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唯獨舞台 The Only Stage Facebook

《全世界靜哂》— 走的人愈多,留下來的人愈重要

【文:阿十】

對於一套還沒有結局的電影,你想留下來見證殺青?

還是離開片場,尋找另一個屬於自己的故事?

劇場演出《全世界靜哂》說的,就是香港人這兩年來每日心中的問題。

《全世界靜哂》編劇阮韻珊,其前作包括風車草《米線女戰士》、《通菜街喪屍戰》,都運用不同場景設計道出香港近年的狀況。而《全世界靜哂》故事設定於一個片場。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拍攝一部沒有劇本,又未知結局的電影。

扮演四位臨時演員的專業演員(胡麗英、阮韻珊、王曉怡和郭翠怡),就在這個環境下作出不同選擇。劇作雖然以喜劇包裝(的確笑位甚多),但講出香港人眼下的迷惘,無奈,對未知的困惑,完場時反而掀起淡淡哀愁。

同時故事記錄了一種被困着的狀態(疫情下世界各自隔離),片場正好有相似的感覺。在疫情初期,很多人也要改變自己的習慣去迎合世界的壞轉變。我們把 office 搬到 home,甚至發掘香港每一個角落去取代出走;不能選擇脫下口罩,便來選擇口罩的顏色……面對沒完沒了的問題,我們心態上應如何自處?在大事大非下快樂有罪嗎?

劇中四人均沒有製造奇跡的方法,但至少要有看到奇跡出現的決心,用心態改變世界。

離開了是否就能放下對這個地方的牽繫?

留下來的又可以繼續做什麼呢?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