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就是我愛情的模樣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2020/10/24 — 16:31

(左起)曾敬驊(飾演王柏德 — Birdy)、陳昊森(飾演張家漢 — 阿漢)(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劇照)

(左起)曾敬驊(飾演王柏德 — Birdy)、陳昊森(飾演張家漢 — 阿漢)(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劇照)

如果,這世界只剩下愛,妳說有多好。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榮獲今年金馬獎五項提名。早在今年 3 月,戴立忍在大阪亞洲電影節奪得最佳男配角,及後與主演之一陳昊森又在臺北電影節獲得提名。電影 9 月末在台灣上映至今,票房已超過新台幣七千多萬,口碑不絕,榮登「台灣影史最賣座同志電影」……拆下了這些標籤,《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是屬於張家漢和王柏德兩個人的愛情故事。

廣告

他們之間愛的模樣簡單,純真。為你鍾情,看到你就快樂,只想和你在一起,溫書逛街聽歌看海。這是很簡單直接的情感。可是兩人的愛情沒有順利發展。台灣剛解嚴的八十年代末期,社會沒有很開放,在街頭靜靜舉個牌也會被抓;學校開始招收女生,要在男女班房之間加鐵絲網;同性戀是有病,他媽的那個思想當時來說還是很強烈。解嚴了,人心還是牢牢被縛住。滲出來的阻力是朋輩、家庭、宗教,根深柢固的觀念意識……都來自於當時那個時代給他們的枷鎖。張家漢和王柏德,就在這沉甸甸的氛圍下相遇,像磁石一樣互相吸引,萌出一段難以忘記的深刻愛情。

廣告

故事動人,因為都是誠摯的生命經驗。《刻在你心底的名字》編劇是瞿友寧,劇本取材自高中同學,也就是電影導演柳廣輝的真實初戀故事,把一些片段加以深化、塑造而成。一個人有怎麼樣的成長經歷,就會有怎麼樣的能耐,培養出怎麼樣的思維水平;一個地方經歷了什麼歷史進程,就會有什麼樣的文化產物。我相信,那也是其中一個原因,為何台灣電影裏的情感總能呈現得如此細膩。

覺得《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好看,無論拍攝鏡頭,場景用色和配樂,都是細緻表達兩個男孩愛情故事的幫助,而且劇本視野廣泛,營造的氛圍感染力很高。另一方面,張家漢(阿漢)和王柏德(Birdy)的人物塑造也出色。Birdy 表面有同理心,很有關懷別人的能力,思想強烈,開放隨性,心裏卻一直帶著原生家庭的束縛,有一個關口無法跨過;阿漢對自己感到疑惑,不明白自己對好朋友的情感,因此有點隨波逐流,心裏浮游在否定和認識自己之間。最初看兩人相處的情境,容易感受到當中的電流、曖昧浪漫和溫暖。但整齣電影的調子其實很沉鬱,阿漢與 Birdy 經常忽略、或埋沒自己最深的情感。純情何時會讓這悲劇揭開?情感發酵到一個無法忽視的瞬間,對彼此懷著強烈的愛慾,卻不能愛下去,就是那個時候,看得心很痛。愛有很多方式。他們各自以自己的方式愛著對方。拿出勇氣誠實面對自己最深的情感,抑或把它收藏在心底,這種人物與人物之間,人物與大環境之間無可避免的衝突,正是造就悲情、遺憾的原因。

宗教是阿漢一個很大的心靈歸屬,同時也是他對愛如此困惑和質疑的原因。而神父是他的依靠,是他了解信仰的橋樑,以致於他在多年以後到加拿大看瀑布、看大鳥飛翔,都變得理所當然。他曾對神父和信仰的叩問,多多少少,也是青少年成長時會想的問題。異性戀,同性戀;這種愛,那種愛……其實不也是愛嗎?神愛世人,世人卻任意對神的愛加諸各種標準、解讀、規條、界限。你愛你的家人兒女,你愛你的朋友,但是如果他 / 她是個同性戀,愛就變得有差別了嗎?也許,沒有其他人加諸的期望、毒舌、無形枷鎖和定型,強加的迂腐思想,阿漢與 Birdy 的愛情,還有更多其他人的愛情,就不會是一個悲哀的遺憾了。除了相愛的那兩人,又有誰能判斷他們的愛奇不奇怪?即使到了現在,世界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而進步的局限卻是由人製造出來。人使愛變得複雜。因為人往往不了解自己不經意說的話,作的行為,可以帶來有多大的負面影響。

看見那多年以後的瀑布,我想起了《春光乍洩》,還有這句話:「不如我地重新嚟過?」能嗎?如果可以重新嚟過,會不會有不一樣的結局?30 年後他們重遇,Birdy 說的話,令這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又多加了幾分悔恨和無奈。最近身邊一位很要好的朋友要結婚了,替她準備婚禮歌單的時候看到她選的其中一首,裏面有句歌詞這樣說:「如果人類連愛一個人都被自己綁住,那世界末日已來到,不需要等到地球毀滅掉的那天。」而我記得電影裏,阿漢與 Birdy 看海的時候,阿漢說真希望這就是世界末日。這裏還是想套用《誰先愛上他的》,阿傑的那句「愛最大」……能遇到一個你愛她,她也愛你的人,沒有什麼比這更重要。《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是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對觀眾來說,除了有很強的共感和初戀情懷,我想它更想說,在愛情裏,至少要對自己和對你愛的人誠實。Follow your heart,比起回憶著自己最深的遺憾美,閉著氣沉落水底,不如牽著彼此的手,看著對方,一起幸福地走到地球毀滅掉的那天吧。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大概不會在香港上映正場了。除了 CineFest 火速爆滿的兩場,還可能在之後的同志影展有機會看得到,之後就要等 Netflix 上架。實在太可惜,可惜除了無法讓更多人在大銀幕上看到這部作品,也覺得令社會少了一個機會去接觸、重新看待與感受不同的愛的模樣。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會上電影串流平台看電影。而這城市,這世界,確實還需要一點點、一點點的改變。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