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Cheung 張高翔

Ko Cheung 張高翔

現為獨立文化記者/自由撰稿人。早年從事電影助理美術,後來轉投傳媒領域,曾任職《Milk》影視記者、《明周》文化版記者及《號外》專題編輯。熱愛本地以至國際的影視、音樂、攝影、藝術與設計、文學及戲劇等題材,希望以文字記下「一切關於人的故事」。文章現散見於不同本地媒體,包括網上音樂平台KKBOX、《Harper's BAZAAR HK》、《Jet Magazine》、《經濟日報》及《攝影是藝術》等。

2020/5/6 - 19:00

【到曼谷習藝】面對不似預期的挑戰 設計師梁康勤:保持開放的心

設計師學藝的歷程中,或許都經歷過如此階段——覺得設計領域處處高山,很想登上每個山峰、細賞當中風光。惟攀登的過程卻不容易,既挑戰體能與知識,亦非常考驗心性。

熱愛探新的設計師梁康勤(Niko)有類似體驗。年前,Niko獲得香港設計中心的「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及贊助,得以遠赴泰國Studiomake 工作9個月。回顧探索之旅,她坦言興奮之外,當時獨對語言、文化、工作和生活模式等差異,亦有過艱辛和迷惑,「但我領悟,學習就是這樣一回事:不可能永遠順遂,偶爾又難免困頓。過程中,最重要保持開放,用心感受變化,用創意解難,那麼每個經歷和起伏,終會化為助你成長的『禮物』。」

Niko 的陶瓷餐具作品。

Niko 的陶瓷餐具作品。

廣告

逃出舒適圈打破慣性

預備訪問之時,從Niko的履歷中,讀到這樣一句形容:「創作不限於陶瓷,而且自我定位為橫跨設計、藝術和教育的創作者」,還有她過去曾於荷蘭Eindhoven設計學院就讀、到中國陶瓷之都景德鎮和歐洲的陶瓷中心實習,再回到荷蘭一間建築陶瓷廠工作了三年。不難感覺到,她是個勇於冒險又敢於變化的女生。

Niko 的創作不限於陶瓷,更橫跨設計、藝術和教育。

Niko 的創作不限於陶瓷,更橫跨設計、藝術和教育。

「是的!我很喜歡到處學藝,認識不同國家和城市的文化,了解不同藝術工作者的技法與觀念。」爽直的Niko笑說世事如書,每到一個新國度、接觸新的事物,就像翻開了世界的新一章,會獲取很多意想不到的驚喜和啟發,「做創作講求人對環境與生活的敏銳度。但當我們長年生活在同一地方、每天做着差不多的事,不期然會養成好些日常慣性,並會不知不覺地削弱觀察力。所以我不介意變動,甚至愛主動遠行,前往不同地方尋找新意,試圖刺激想像和迸發新靈感。」

帶着了解「設計與製作」的願景出發

奈何「出走」需要時間和金錢等成本,對年輕設計師來說即使未至於是重擔,然而亦牽涉了很多方面的考量。慶幸近年香港設計界為了幫助有志者發展,陸續推出各類相關的支援計劃,像香港設計中心主辦的「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旨在發掘及栽培35歲或以下的本地設計師與設計畢業生,並為得獎者提供高達50萬港幣的財政贊助遠赴海外著名設計公司工作或院校進修。

Niko 喜歡到處學藝,認識不同國家和城市的文化,了解不同藝術工作者的技法與觀念。

Niko 喜歡到處學藝,認識不同國家和城市的文化,了解不同藝術工作者的技法與觀念。

「朋友Michael(梁展邦,MIRO創辦人)參與計劃後,跟我分享了很多相關交流體驗,非常有趣和新奇,於是鼓勵了自己報名。」憑着過去累積的成果,Niko順利入圍及獲獎,先取得是次海外交流的入場卷,而下一步她要處理的,是選定實習機構與方向。相對剛畢業的設計生,或資深的業界前輩,Niko不諱言自己屬於「略有基礎但仍可進步」的中生代,「會有基本方向和目標,譬如很清楚自己喜歡人和機器的協作,鍾情鑽研『設計』與『製作』的關係,起初也曾向這類公司發Email申請實習機會。」

幾經輾轉,Niko最終收到泰國建築師事務所Studiomake的實習確認。「出發前無疑期待,但實際工作不免遇上很多考驗。」Studiomake由「夫妻檔」David Schafer 和已故的太太Im Sarasalin Schafer 創辦,早年於美國唸畢建築課程及工作後,回到 Im 的家鄉泰國,於曼谷北邊的暖武里府(Nonthaburi)創立,一所集工作兼住家的事務所,裡頭既有工作室的功能同時也兼具承包商及製造廠的角色,並有着一支自家的、由設計師和工匠組成的完整團隊,絕對吻合了Niko的期望。

