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慶基老師和他的新書

2020/6/20 — 11:15

小妹聽說尊敬的何慶基老師出新書,想同各位推介一下。

書名叫做《不離地藝評──何慶基剪報集(一九八〇—一九九〇年代)》。書名也許不很吸引,卻是很實際的,也反映了書的內容,那就是何慶基老師 1980 年到 1990 年的剪報集。

何慶基教授是誰,文化界的朋友想必已很熟悉。他是藝評人、文化管理教授、策展人,也是立場新聞的博客。

廣告

小妹也曾經上過老師的課,老師的特色是一點不離地。小妹尤其欣賞他運用符號解讀,拆解一些香港文化現象,令我們可以在過於陷入政治風波討論的時候,換個角度看香港面貌。

以下是小妹最喜歡何老師的幾篇文章,同讀者推介﹕

廣告

《教林鄭睇《天書》》-去年 12 月寫的文章,講林鄭「除領導暴警暴打濫捕香港市民外」,還「抽空參觀重開的香港藝術館」,看徐冰的大型裝置《天書》。

藝術可以有不同層面的演繹,徐冰的《天書》,可以是對整個中國文化的虛假權威作批判,也可以引伸至較新近的層面,針對我們每天都面對的虛假權威。活在自己謊言之中的林鄭,可縱容警察暴力,竟然不知羞地站出來叫市民停止暴力。這種假話連篇的荒謬,正是《天書》展示用癈話來扮權威的醜態。

《警察撞鬼》-去年 8 月。從示威者鬼節燒溪錢給警察,講到宗教與社會倫理。這種引申,少讀書不懂寫,死讀書也寫不出來。

鬼故其實係結合咗宗教同社會倫理嘅文化訊息,透過鬼魅反映出大家嘅思維。警察內心虛怯,疑神疑鬼,除左近距離開槍揮棒打人外,心理上已冇能力處理出面世界。依家警察出現集體見鬼,真係耐人尋味。成大隊人撞鬼,已經唔係個人時運問題,而係共同罪孽引發出來嘅懲罰,除非馬上放下屠刀,否則依啲鬼會一直一直纏住你哋班警察。

《屠殺純真》-2018 年 6 月。講重判梁天琦。

香港已進入極權統治的屠殺純真的年代。我們還是有半點兒人性的老一輩,必須承傳年輕人的理想、純真和熱誠,在黑暗的過渡時刻堅持下去。老的很快會逐個逐個死去,將來還是年輕人的。

《美人魚和盧亭:港人文化身份的隱喻》-2016 年 2 月。如題,講盧亭,與港人文化身份。

九十年代香港文化身份一直是我探討的課題,有感於香港缺乏本身的歷史符號,搜索枯腸尋找本土的神話故事,偶爾找到一段短文字介紹大嶼山那半人半魚的動物盧亭。根據再度研究所得零碎資料,得知盧亭又名「盧餘」,乃東晉期間地方民變首領盧循追隨者,曾幾乎攻進廣州,後戰敗餘下追隨者被追殺逃至大奚山(今大嶼山),過著非人的避世生活。這被迫逃難,生活介乎兩個空間(水與陸)的邊緣動物,對我來說,正好是香港文化身份的活寫照!

也許你會問,為甚麼要看二十年前的東西?小妹是這樣想的﹕香港這幾年風起雲湧,大家都對我們城市當下情況很熟悉了,但為甚麼這個城市現在是這樣子的?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需要看歷史。作為一個零零後,有時我也覺得自己看現在的香港很多,反而想知道往日的香港如何,一路是如何走來,才有了今日的形狀。

書是由文化學者梁寶山編輯,載有學者丁穎茵的導論文章《寫給二〇九七年的藝術工作者——藝術評論與展覽如何發掘「本土」的內涵》。內容分五章,分別是「第一章:去舊迎新,藝評介入」、「第二章:八九前後,在香港看中國」、「第三章:不是「館長」,專業策展的意義」、「第四章:一九九七,文化政治」和「第五章:搭建未來,文化政策的必要」。想要了解更多,可以看出版社介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