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仔歡樂 邁步向前

2019/11/29 — 16:06

主持何駿傑(右一)跟基哥(右二)的合照

主持何駿傑(右一)跟基哥(右二)的合照

【作者及主持人:何駿傑】

手抄文本,電報郵遞,報紙記事,電台廣播,聲畫電視,互聯傳送,日新月異,進步創新,烽煙號角,禮崩樂壞,謊話連篇,問責不果,資訊流通,揭露真相,昔日廣爲傳誦,如今落荒指罵,只能清心看鏡,才可保持覺醒,小時電視機屬奢侈品,動輒數百逾十,部份分期付款,非每家庭擁有,若壞掉不輕言放棄定找師傅敬惜重用,惟時代變遷,物質豐富,電視機價格便宜,即使可維修,亦棄掉置新,一九六九年入行任電器維修師傅,一做半世紀,張鋼基笑說往昔各電視機零件可互通使用,現在同廠不同型號,零件亦不相同,「以前一日最多維修十三部電視機,月薪達三萬,今則八千,代理商希望不做退休,行業沒有前景,淘汰不感可惜」。免費電視帶歡樂,公仔相伴度今宵,家變強人與狂潮,事事唯真皆為善。

舖只得三十呎,能放一張圓櫈及工作檯,牆掛小盒金屬零件,梯底有數部數碼電視,舖右疊起數碼電視解碼器、錄影機、影碟機及擴音機,木層架插逾50個電視遙控器,夕陽照耀多色招牌,鐵軌刻下當年陳蹟,街坊路經寒喧幾番,旅客搬運拆貨,熾熱沸騰,基哥回想舖對面乃石湖墟街市和大牌檔,人流不斷,上午在符興街賣金錢龜、蛇、水鴨、金魚和野味,惟此情不再,「6歲來港住上水圍後讀東慶小學,然不獲考期中試,見電器舖招收學徒,故邊讀夜中,邊做學徒,跟陳少堅師傅年多,他教授電視機結構理論,零件認識和用途,畫圖了解收音機接收原理,天線調較安裝測試等,接着一同開舖創業,一年後他獲電子廠聘任工程司,自己則去合眾電器舖維修電器,此時夜中畢業,接着讀花園街東南無線電專校學校,學習無線電技術和黑白及彩色電視理論,學成後覓舖實踐,悉現址闢位作舖,七八年租下至今」。

廣告

隨社區重建,戰後唐樓陸續清拆,惟業權分散,墟內仍找到近二十間樓梯鋪,基哥憶起作電器、曬相、鐘表、打鐵、配匙、做秤、改衣等,本只在電器舖兼做維修,後來看電視風氣盛行,維修舖雨後春筍,惟互聯網發展,現剩兩間,「初時不佳,要兼維修收音機、飯煲、錄音機、衣車等,同時和水電師傅分租合作,後來多家庭買電視,要知道一般工人月薪約千元,黑白電視一部要七百元,彩色電視最貴逾三千。由於價格高昂,維修價錢每部只需數十至百元,故生意不俗,其後彩色電視編碼系統初分國家電視標準委員會和相位交替行,那時前者不符合香港制式,眾多前來改機,另做上門維修,去新田、沙頭角、打鼓嶺、落馬洲鄉村安裝天線,但四年前生意減少,營業額只能應付租金」。扭開電視,討論劇情,晚飯傾談,各執意見,此情片段,遙想回憶,他不禁問時下年輕人還看電視。「那時買黑白電視定選西德機,彩色電視則選日本機,一部用十多年,今講求款色,耐用不合潮流」。

五十寒暑,學師情形歷歷在目,基哥視陳師傅為恩師,覺循循善誘,無私教誨,學他一成知識足以糊口,畢生受用,「片段已過去,不要經常想當年,人要向前望,追求進步」。世事混亂,究竟亂在人心,還是人心作亂,靜思細想,心清正明,藍天終可看見,雨後一抹塵煙。

廣告

香港電台「社區參與廣播服務」節目《樓梯底的風光》帶領大家尋找社區已買少見少的樓梯舗,訪問不同行業的舗主,細談他們見證過的香港光輝歲月。節目逢星期四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節目重溫請瀏覽cibs.rthk.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