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好問與《神鵰俠侶》:問世間,情是何物?

《神鵰俠侶》,從武俠探討愛情哲理。李莫愁開首吟唱,「問世間,情是何物?」那是楊過和小龍女的「直教生死相許」,也為千古至今,我們不斷提問的,謎語。

元好問,世稱遺山先生,在其十六歲時,聽捕雁人說,捉得一雁,另一撞地而死。詞人深受感動,人間至情,特意安葬,寫下悼亡詩詞,中年修訂,流傳至今。

當我們談論愛情,我們在談論什麼?期待、甜蜜、痛苦、傷心、悔恨……勾動無數情緒,醉生夢死,如墮迷霧,分明如此真實,卻無法輕易描述情愛。

Photo by Alistair Dent on Unsplash

元好問 〈摸魚兒·雁丘词〉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景,隻影為誰去。

古人歌頌雁有四德,其一為失偶不再配。詞作描繪愛情理想,至死不渝,從一而終,歷經寒暑,天南地北,依然生死相許。這段漫漫長路,相聚時歡樂,離別時痛苦。

詞人由雁生情,從個殊至普遍人生。癡兒女,情痴也,象徵天下的有情人。雁之殉情,不正在其中體現,情為何物?否則,千山暮景,長路何堪孤單獨行?

她又一聲長哨,只見那雌雕雙翅一振,高飛入雲,盤旋數圈,悲聲哀啼,猛地裡從空中疾沖而下。黃蓉心道:「不好!」大叫:「雕兒!」只見雌雕一頭撞在山石之上,腦袋碎裂,折翼而死。眾人見了都吃了一驚,奔過去看時,原來那雄鷹早已氣絕多時。眾人見這雌雕如此深情重義,無不慨嘆。黃蓉自幼和雙鵰為伴,更是傷痛,不禁流下淚來。

《神鵰俠侶》,參照元好問的經歷,黃蓉撫養的雙雕,雄雕傷重,墜落身亡,雌雕一頭撞石。呼應小龍女、楊過跳崖,或有喜劇,或作悲劇,堅貞始終不改。

Photo by Tim Mossholder on Unsplash

橫汾路,寂寞當年蕭鼓,荒煙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自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詞的下半片,李莫愁沒吟唱,少為人知。雙雁葬在汾水,百年前漢武帝曾經泛舟,詞人懷古,旨在對比今昔,荒涼之消逝。「草木黃落兮雁南歸」,君王如今何在。

招魂、山鬼,源自《楚辭》,巫術神話。古人相信,身死之後,能借儀式喚魂;傳說山中,有鬼情深,等待心上人回來。元好問將其悲解,悲愴得,風雨交加。

像雙雁的典範,愛情美好,上天也妒恨。詞人高歌,祈求天地放過一雙戀人,他不相信,也不願意,雙雁盡歸黃土。堆石為記,千秋萬古,我們共同誦讀。

「重逢」,李志清先生繪畫

元好問不會知道,金庸正是那位騷人。筆下《神鵰俠侶》,讓這首詞再度流傳,李莫愁為愛瘋狂,身死之時,執著悲情,雖是濫殺無辜,誰不曾,受情傷所困。

楊過低聲吟道:「問世間,情是何物?」頓了一頓,道:「沒多久之前,武氏兄弟為了郭姑娘要死要活,可是一轉眼間,兩人便移情別戀。有的人一生一世只鍾情於一人,但似公孫止、裘千尺這般,卻難說得很了。唉,問世間,情是何物?這一句話也真該問。」小龍女低頭沉思,默默無言。

完滿者如楊過、小龍女,眼見情愛易變,仍免不了問,「問世間,情是何物?」放諸現今,我們似乎,只有更多疑慮,也讓我們,追憶詞作的雙雁,更見嚮往。

現實或許充斥殘缺,文藝哲理,有如明燈。發問,只是開始而已,如何回答、行動,是直教生死相許,抑或,像武氏兄弟般。此世情路的抉擇,決定了,何謂愛情。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