無論在香港還是泰國,設計師要變通,把不可能化做可能。Niko到泰國新地盤度呎,要臨時變出流動辦公室。

無論在香港還是泰國,設計師要變通,把不可能化做可能。Niko到泰國新地盤度呎,要臨時變出流動辦公室。

學習不可一步登天

「由於這對夫妻檔,已過身的太太擅長陶瓷技藝、丈夫熟悉金屬工藝,故此事務所從建築結構、設備器材到工作人員,都極之專業化、知識型及流程完善。旁觀他們的工作情況,多少大開眼界、得到啟發。」Niko說罷,卻又輕輕的、帶笑地嘆一口氣,「畢竟這是工作地方,不是一間學校,加上他們處理的項目非常專業,我作為一個外來的實習生,又不懂泰文,負責人有時未必有空檔,跟我將流程如教學般仔細說明,或夠膽將太複雜的工序交給我處理。通常他們會直接跟工匠解說、出圖或施工,讓我從旁觀察。工餘時,我也不方便自行使用工作室的器材等。偶爾我都覺得無所適從,會問自己『該做什麼?定位是什麼?』,或不是太如預期地,可以落手落腳做太多事。」

Niko 從日常生活中收集設計靈感。

Niko 從日常生活中收集設計靈感。

猶幸Niko明白「學習」就是從不懂起步、學習觀察和發問,最終找出解決方案的過程,因此她也沒有太鑽牛角尖,也願意直視眼前的困惑,去找出自己可以做的事,「譬如我畫圖較強,會多做一點;發現David的技藝厲害、重視,會留意他怎樣處理知識與技術;或本身獨立性多,少些與人合作的經驗,又會趁今次在硬性的知識外,多去學習軟性的觀察,譬如留意當地人怎樣運用原生地的泥土、資源去取材,自己遇到不明白就提問等等。總之,不停轉換位置去思考、去吸收,慢慢發現都有所得着。」

除了要適應工作,更要適應泰國悶熱多雨的天氣,水浸也是等閒事。

除了要適應工作,更要適應泰國悶熱多雨的天氣,水浸也是等閒事。

連結原生地的人事物

經歷這一年的旅程,Niko帶着滿滿的經驗歸港,對設計和人生均萌生很多新想法。「出走,不僅是『離開』,更為了『歸來』,可以在原生地繼續求進步。尤其Studiomake是一間很着重本土性的公司,我跟每位工作人員的相處、看他們取材的過程,發現『泥土』是一種全球性的材料,但它在每塊土地上又各有其獨特,並且跟當地人有微妙的連繫。這讓我深刻感受生活方式,怎樣深深影響一個地方的人的思考與創意,同時也開始求問,當我回到香港後該怎樣延續學習,做出屬於香港人的本土作品。」

回港後,Niko 想嘗試跟專研陶藝的友好,合辦開一所自家的陶瓷製作室,試試能否壯大本地創作者的力量。

回港後,Niko 想嘗試跟專研陶藝的友好,合辦開一所自家的陶瓷製作室,試試能否壯大本地創作者的力量。

然而Niko說,這次她不只想獨自上路,而是想嘗試跟專研陶藝的友好,合辦開一所自家的陶瓷製作室,試試能否壯大本地創作者的力量。「這是我以前沒想過,也不敢想的事。像剛才所說,我過往較常獨立創作,不太擅於群體創作。直到經歷泰國實習後,卻有了不同的感覺,發現可以跟有默契、理念相近的人攜手做事,既可互補不足,也說不定會讓我看到不一樣的自己,雙方都會有更多火花。我也想逐少地,踏出新的一步,在設計技術層面之外,多去學習怎樣於系統中,認識和發掘每個人的個性、技藝與價值,同時摸索出管理之道,這都是一門大學問。」

 

獲獎,只是計劃的第一步,最後想得到什麼,全在於你本人的追求、對自己的了解。回想在泰國的日子,有辛苦之處、亦有樂趣所在,我發現一切全看如何調節心態。每一天碰到的事,是好還是壞都沒有定論,所以無妨保持開放的心,去迎接各樣的可能性。」遠赴外地發展,除了迎接全新的體驗,更在適應文化異同之時觀察自己,認識自我;畢竟,創作就是一場由自身出發看世界的歷練。

關於「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

由香港設計中心主辦,「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是「DFA設計獎」其中一個獎項計劃,旨在嘉許及栽培35歲或以下具創意的本地設計師及設計畢業生。得獎者有機會獲財政贊助高達五十萬港元,遠赴海外著名設計公司工作6至12個月或設計院校進修6至18個月,與當地設計精英作分享交流,汲取海外設計經驗及拓展視野,帶來不同意念、新衝擊,並在回港後貢獻本地設計及創意產業,促進香港經濟發展。

本年度「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現已接受報名。

報名詳情

報名日期: 2020 年 4 月 20 日至 7 月 10 日
網上報名:ydta.dfaawards.com

(本文為贊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