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前觀塘工業區居民的社區簡史

2021/2/24 — 19:54

左邊係 H.A. 印嘅 tee,圖案是第二代 hidden agenda 升降機的拉閘;右邊係游擊 show 中堅份子 58 仔印嘅 tee,圖案是游擊不能缺少的發電機。

左邊係 H.A. 印嘅 tee,圖案是第二代 hidden agenda 升降機的拉閘;右邊係游擊 show 中堅份子 58 仔印嘅 tee,圖案是游擊不能缺少的發電機。

近日咁多工厦討論,我都寫咗一篇自己角度嘅觀塘工業區簡史,剛剛先知 fb 無咗網誌功能。

2000 年開始在觀塘租工厦單位,應該算是早期的 band 仔工厦居民,後來 03 年因為沙士租金下降,有機會搬去比較方便的工厦和較大的單位,幾乎每兩年搬一次,因為多選擇,多單位等人租,所以都會叫做創作的朋友嘗試將 studio 轉移去工廠區,直到 2008 年前之前,獨立單位租金徘徊在 3 千幾至 4 千幾蚊,面積由 600 呎至 1800 呎都用過。藝文圈搬入工業區成為常態之前,各種 studio 都在唐樓比較多,也有些在噏耷商埸,少數會在商廈,03 年打後租金下降,是民間自行活化工業區的開始,沙士導致經濟市道轉差和大型工業北移中國使工廈很多單位空置,有些交通方便的工厦更成為早期的格仔舖的開始,同座亦會有名店開倉、電影租借、外地零食、水族館、出口店等等小商戶,每逢假日都有人會逐層行當逛商埸。進駐工厦的藝文團體和小商戶填充了工業區的市道低谷。舉一個沒誇張嘅例子,鴻圖道已結業的 24 小時茶餐廳「好地方」,基本上食客的比例是工厦打工仔和藝術家各 50%,「上面表演嗰度(第一代 hidden agenda )搬走咗我哋生意都少咗…」好地方老闆跟我說(想念他和某幾個長工阿姐阿哥)。由傳統工業區轉變成有藝術文化成份的社區,工業區亦普及地變成24小時使用。

關於工厦的抗爭我都參與其中,政府在 2010 實施活化工厦政策之前,租金的上升已經開始,我和當時的友人、社區電台成員及鄰居曾成立一個平台叫自然活化合作社,會寫論述搞遊行等連結活動,希望普羅大眾發生更多公共討論和關注本地藝文生態面對的處境,例如當時我們非常關注音樂單位因音量大但做專業隔音昂貴,工厦已經是最後的容身之所,再加租根本就無得避,窮些小就等如無空間無入埸資格的困境,民營展演埸地如何在工厦繼續生存,也是我們非常重點關注事項; 也會開辦工厦導賞  tour 給同學和街坊參與,貼地了解工厦生態,路線會經過各類型藝文工作室、刺青店 、社區電台、livehouse、麵包店、排舞室等,了解彼此之間已開展某些社區經濟的雛型、與工業區內的商戶間接影響和共生關係。

2010 年活化工厦政策開始實施,連高速公路上的路牌都由觀塘工業區更換成觀塘商貿區。雖然社區的熱心份子已經盡力,但當時回響不算理想,圈內亦有不同因素引至不夠團結。一輪遊行示威後的媒體報導和工厦用家訪問之後,其中一個保持温度的行動,是印製一張「此單位已自活」(我的單位已自行活化不用政府來假活化的意思)的綠色貼紙派發工厦用家貼在工作室,去識認彼此互相照應,因當時開始會有地政人員巡樓,有個案是 band 仔開門或尾隨跟入單位,室內環境被拍照,之後收信被指違反工業用途導致搬遷,也會有警察聲稱收到投訴上門拍門抄身份証,口頭警告三次就會發傳票,用戶以私人地方為由阻止執法部門進入單位亦偶爾發生,見過最撠手的噪音投訴,第一名一定是工厦居民 vs band 仔,協調和體諒永遠是最難,EQ 和耐性是解決事件的主要元素。早於 2009 已和當時同伴研究過,有無可能做工業區區議員,用政府資源處理工厦用家問題,但選民根本不會把地址登記在工業區,包括自己,所以立即打消念頭,將想像力留番畀創作好了。當時政黨、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都唔係好想掂活化工厦呢件事,起碼不會主動,有某些當時的議員私下回應是件事太小眾大眾不會理。2010 年五區公投論壇九龍東站,第二代 hidden agenda 借出埸地舉辦,已經算是當時政界和藝文界走得最近的連接,不過當屆議員日後都並沒有參與更多關於反對活化工厦政策的討論或建議。直到上屆立法會,先有公民黨議員譚文豪倡議《三分工廈》政策(1),希望能改變制度揾某條出路。不過之後議會嘅發展係人都知,一輪 DQ 和民主派議員總辭,已經無咗件事。

分享一些觀塘工業區歷史,第一代游擊 show 發生在觀塘碼頭,日期是 2005 年 9 月 17 日即是當年的中秋節,當晚演出單位有 hard candy、踩波車、S.I.Q、意色樓、觸執毛、家課、innisfallen、league of heroes,之後第二代在 09 年開始(2)在觀塘海濱天橋底大空地,每逢中秋和元旦都舉辦,成為民間的社區節慶一樣,高峰期試過三個 stage 同時進行。2012 年活化工厦政策其中一個相關機構起動九龍東辦事處成立,亦是位於海濱天橋底,開幕日企圖模仿游擊 show,邀請多支並不知情的社區中心青少年樂隊參演,開幕日亦有比較主流的 band 作嘉賓,這次 band scene 的反應很團結,動員各方勸退並解釋事件始末和結構出現什麼問題,結果成功集體杯葛罷演,主辦方被迫取消活動。

示威橫額上「我哋有分數 唔洗你規劃 觀塘天橋底 空地最好使」的「空地」,就是曾多次舉辦游擊的地方,平時很多區內街坊自由使用,例如放狗、散步、耍劍、做運動,後來被加建成盲人設施的公園。早期每逢起動九東辦有活動,都有工厦用家去作大大小小嘅抗議,「國際街坊警告: 慎防文創推土機」(3)是其中一個行動,在高速公路天橋上吊下的示威工具及宣言,當日有梁振英主持深港雙年展開幕儀式。工厦用家日後亦有以地下形式持續行動,曾短暫佔領巧明街巴士廠搞放映會及電音 party、在大業街的志明橋熄燈通宵狂歡、工厦天台結集等等。2014 年,因當時和友人夾租的單位不獲業主的地產公司續約,同區亦沒有租金合理的單位,於是就離開住了十多年的觀塘,轉移陣地到荃灣及葵涌,開始另一章節。

 

注:(1) (2) (3

廣告

標題為作者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