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Salty Justice @ Unsplash

仿 e.e. cummings 戲作一首

筆者年輕時讀了余光中一篇散文得悉 e.e. cummings 這個名字,留下頗深刻印象,多年後看過一本薄薄的情色詩集,感受到原文和插畫的迷幻魔力,直至最近購得 Susan Cheever 為他寫的傳記(E.E. Cummings: a life,2014),才重溫了他的傳奇一生。

e.e. cummings(Edward Estin Cummings,1894-1962)是美國二十世紀的詩人和畫家,依稀記得余光中譯名為「康明斯」。康明斯把名字用上小寫,只是他有意玩弄文字格式的其中例子。事實上他寫詩的前衛風格獨特,大膽創新,衝破修辭學上的傳統規範,拆掉一般語法上(syntactic)和語義上(semantic)的束縛和解讀,從而闖出更具詩意、張力和想像的空間。他不僅在詩作中創造出新語生詞,亦扭捏文法結構的既定規律,更在書寫格式上製造出變異花樣,進行現代詩寫作技巧的實驗性探索,追求文字形象美、音樂感和豐富幻變的意象,不少論者稱他為「頑童」。

試看以下他的一首題為 anyone lived in a pretty how town(1940)其中一段,便曉得他戲玩把弄文字的功力:

anyone lived in a pretty how town
(with up so floating many bells down)
spring summer autumn winter
he sang his didn’t he danced his did
Women and men (both little and small)
cared for anyone not at all
they sowed their isn’t they reaped their same
sun moon stars rain

其中 spring summer autumn winter 和 sun moon stars rain 可以直接對應中文詞彙的「春夏秋冬」和「日月星雨」,以及 he sang his didn’t he danced his did 的「他唱他的不曾他舞他的曾經」和 they sowed their isn’t they reaped their same 的「他們播種他們的不是收割他們的一致」,都是打破英語詞類的慣用法則。在短短的段落中其實還有不少可堪回味嘴嚼的隻字單句,筆者不一一細說,就讓有心人自行琢磨好了。只時筆者有感於 e.e. cummings 的「離經叛道」,最近經常老眼昏花,看見城中域外幾種異常刺目的顏色,心神恍惚,甚至在眾生色相中眩暈失控,迷糊間湊合了一組文字,不自量力堆砌出這樣的一首詩來:

曾經看見一種顏色
心底深處腦內隱藏的顏色
沉鬱沉哀沉重沉實的顏色
濃郁香噴醒目提神的顏色
穩重優雅時尚美學的顏色
也是無法排除極度恐懼的顏色
邪惡狠毒暴力非法濫殺的顏色
令人肌肉疼痛神經繃緊的顏色
青筋暴現震怒失去理智的顏色
壓倒毆打踢踏鎖扣逮捕的顏色

如今看見另一種顏色
臉龐眼瞳神態輕顰淺笑的顏色
配搭口罩絲帶掛飾衣物的顏色
燦亮尊貴高尚超脫氣質的顏色
價值信念原則精神取向的顏色
散發爭辯對抗叛逆煽惑顛覆的顏色
卻是引起敏感不安躁動反應的顏色
閃電雷殛魔法詛咒宿怨震顫的顏色
拔之後快去之心安挖掉埋藏的顏色
staysafe/staysane/stayhealthy 的顏色

日後只能看見一種顏色
巷口街頭路旁梯間暗角渠邊的顏色
旗幟徽號布幅標語歌聲舞蹈的顏色
有一雙手撩動挑逗神經末梢的顏色
情不自禁異常亢奮情緒高漲的顏色
興奮莫名狂喜忘形瘋狂醉人的顏色
手舞足蹈吶喊叫囂痴迷著魔的顏色
熱淚盈眶歡呼高歌頓足搥胸的顏色
太輝煌太厲害了太撼動人心的顏色
sensational/ecstatic/hysterical 的顏色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