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出賣靈魂真的可得到一切?《小城大兵的故事:魔鬼回歸》

2019/9/12 — 15:55

誰在與魔鬼做交易?《小城大兵的故事:魔鬼回歸》

只要與魔鬼做交易,便可在人間享受榮華富貴,只是當願望達成後便失去自由,靈魂歸魔鬼所有。面對這樣的誘惑,你會如何抉擇?然而拋掉良知,出賣靈魂,真的會令你快樂,還是徒添空虛之感?無論何時何地,這類似的戲碼其實在不斷上演,香港小交響樂團即將在香港大會堂內演出《小城大兵的故事:魔鬼回歸》音樂會,演奏著名作曲家史達拉汶斯基的《士兵的故事》,正是士兵與魔鬼以靈魂交易的故事。由音樂總監葉詠詩帶領樂團,本地鬼才編舞伍宇烈為導演,並邀請亞洲各出色的舞者陳武康(台灣)、劉傑仁(馬來西亞)、王文翠(香港)及白井剛(日本),糅合音樂、舞蹈、戲劇等元素,為本地古典音樂增添活力及讓觀眾有嶄新的體驗外,同時這亦是香港小交響樂團自1999年重組後,二十歲生日的代表作品之一。

廣告

百年歷史的經典之作《士兵的故事》

著名作曲家史達拉汶斯基(lgor Stravinsky)作曲風格多變,敢於創新,是20世紀現代音樂的傳奇人物,除了1913年的代表作《春之祭》,至今亦受各藝術家喜愛而演奏或以此為創作外,《士兵的故事》亦是另一個經典作品,它誕生於1918年,這時歐洲剛歷經第一次世界大戰,物質缺乏,經濟蕭條,並財力支持大型演出,史達拉汶斯基決定創作一部規模較小、易於演出的戲劇作品,因此《士兵的故事》是一個七人的樂隊編制,再加上四個演員,在一個小劇場內演出即可。而史達拉汶斯基於此次的創作,樂曲節奏豐富跳躍、同時亦有冷漠和嘲諷的特色,增強了這​​部作品的表現力。《士兵的故事》自公演後漸漸在世界的舞台上,以室樂、芭蕾舞等多種形式演出,備受歡迎的原因除了其音樂的豐富性及色彩,戲劇及故事也是重要的一環。這套舞劇取材於俄國的民間故事,故事講述一名士兵休假回鄉時,將象徵自己靈魂的小提琴拿來交換惡魔手中的一本書,原來書中自有黃金屋,讓他賺盡財富。本來幸福擺在眼前,但士兵最後因思念母親回到家鄉,竟發現惡魔正等著他,結果惡魔凱旋告終,因為天下從來沒有免費午餐。不過故事來到香港小交響樂團(下稱小交)和伍宇烈的手上,他們又怎樣把上世紀的音樂與香港觀眾的距離拉近?

廣告

第五次進化:小交的《小城大兵的故事》

小交的《小城大兵的故事》於2005年首度上演,名為《惡魔的故事》,2007年重演,並獲2008年香港舞蹈年獎,2010及2016年分別在上海世博及新加坡獻演,早已衝出香港。這次2019年版本,可說是「《小城大兵的故事》5.0」版本,除了在香港演出,亦會於台北國家音樂廳(香港週節目之一),台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及東京歌劇城音樂廳演出。這次小交邀請了台灣著名舞者陳武康再度飾演說書人及魔鬼,一人身兼兩職,亦要能言擅舞並非易事,與以往由毛俊輝及朱栢謙擔任之說書人演繹又有不同,伍宇烈認為陳武康能呈現出魔鬼既可是外在,也可是內心的象徵,曾經是年輕單純的士兵,是如何走上成魔之路?

魔鬼無處不在  只在一念間

《小城大兵的故事》與1918年的《士兵的故事》自有不同之處,雖然主角同樣手持一直陪伴自己的小提琴,魔鬼也前來試探,但小交加入現代元素,主角由士兵變成穿西裝的時代男性,背景亦由大戰變為商業社會。葉詠詩曾表示「伍宇烈簡化了原著的部分情節,以舞蹈代替當中的部分對話。觀眾的注意力能更集中及更享受整個表現。」此外,原著的法語唸白全部譯為中文,並以普通話(國語)演出,伍宇烈在一次訪問中表示:「相較於日常使用的粵語,對香港人而言,普通話又帶有『來自它方權威』的隱喻。」伍宇烈作為舞劇的導演,他認為「交響樂團、演員及舞者,甚至指揮家本身都是演出的一部分。大家都在支配着故事的發展,所以今次不單止是一個音樂會,更是一次精彩的表演。」

此外,這次音樂會上半場特別安排台灣小提琴之子曾宇謙與樂團演繹莫扎特的第五小提琴協奏曲,似乎亦與下半場的小提琴、靈魂 / 魔鬼之約語帶相關,伍宇烈亦透露希望獨奏家能夠參與其中,令到整場音樂會更富戲劇感。

《小城大兵的故事》把場景拉至現今社會,究竟當中的魔鬼是誰?是他者嗎?可以是內心世界的矛盾嗎?「士兵」把小提琴與魔鬼交換,又代表着甚麼?可與追求生活、生命的意義、甚至藝術的道路上有所關連嗎?道德與慾望、堅持與沉淪,種種引誘與掙扎不停地重演。生活上面對各式各樣的誘惑,你選擇相信甚麼?堅守甚麼?底線在哪?其實道路從來都在,或許是很清晰,一切都只是在一念之間。

 

香港小交響樂團

《小城大兵的故事:魔鬼回歸》

2019年9月21日(星期六)晚上8時

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門票:$450, $320, $240, $160 (城市售票網)

節目詳情請見網站

(圖片由香港小交響樂團提供)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