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佛跳牆」以《BJ 肆》,再次證明他們不是「可有可無」的樂團

2019/12/30 — 14:47

「BJ 肆」,意即為不解釋,「佛跳牆」的此張新專輯,希望能做得比較純粹、呈現原始的音樂精神,並不需要被解釋/解讀得那麼多。它不同於上張復古風的底色,亦不再顯得灑脫(相反,會有更多不如意或悲傷的情感在內),但「佛跳牆」音樂中的那種「直接性」沒有大的改變,專輯依然保持著一股衝勁,也展露了他們在創作或技術上的用心與嫺熟。

專輯《BJ 肆》,從它的一開始就已經定了憂傷的調。《Sad Sad Song》循序漸進的鋪排,能讓聽眾很容易就投進「佛跳牆」他們,所要營造的音樂情緒中;《Sad Sad Song》可對應今年的話題電影《Joker》,有著近乎病態的內心描寫(「給別人打擊你超開心」),或是當Penny唱到了「困在這Sad Sad的城市」,我又能聯想到今年的香港,灰暗籠罩這城。而此後的《自尋煩惱》,也是首「煎熬」之作,表面是想對冷漠的對方無視,但實際放不下(被音樂和演繹的情感所「出賣」);它編曲中帶出恍惚、「憔悴」的感覺,其副歌的旋律,顯出了Penny的作曲天分。

前奏陰森詭異的《蒼蠅》,寫出了一幕幕的骯髒、腐朽、或滿目瘡痍的景象,以小見大、角度特別、歌詞巧妙;可更巧妙的是此首主歌部分的結他Riff,像蒼蠅那般在你耳邊嗡嗡地盤旋著,到唱到「天降下了驟雨」的時候,各搖滾樂器一起齊鳴「大放」,真的如大雨忽降,「掀開了謎底」!而接下的《無名氏》之歌名,與「蒼蠅」一樣,都是顯得低微的、無關重要的;歌曲於開頭的節奏、音樂,能令你看到一個人受到打擊之下,疲憊前行的畫面,到後面愈來愈加疊、亢進的部分,這種放逐自我的自虐感,更是被加大,一如快枯萎的花朵,但又盛放著。

廣告

整張《BJ 肆》,是頹氣滿佈、頗為消極,於《無名氏》中,似乎到了一個低谷。不過,尾段的《意識到》,終能夠抬起頭來、向前奔跑;它的高明之處,在於寫的仍是失落的現實、希望仍如海市蜃樓、「未來的你根本不能做些什麽」(這句夠消極了吧);可重點是,他們意識到了此吞噬美夢的野獸,而不是任由被牠吞噬,那雞蛋明知對抗不了高墻,但還是決心不理後果地衝過去!

沒有打算標新立異的「佛跳牆」,不代表會令專輯變得沉悶,單單是很多歌的前奏部分,就可以聽得出他們是花了一定的心思,讓其富於變化、讓很多歌由起步階段,就被勾勒出鮮明的輪廓。而專輯內的不少地方,都有被考慮到需要突出樂團那一起參與、「齊上齊落」的整體性,或需要突出樂團成員各自的亮點。像《關你屁事》在2分18秒起的間奏,或《Sad Sad Song》後面超過兩分鐘的純樂器演奏,都提醒聽眾知道,戴佩妮在這些歌曲裏並非絕對的主角,其他團員都會有他們的存在位置,且於《Sad Sad Song》的那段的Outro中,更進一步地釋放出,歌內的Sad Sad情緒(可我覺得這Outro的安排,會顯得太過刻意,有種show off之感,但前面提到的《蒼蠅》中的結他角色,就「做」得很成功)。而像《自尋煩惱》、《可有可無》這樣的抒情作,卻又被Penny的音樂特色或「光環」所主導著,團員的伴奏淪為了後面的佈景、襯托,令這兩首,如同戴佩妮個人專輯裏頭的曲目。

廣告

內容灰暗的《BJ 肆》,間中也會有《沒人在聽》這樣的音樂風格很「正能量」之作,可即使它的編曲行雲流水、熱血沸騰、團員的演奏(尤其鼓擊部分)精彩,但掩蓋不到整首的普通、大路,猶如是大陸的Pepsi音樂節內,會較常出現的那類型參賽作品。「佛跳牆」音樂上的「直接」之特色,也有分平庸和不平庸,他們某些歌曲中的歌詞,雖然會擺出態度,卻仿如流水帳似的叛逆,好比《關你屁事》,敢於嘗試「粗俗」、直白表達,但沒有讓人眼前一亮的一筆,歌詞流於表面,像口號式的語句。

然而瑕不掩瑜,以全張專輯來說,仍能夠彰顯出「佛跳牆」那出色的掌控力——張弛有度、收放自如,是真的做到由「原始」的音樂精神出發,沒盲目跟從流行,雖新碟無大膽的突破,可整體流暢。「佛跳牆」在這艱難的音樂產業環境下打滾,但意識到自己的定位——不需靠什麼花巧的東西,憑著對自己有信心的實力表現,或沒有疲乏掉的音樂創作(當然還有戴佩妮的名氣加持),依然不會淪為台灣可有可無的樂團!

首選:蒼蠅、無名氏
評分:7.6/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