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首特別由姚敏作曲鄧白英灌唱的粵語歌

2020/10/14 — 14:25

姚敏、鄧白英

姚敏、鄧白英

研究 1950 年代的粵語歌歷史,不免受到主流觀點的影響,尤其是二、三十年前,筆者手頭掌握的史料尚不多,受影響就更深。故此在當時,有些歷史事實是從沒有認為會是這樣,完全沒有想過姚敏會特別為百代唱片公司推出的粵語唱片而創作曲調,也完全沒有想過灌唱粵語歌的歌手白英,跟灌唱國語時代曲的鄧白英是同一個人。甚至黃奇智曾在其大作《時代曲的流光歲月 1930–1970 》中曾寫道:「鄧白英,原為粵語歌星,以白英的藝名出版過《漁舟唱晚》、《檀島相思曲》等多首水平頗高的粵語歌曲。五十年代,她亦兼唱國語歌曲……」筆者竟有一個時期是視而不見。

姚敏會特別為百代唱片公司推出的粵語唱片而創作曲調,一首是《舊恨新愁》,一首是《九重天》。好幾年前,筆者仍十分謹慎,只敢「估計」是姚敏特別創作出來的,而不是用他的某首舊作填詞。其後,才大膽判斷,確確實實是他特別為百代唱片公司推出的粵語唱片而創作的曲調。

近期,百代公司的這兩個錄音都已「出土」,能在網上聽得到,可謂樂迷的福氣!特別把它們連結過來:

廣告

《舊恨新愁》

廣告

《九重天》

姚敏是多產的流行曲作曲家,相信平生作品是數以千計,名作如《情人的眼淚》、《第二春》、《三年》、《我有一段情》、《春風吻上我的臉》等等,俱是長青金曲。此外,他寫的中國風味歌調也是挺出色的,比如:《賣湯圓》、《小時候》、《月桃花》、《月下對口》、《待嫁女兒心》等等,歌調之中不但有中國風味,甚而有些是很地道的區域民歌風味或戲曲風味。

相對照於上述的名作,《舊恨新愁》和《九重天》都只屬小品吧。

《舊恨新愁》亦屬中國風味的歌調,但無大地域色彩。它的主歌是由純五聲音階旋律構成的,很自然的便讓聆賞者感到有點中國風,在副歌之中,姚敏卻在第二個樂句內加進一個五聲音階以外的 ti 音(歌詞是「快樂韻事」),使音調跟主歌的純五聲音階產生小小的對比。

《九重天》的音調卻是西化得多,不但使用了三連音,還使用了升 re 、升 fa 、升 so 等變化半音,使音調聽來有一種異乎尋常的感覺。也許因為這樣,填粵語詞的周聰,亦很不一般地想到以人在九霄高空上的感受入詞。這個題材,不僅僅是粵語歌,即使在整個中文歌曲的世界之中,也是很罕見的!

寫到這裏,好應該交代一下,為何姚敏忽然會寫起粵語歌來?又或者其實是應該問:為何百代唱片公司會忽然推出起粵語歌唱片來?

筆者認為,這是一次試探市場的行動,亦可以形容為「試水溫」。在香港,標榜粵語時代曲的唱片,其廣告始見於 1952 年 8 月 26 日,經過年多兩年的發展,多多少少是已見到一點點成績,首先標榜「粵語時代曲」這個名堂的和聲歌林唱片公司,其所推出的第三批粵語時代曲唱片(其廣告初見於 1953 年 8 月 5 日)之中的一首《快樂伴侶》(呂文成作曲,周聰填詞,周聰、呂紅合唱),公認是當時便已經很流行。著名填詞人鄭國江在其著述的《詞畫人生》中,有一篇「我是從大戲中走過來的」的文章,它的結尾部份寫道:「到了周聰的年代,有一首《快樂伴侶》:『尋伴侶為了真樂趣,情未醉我的心先趣,日日快樂唱隨,真心結佳侶』把我從粵曲的醉夢中提醒過來,這中間已經歷年十多年的歲月……」考《快樂伴侶》初面世時,鄭國江應是十二、三歲,小孩子對熱門流行曲的印象,當是極難忘的。1954 年的 3 月,幸運唱片公司亦嘗試推出粵語電影歌曲唱片,在該月首映的電影《檳城艷》,內裏的同名主題曲及插曲《懷舊》,正是該唱片公司的出品,而這兩首歌曲很快便流行起來。在這樣的背景下,向來只出版國語時代曲的百代唱片公司,想試探一下粵語時代曲的市場,應該是很正常很合理的反應。

百代唱片公司第七十三期 78 轉唱片廣告,見刊於 1954 年 7 月 7 日《華僑日報》,是所謂的「通欄」式報紙廣告。四首粵語時代曲的名字置放在最左端處。

百代唱片公司第七十三期 78 轉唱片廣告,見刊於 1954 年 7 月 7 日《華僑日報》,是所謂的「通欄」式報紙廣告。四首粵語時代曲的名字置放在最左端處。

從報刊的唱片廣告可以考證得到,百代唱片公司所推出的一批粵語時代曲唱片,是屬於該公司第七十三期 78 轉唱片的出品,該期的唱片廣告,初見刊於 1954 年 7 月 7 日。這批粵語時代曲,共有四首,兩首是姚敏作曲的,兩首是馬國源作曲的,填詞的都是周聰,歌者都是白英/鄧白英。筆者亦發覺,整個五十年代,百代唱片公司就只推出過這四首粵語時代曲而已。姚敏作曲的兩首,名字已見於上文,馬國源作曲的兩首,歌曲名字分別是《一見鍾情》和《長亭小別》。

隨唱片「《一見鍾情》/《長亭小別》」附贈的歌紙的封面和封底。

隨唱片「《一見鍾情》/《長亭小別》」附贈的歌紙的封面和封底。

由於百代向來以出版國語時代曲為主,所以出版這四首粵語時代曲時,有一項特別的舉措,那是在所附贈的歌譜歌詞紙上,歌曲名字的右邊都特別註明「(粵語)」的字樣。這應是提醒消費者,買回來的是一張粵語歌曲唱片。有趣的是,坊間的歌書抄這幾首歌譜去製版時,往往亦連這特別註明「(粵語)」的字樣都照抄過去。

「《一見鍾情》/《長亭小別》」歌紙內的歌譜,可見到兩首歌曲的名字的右邊都特別註明「(粵語)」的字樣。

「《一見鍾情》/《長亭小別》」歌紙內的歌譜,可見到兩首歌曲的名字的右邊都特別註明「(粵語)」的字樣。

關於白英/鄧白英,上面連結的兩個 YouTube 短片,在原來的 YouTube 附加文字介紹之中,都有延伸閱讀的連結,對她在 1949–1952 年間的行止有很詳盡的介紹,感興趣的讀者,不宜錯過。此外,上文所引錄的黃奇智書中的文字,是有些須要更正之處,首先,鄧白英並非「原為粵語歌星」,事實上她灌的唱片,最先面世的,乃屬國語歌曲唱片。其次,《漁舟唱晚》這個歌曲名字並不正確,應是《漁歌晚唱》才對哩!

鳴謝:隨唱片附贈的《一見鍾情》和《長亭小別》的歌紙的照片,是由唱片收藏家鄭發明先生提供的,謹致謝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