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人間失格》(인간실격)宣傳圖片

《人間失格》— 生而為人,勿需抱歉

【文:羅賢達】

近年,韓劇愈加擅長製作刻畫人性的人生劇,配合韓國電視台 JTBC 成立十周年,由擅長拍文藝長片的導演許秦豪和朴洪秀操刀、康城影后全度妍和有「忠武路演員」稱號的柳俊烈兩位電影咖聯袂演出的 16 集韓劇《人間失格》,拓寬一喪到底的致鬱基調,從劇裏主人翁黯淡且沉重的人生觀汲取哪怕只有一丁點吉光片羽,仍能譜出相輔相成的人性光輝。

《人間失格》即如同日本作家太宰治編撰同名小說,探究同樣生而為人,為何有的活得渾然自我,惟為何有的卻活得渾噩,選擇不斷自我放逐,逐漸「喪失作為人的資格」?女主李富情年過 40,卻好像一事無成,接二連三遇到出版作品被剽竊、丈夫的不理解和罹患憂症的精神打擊;27 歲男主徐康宰則身為代理服務業者,致力擺脫貧困成為有錢人,周旋於有錢闊太太之間,外表光鮮實則內心非常空虛迷失人生方向。當兩個人生遇到低谷的失格靈魂交織在一起,一次又一次的巧遇意外碰撞出火花,展開一段自我拯救和互相救贖的故事。

《人》藉由全度妍所飾李富情的視角,窺探一名憂鬱症重度患者在強調物競天擇的達爾文主義社會制度裏,想努力掙扎求存的故事。在蜩螗沸羹的都市裏富情就像一隻迷途羔羊,一直不被丈夫和婆婆所理解,極力尋求旁人共鳴卻屢屢碰壁,認為她只是「無病呻吟」。人自呱呱墜地以來,誰就會無緣無故、沒有來由的無病呻吟呢?這也是此劇想表達的內核,凸顯當代 M 型畸形社會對情緒病患者的嚴重不包容和歧視,世人常愛主觀既定別人的「痛苦」,曲解精神病患者的內心世界,任何的申訴和求救訊號都會逐漸被世人選擇性漠視。這也是為何富情會感受到「我像其他人一樣來到這個世界,卻似乎什麽都做不成」的絕望無力感,甚至有了自殺傾向的緣故。

面對父親早年病重選擇自我了結生命,以及母親選擇再婚的不解,康宰一直渾沌地過著生活,也導致人生觀扭曲成金錢至上,認為只要有源源不斷的金錢就能夠換取一直渴望的親情,而從其每個月催促母親提供 30 萬生活費可看出當中的端倪,康宰不是沒有錢,甚至可從代理服務搜刮不菲的利潤,惟仍試圖從母親的金錢支援,在顛沛流離的生活得到安心感。他也想從屢次自殺未遂的女主富情身上,解開促使好友靜佑自尋短見的肇因,從當初看似因為金錢的驅使下故意接近女主,到過後心中萌生疑問,富情既然有高學歷、有即使丟工作也能重新再找一份新工作的能力,為何卻還是和他一樣活得那麽茍延殘喘?這也讓原本與旁人一直保持距離的他遇見富情後,卻能猶如飛蛾撲火般義無反顧撲向富情吧,為倆人之間日後不斷產生無形的羈絆埋下伏筆。

如被既定為市場上一般俗套的電視劇,《人》毫無疑問將利用男女主的年齡差作為劇集噱頭,惟此劇著實讓人驚艷的,是並沒在禁斷之戀課題大作文章,親密鏡頭寥寥,反之運用男女主文藝式的獨白和身體語言,碰撞出油然而生的孤獨遊離厭世感。特別最具張力的一幕,是第七集富情和康宰躺在床上,長達十多分鐘你來我往的絮絮叨叨長鏡頭,劇集沒藉由性愛肉欲鏡頭描摹倆人相知相惜的過程,而是將對彼此的憐愛不著痕跡地落在字裏行間,借由文藝唯美的台詞一點一點地剝開倆人千瘡百孔的人生,就如潺潺溪水流過心臟的感覺,潤物細無聲般撫慰雙方受傷的心靈。

看過《人》的人普遍認為劇集「太過文藝難懂」、「對白太過文縐縐書面化」、「現實世界已經夠慘憑什麽還要看主演賣慘」,這也是即使此劇有那麽大咖的演員加持,劇集節奏偏緩的《人》在速食的影視市場上無法脫穎而出,和收視低迷收尾的原因。縱使劇集註定偏向小眾,惟《人》卻在浮躁的商業時代開拓文藝電影拍攝手法呈現角色的壓抑、迷離、幻滅和死亡等混雜情感,還是予人耳目一新的感覺。此劇也多次穿插《聖經》裏大衛王和拔示巴 — 即國王愛上有夫之婦的典故,暗喻富情和康宰之間的感情,劇集直至最後也沒交代男女主是否情定終身,惟篤定的是在富情和康宰都放下心裏的桎梏,重整待發後定能再次交織,在黯淡的人生裏再次為彼此點起一盞暖光,願對方都被世界善良以待。

 

作者自我簡介:馬來西亞人,一名長期關注香港動態發展的社會工作者,興趣看劇寫影評。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