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侯孝賢的金馬終身成就獎,今年來得正是時候

2020/11/24 — 22:59

侯孝賢獲得 2020 年台灣金馬獎終身成就獎(金馬影展 TGHFF Facebook 影片截圖)

侯孝賢獲得 2020 年台灣金馬獎終身成就獎(金馬影展 TGHFF Facebook 影片截圖)

有些事,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侯孝賢得金馬「終身成就獎」就是這種美事。

坦白說,這個獎對侯孝賢來說是遲早的事,問題就在時機而已。而選擇在今年頒獎,正是最好的時光。

論輩份,侯孝賢當仁不讓。

廣告

身為台灣解禁後的第一批新浪潮導演,他憑著終於不受意識形態限制的創作自由,拍攝出從台灣日治時代到白色恐怖為題材的《悲情城市》,在 1989 年獲得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金獅獎」的殊榮,創下了首部榮獲世界級三大影展的台灣電影。

此後,台灣電影擠進了世界電影板塊,變成各國電影人爭相窺探與合作的對象。而同期的楊德昌、張毅、柯一正、王童等導演,也創造了形式新穎且意識大膽的電影風格,逐漸奠定台灣電影的新風貌。

廣告

論獎項,侯孝賢更是多不勝數。

90 年代後他將重心轉向坎城影展,每部作品幾乎都順利入圍外,最終也分別在 1993 年憑《戲夢人生》獲得僅次於「金棕櫚獎」的「評審團獎」,及在 2015 年憑《刺客聶隱娘》獲得「最佳導演獎」。

在金馬獎方面,他曾憑《悲情城市》、《好男好女》及《刺客聶隱娘》三度獲得最佳導演,與杜琪峯一樣,入圍八次得獎三次,無論是入圍或得獎都是記錄保持人。但侯孝賢還手握一個「最佳原著劇本」及兩個「最佳改編劇本」,而且還憑藉《青梅竹馬》入圍過「最佳男主角」,意味著侯孝賢的導、寫、演功力都全面獲得肯定。

就算把這項成放諸在全球電影業,也絕對能傲視群雄。

論提攜,侯孝賢更不遺餘力。

無論是本屆引言人是枝裕和,或是福祿壽組合(李屏賓、廖慶松及杜篤之),都大致說了與侯孝賢的共事經驗及影響力外,我印象倒是最深刻是侯導從 2009 年到 2013 年擔任金馬獎執委會主席的時光。

在那五年,侯孝賢對金馬獎做出許多改革,奠定金馬獎目前在大中華圈的龐大影響力。包括他在 2009 年創辦金馬電影學院,栽培出趙德胤、陳哲藝、李中、陳勝吉等導演。在隔年他再設立「金馬奇幻影展」,播放涵蓋科幻、恐怖、驚悚、歌舞等各類 cult 片為主題的系列影片,讓觀眾得以探索電影世界的想像極限。

最令人感動的是 2013 年第 50 屆金馬獎,這也是侯孝賢擔任主席的最後一年。

這屆堪稱是金馬獎史上最星光熠熠的一屆頒獎典禮。侯孝賢先是自己擔任金馬電影學院導師,後來找來李安擔任評審團主席,並挑選蔡明亮的《郊遊》為開幕影片。然後,他再找來杜琪峯為金馬創投會議選出百萬首獎得主。

蛋糕材料都紮實完工後,上面的點綴奶油,侯孝賢再動用人脈,除了讓蔡康永擔任主持人外,還邀請從未合作過的金馬獎四屆影后張曼玉擔任「金馬 50 大使」。當時張曼玉已經淡出熒幕多年,而且當屆有梁朝偉入圍影帝,劉嘉玲陪伴出席,被媒體再度炒作舊聞實屬意料之中,但為了侯孝賢的面子,張曼玉最終毅然答應出席,足見侯孝賢的影壇地位。

疫情席捲下,全球各大電影工業遭受重創,無數片子拍攝中斷,就算是後製與宣傳都已安排好的成片,也為了達到更好的收益,而宣告無止盡上映延期。甚至包括柏林影展在內的許多頒獎禮都宣告停辦,導致電影業陷入前所未有的寒冬期。

而侯孝賢的金馬終身成就獎來得正是時候。就像當年台灣社會剛解禁的模樣,當時台灣電影市場依舊不振,拍攝與言論自由依舊不明朗,但侯孝賢當下有著果敢勇氣,透過長鏡頭裡大時代的小人物,細膩具體地再現台灣近代歷史的記憶,最終才開創台灣電影新格局,並開始受到國際矚目。

環境再險峻,作品越超群;侯孝賢當時立下的身影,30 年後依舊偉岸颯爽。

這份終身成就獎,或許是對侯孝賢的一份戰績表揚總結,但對於當下的電影人來說,更像是一份終身惦念的孜孜激勵 — 如侯孝賢對待電影,如侯孝賢活出電影生命。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