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儲物狂阿部定

2020/12/11 — 11:05

《感官世界》

《感官世界》

1936 年日本,32 歲阿部定在跟愛人吉藏做愛後,用上對方的腰帶把他勒斃,然後把他的陽具和睪丸割下,貼身收藏了幾天,被日本警察拘捕,據報道她當時臉上還透著幸福滿滿的樣子。案情曝光後震動整個日本,群眾都為這件兇殘而絢麗的命案感到不安驚慄,史稱阿部定恐慌。1972 年,日本著名導演大島渚把阿部定故事搬上銀幕,找來松田英子和藤龍也分別演出男女主角。兩人在電影中不少性愛場面都是真實進行,除了鏡頭交代雙方性器官的交媾接合,吉藏把雞蛋塞進阿部定陰部的鏡頭也是駭人地呈現。沒錯結尾一場,阿部定把男方性器切割一幕該不是來真的,也拍得相當血肉淋漓,正常男人看到,應該會立即感到胯下一涼。

不管以任何準則或尺度,《感官世界》也必然被視為十大禁片之列。所謂十大禁片,自己沒看到一半,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招惹殺身之禍的《索多瑪一百二十天》我就沒勇氣挑戰。《感官世界》在當年也惹起極大爭議,甚至大島渚曾因此被日本海關以傷風敗德罪名拘捕。女主角松田英子演得太上身,她一副有點像葉童的病態模樣,把阿部定演得入型入格,那份對性愛的沉溺癡迷,對獨佔愛人的怨懟執著,簡直妖氣沖天又甜蜜誘人。他們那些打真軍性虐動作,連著名變態開放的日本觀眾也看似接受不來,松田英子之後拍了幾齣平平無奇的電影後便從此在娛樂圈消聲匿跡。

少年時體內的情慾燥動和文化氣息不斷在鬥爭,看膩了傳統肉搏鹹片,就想追求故事劇情和探討內心掙扎,於是不斷為自己找藉口看遍《火宅之人》、《天國車站》、《北齋漫畫》等。唯獨看過《感官世界》的廣告,年歲太輕只喜歡松田聖子不懂松田英子,那女角眼神詭異,勒著男角的動作也太像猛鬼冤魂,再知道了割蛋劇情更沒有勇氣入場。直至九十年代沒記錯在影藝重映,一條友勇者無懼孤軍上路,沒估計除了抵受幾陣涼意,心裡竟然好傾慕這禁片,還真心幾蕩氣迴腸。阿部定和吉藏,從初相識至熱戀,電影的確佔上七成的性愛場面,只覺得好純情好癡心好窒息,能領悟當中願死也為情的愛。阿部定出場,先遇上裸露下身的骯髒老人,小孩都用石頭掟他,其他侍女們都爭取走避嫌棄,只有阿部定對他流露出純真善意。甚至經過苦苦哀求,阿部定願意讓他觀看自己下體,在沒有考量利益的情況下,好像出自濟世為懷的心腸,來滿足老伯私慾,可以知道阿部定原是位富同情心,沒有作壞事或反社會傾向的女子。

廣告

大概阿部定只是有點性沉溺,也有相當強烈的佔有慾。她十五歲被強暴失身,自此放縱濫愛,後來被父兄賣往當藝妓。然後她遇上真愛石田吉藏,可惜吉藏有老婆,而且屬於做愛做不停那類型,只是他遇上更年輕更神經的阿部定,他更願意把自己的身體性命交出來。今天重看,會知道松田英子的氣質具複雜層次,既純真也帶點神經兮兮,她的線條相當好看,恰當的乳房和白晳的肌膚。比她年長十年的吉藏,不只愛惜她的身體,也為她的青春嬌嗔如痴如醉。《感官世界》故事背景為二次大戰前夕,日本軍國主義無比熾烈,不少內心反戰的平民敢怒不敢言,國家頃刻滅亡的陰影籠罩著每個人的心靈。電影中大島渚拍了這幕:軍人步操而至,吉藏則無視反其道而行,只一心往自己愛人方向走往,可反映當年反戰日人內心之厭惡無助,人們只能借助性慾帶來的無上快感,來填塞空洞的靈魂。這心情,當年看電影只能體會一半,來到今天這末世光景竟然完全心領神會。

為愛癡迷的阿部定,為了獨佔愛郎,無時無刻捉緊吉藏陽具把弄,日以繼夜足不出戶地熱烈做愛,兩人都為著彼此的生殖器發狂,除了交合更用上不同形式親近廝磨。負責執拾房間的服務員聞得冤臭體液,他倆卻認為那是最能惹起興奮的性味,最後連本來願意表演的藝妓都一一離去,幾乎全世界都嫌棄他們,阿部定仍是緊握吉藏陽具不放,除了括約肌不容許射精排尿同時發生,吉藏的陽具只能在小便時才可稍作休息。又好奇趣地,阿部定不接受吉藏跟妻子親熱,又喜歡命令他侵犯其他女性,包括那位經典六十八歲的老藝妓,她在旁欣然看著,這又是更高境界更扭曲的精神佔領。

廣告

一個人變態是謀殺,兩個人自願是殉情。必須強調吉藏並非受害者,他同樣沉溺那個跟阿部定被世人唾棄的世界,他愛透阿部定,連她最骯髒的月事也可以一併吃掉。如果你試過為愛別人瘋狂,應該會明白那種想完全擁有對方,想把對方吃進肚子裡,成為自己身體一部分的渴望。旦旦而伐的吉藏即使沒被殺害,也是離死不遠。男角藤龍也後來在訪問說明,他本人拍攝《感官世界》整個過程,足足掉了二十磅。別忘記他是堅做的。出乎意料之外是本來深情轟烈的殉情事件,真人阿部定把吉藏幹掉,完成獨霸愛郎計畫,居然冷靜過後沒有自盡,更因為被判精神病而輕判六年,之後還算好好活著到老。看來她的癡情終究帶點儲物狂心態,沒可能把整個吉藏摺埋放入手袋,唯有只切掉較易收藏的陽具。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