉睫的全球暖化議題,個人如何面對?如何由個人集結成一個集體去面對?

正如瞬息萬變的氣候變動,創作人亦無可避免地迎上時代巨輪的急轉彎,「經過六個月的社會運動,我關心的是,明年一月觀眾進場時看的是怎麼樣的演出?他們需要的是甚麼?」在排練早期,創作團隊經歷過一番討論與掙扎--此時此刻,在劇場探討「環保」議題,對比當刻街頭上的抗爭運動,是否過於遙遠?「運動歸運動、氣候變化歸氣候變化、上班歸上班?不,生活不是這樣的,對我來說,生活是一個整體,所有事情都無法割裂。」

不割席,皆因同樣是攸關存亡的議題,同樣需要良知與行動力去帶來改變,「面對全球暖化這樣迫切的議題,你是無可能不面對不解決的,正如我們面對社會狀況的轉變,你亦無可能不在自己的崗位採取行動。」Janice補充道:「而且,在如此嚴峻的氣候變化下,個人如何發聲?如何連結國際層面做到更多?那種無從入手的無力感、憤怒的情緒都跟這場社會運動有共通之處。」

參與式劇場   迷鳥回家

1972年,英國科學家James Lovelock提出蓋亞(Gaia)理論,他認為地球本身是一個最大的有機體,地球上所有生命構成一個自我調節的整體,所謂「蓋亞」,由於所有生命與整體環境相互調節作用,地球才演變成一個適合持續生存與發展的星球。

如果人類與地球是命運相連的共同體,《迷鳥》希望重新思考人和大自然的關係。「人類為了延續文明,把身邊所有東西視為自己的資源,但倒過來想一想,一棵樹有沒有利用過『人』這種資源讓自己繁衍得更強壯?其實沒有。」Janice從蓋亞理論得著啟發,人與大自然皆屬於同一個系統,無法分割,人類是讓系統運行的一顆螺絲,一棵樹亦如是,沒有誰從屬於誰,「我們在人和大自然之間畫了一條線,但其實那條線不應該存在,動物、昆蟲、鳥獸和人都是這個系統的一部分。」

《迷鳥》彩排

《迷鳥》彩排

共存之餘,更需要平等的尊重,同一個系統下的生靈,對於其他生靈都有同等的影響力。故此,觀眾入場觀賞《迷鳥》時,亦無法被動地坐在高高在上的觀眾席上,屆時演出不設座位,觀眾遊走並參與其中,親身感受自己的行動與決定如何帶來改變,Janice解釋設計背後的心思:「關於全球暖化、氣候變化,實在太容易找到海量的資料,但我們亦必須認知到自己只能看到部分現實,行動未必全面--『我不用膠飲管可以,但不可以不旅行。』所以當觀眾參與其中時,某程度上也在選擇看些甚麼,呼應了現今世界的情況。」

所謂迷鳥,指由北方南移的季候鳥群中、無法跟上大隊的迷路飛鳥,鳥因何而迷?風向與溫度的改變,導致牠們無法辨別正確的方向。「我用『迷路的鳥』作為比喻,當每個人面對氣候變化時,其實都是一隻迷鳥,嘗試找回大隊歸去南方,但在這個階段,我們都迷路了。」Janice以劇名為這個困頓時代下了一個註腳,但願每隻迷途鳥,終有安然知返、功成相見的一天。

香港戲劇創作室 《迷鳥 Stragglers》

10-11 Jan 2020 (Fri-Sat), 8pm

11-12 Jan 2020 (Sat-Sun), 3pm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詳情請見網站。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