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就像是個包裝精緻的音樂盒,但…

2020/12/30 — 14:24

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劇照

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劇照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就像是個包裝精緻的音樂盒,廣告行銷強勁炫目,盒子傳出的音樂聲也動人真摯。但打開盒子端詳後,機芯發力不對,齒輪軌跡錯位,唯獨人偶與音板模式在線。

我甚至一度懷疑這竟然是瞿友寧監製與編劇的作品。

瞿友寧的名字,最早時從公視作品《誰在橋上寫字》、偶像劇《薔薇之戀》及《惡作劇之吻》1、2 的導演欄目中得知,後來才知道他除了擅長寫劇本外,還跨界拍 MV 及廣告,創作量豐沛,且執導題材從偶像劇到社會類都游刃有餘。

廣告

尤其拍了《我可能不會愛你》後,他的名字算是業界信心保證,能夠將這部輕熟女的愛情劇拍得輕盈乾脆,卻又不失針對時下議題的反思空間,能不拖曳卻可激發觀眾共情的功力,才讓我對《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寄以厚望。

可惜,這部電影的劇本結構鬆散。故事有一定資訊量,也試圖結合時代背景因素對應裡頭的愛情宿命,但因果關係斷斷續續,許多情節鋪陳到高潮點後,卻又莫名無以為繼,導致最後所有情節都變成有種尷尬的「偽呼應」。

廣告

想說什麼,但又說不出什麼。像極了失敗的愛情。

我想,問題可能出在視角設置的錯位。電影剛開始,張家漢成了這段感情中的主觀者,所有情節都是隨著他的記憶而展開。但這時剪輯上的疏漏,導致他的主觀性感受無法建立,也間接讓觀眾無法真正投入在這段原本錐心的情感中。

對我來說,一開始把他與牧師的對質片段放在開場,就是個不太高明的做法。如果這個開頭,是為了呼應結尾最終的答案,那麼這樣的設置就有承先啟後的完整感。

但是,看到中段後,才發現這段劇情沒必要放在最前面,因為這段故事根本不是電影最核心的情感。儘管牧師隱匿的感情是這部電影想設計的「彩蛋」,但張家漢向牧師控訴的宗教包容,對比之後倒序的兩人愛情主線,實際上這變成兩條不太相關的訊息鏈,擺在一起處理,沖淡電影對愛情回憶的美好想像之餘,反倒徒增刻意撐大電影格局的嫌疑。

劇本的確有這種野心。從戒嚴後的背景描述,王柏德對於社會的種種行為控訴(包括參加軍操比賽故意加入流行曲、與教官嗆聲),還有蔣公去世、在天橋發現同志平權運動者等,看得出劇本希望透過各種早期的社會政治氛圍,以試圖突顯外圍環境壓抑的一對同志宿命。

可惜,剪接節奏拿捏不當,許多畫面拼起來像是加長版 MV,只有意向,而沒有情感與訊息漸進的堆砌。情節粘合度斷裂,許多衝突戲碼都淪為蜻蜓點水,符號式象徵不僅無法明確表達,反倒拖了電影的後腳,導致主線情緒不到位,支線的潛議題又草草了事的尷尬。

因此,當出現宣傳廣告強打的兩男浴室戲碼時,不僅沒有情到濃時順理成章的合理,看完後我反倒覺得有種「強說愁」的生硬與用力,甚至懷疑導演與編劇有消費演員的嫌疑。

末段海邊的情節,還有長大後的際遇,都是電影疲態之勢。縱然有致敬《春光乍泄》或《Call Me By Your Name》的意味,時光荏苒下的欲語還休,都因為前半段累積情緒不夠飽滿,情節轉折太過生硬,令觀影感最終擠壓成一種喋喋不休的省略號。

或許,也不全然是瞿友寧的問題,第一次執導的柳廣輝,以他真實的經歷作為翻拍藍本,卻陷入在創作者與主角身份對立,進而影響主客觀描繪視角的靈活度,才讓這部電影淪為「議題勝過內涵」的作品。

慶幸的是,年輕演員都豁出去表現,儘管演技並非熟練,但年輕的敢衝還是多少增加電影的色彩。至於成年版的片段,想想還是把記憶留給 MV 更實際。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