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前線創作,站後一步評論

2020/1/8 — 15:52

勞緯洛(左)

勞緯洛(左)

【文:勞緯洛】

書寫的人,有創作者和評論者之分格。對我來說,也許創作者有責任成為人群中最前線的一份子;然評論者則應於現實世界退後兩步,在人群之外。

退後之第一步,是為讀書。在如今這個世代,我們內心的彷徨、四方的吶喊都是即時的、緊迫的,迷亂之下人往往忘記深思,魯莽行動。而讀書,恰恰就是為我們保留了一個退後一步的台階,一步之遙,從世界之側面,代入他者的眼光審視現實。於是讀書往往讓人尋回理智,冷靜察驗世道。

廣告

然而對於某些人而言,純粹的觀看並不足夠,他們滿腔懷著不得不發的心聲,或憂傷、或喜悅、或忿怒,故擇「退論書策以舒其憤,思垂空文以自見。」他們就是評論者:比純粹閱讀的自照者再站後一步,以不斷迴蕩的聲音發出自己的見解。此「退論」,也正是一種後設於一般創作的反問,以另種抽離且清醒的寫作對之作出評論。或褒、或貶,雖不敢言具直接改良社會之功能,然亦定有助處身水深火熱的人們以同樣退後兩步的視角,或得以看清現實之全圖,作出正確的決定。

評論者不應因抽身而遭詬病,反之,此般抽身方為其大用,以陳滅的說法大概便是以「遊目」觀照現實世界;非「離地」也,而不滯於一隅,情動於中,筆以訴之、或揚之、或伐之,此我所淺思之評論觀念及人文價值。

廣告

附錄:與00後新晉評論人勞緯洛訪談寫作狀態

勞緯洛是香港文評大賞書評組評審獎得獎者,參賽時是名中六生。現為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一年級學生。尚未中學畢業已出版小說《卷施》。由於勞緯洛本人身在台灣作交流生,故記者與他進行筆訪,看早慧的他是如何開展書寫。

勞緯洛(勞)
記者(記)

記:你報名參加香港文賞大賞2019時是中六生,現在已是大一學生。可否先談談中學教育如何影響你的書評觀?

勞:老實說,中學教育要求大量的讀書報告作為功課,在「質」上又非必要具創新洞見,反而規範處處,委實無趣。但從中我也得到了閱讀大量不同類型書籍的經驗,有助開拓眼界,懂得在不同類型書籍中互相觀照,能寫出視點更豐富的書評。

記:過去你如何選書?除文學書以外,還有甚麼書影響你的書評觀?

勞:經典文學作品一般都是從文學史上按圖索驥,當代文學作品從有興趣的主題進入。文學書以外,讀哲學、神學、藝術、文化理論等範疇的書籍,能讓我從文學作品中抽離,以更清晰的眼光觀照作品,寫出更具洞見的書評。

記:可否舉一些例子。記得你提過閱讀高行健《靈山》的經驗。這部書超越了很多高中生的想像,不容易進入。你是怎樣被他吸引?在中學階段以這類書寫書評帶給你甚麼?

勞:事實上,《靈山》不僅是我很喜愛的作品,更是作為我小說寫作的啟蒙。記得在之前接受貴會邀請出席 「閱讀,不必是打分數的報告」講座時我也提起過,這部作品首先衝擊我的是在語言方面的冷峻鋒澀,跟我以前多讀的金庸之類的很不同,主題與敍事手法亦然。為這類不易說清的作品寫書評當然比較有挑戰性,亦自然是對我在組織與表達上一個很好的鍛煉。

記:你曾撰文(見附文)提及在介入與退後之間的分野,指出內心的彷徨、四方的吶喊都是即時的、緊迫的,而讀書,恰恰就是為我們保留了一個退後一步的台階,一步之遙,從世界之側面,代入他者的眼光審視現實。你認為書寫如何成為書寫人的張力?書寫者的狀態會否影響寫作?你的書評人的寫作狀態又是甚麼?

勞:我既寫小說、詩歌,也寫評論,當中的書寫狀態大概可描述為且進且退的。創作類作品需要投身、沉浸在既定氛圍裡的,而評論類作品需要時刻抽離批判的眼光。我想這所謂的張力,是在這兩種狀態中的共通需要的東西,那正是藝術的感受力。一方面是感受世界,寫進作品;一方面是感受作品,作出批評。

記:你得獎作品所評潘國靈的小說也關乎寫作的狀態。(https://bit.ly/2sbm6HC)書中呈現的狀態對你書寫評論時有否產生影響?

勞:我想是有的。你提及潘國靈小說中關注的寫作狀態,大概是作為一個創作者對自身寫作行為的詰問。從中也讓我反思文學評論的本身意義,例如思考除了內容大要、敍事結構等之外,如何展現其在當下時代或文學史中之定位,以及一篇評論如何造就作者。

記: 你期待以後怎樣開拓你的書寫,處理書寫狀態進出之間的張力?

勞:我想也並非我期待怎樣,而是這個時代逼使我們直面外部世界。一個寫作者應該不懈,向自己內心與潛意識發掘,但同時亦要望見真實世界發生的苦難,以及我們自己參與其中、一同抗衡壓迫。時代不幸,也許便造就了詩人,不必刻意做些甚麼,便已充滿了詩意又真實的生命體驗。如此進出,才能寫出觸動人的好作品。

記:作為剛踏入學院的大學生,你對學術研究有甚麼期望?  你參賽文章顯示比同齡學生有更成熟的學術導向,你是怎樣訓練自己的呢?

勞:哈哈,我知道自己不是成為一流學者的材料,也沒有那種專心與熱誠。我想之後的路只要處理得當,學術可以和創作相輔相生的,如人之左右手。至於說學術導向,我也沒有怎樣很刻意訓練自己。只是常常提醒自己,文學評論必須言之有物、有條有理,語言理性得當,並須掌握既定理論體系作為切入視角,提出問題並解決問題,成以清晰有力之體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