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動漫雜學】來談談動漫界「說好不談」的那件事

2020/3/17 — 10:23

最近因為一隻手遊與動漫名作《鋼之鍊金術師》合作,重新將一件動漫界「絕口不提」的事件推上熱話。

那是《鋼鍊》最為人熟悉的一段「合成獸」黑歷史,由於情節過於黑暗和殘酷,漫畫連載期間轟動一時,有說至今仍然是不少讀者避諱的夢魘。網上每當有人貼出「大哥哥」和「穿有黑色長髮的狗」等圖片時,都會引來網民的熱議,一致認定是「地獄梗」(意思:消費悲劇的不當幽默)。每當有人舊事重提,網民就會自動留下「說好不提......」等字眼,約定俗成下,幾乎成為了《鋼鍊》讀者心中最軟的一塊。

筆者最近重新拜讀了一次這部經典作品,今次就來談談這個「說好不談」的故事。

廣告

《鋼之鍊金術師》漫畫第二冊

《鋼之鍊金術師》漫畫第二冊

廣告

合成獸事件,來自《鋼之鍊金術師》漫畫第二冊。故事講到愛德華和艾爾兩兄弟因著要追尋復原身體的方法,經軍方介紹下而來到據說「曾鍊成出懂人話的合成獸」之合成獸權威煉金術師修.塔克的家,研究期間認識到他的女兒妮娜和寵物亞歷山大。一個雨夜,兩兄弟發現修.塔克為了趕上國家煉金術師的查核,竟將女兒和寵物鍊成人獸融合的合成獸,觸犯了人道與科學的禁忌。

昔日還一起嬉戲共樂的小女孩和愛犬,今日卻被「偉大」的鍊金術轉化成人獸皆非的怪物,當合成獸緩慢地說出「大哥哥,來玩吧」等字眼時,讀到這兒的讀者當刻的心情都與愛德華一樣,悲慟不已。由於技術所限,眾人都對被合成的妮娜和亞歷山大愛莫能助,而合成獸亦在雨夜中被傷疤人殺死脫離無明痛苦。

那麼為何這件事最近被舊事重提呢?

手遊「神魔之塔」的宣傳圖片

手遊「神魔之塔」的宣傳圖片

話說最近本地手遊「神魔之塔」與《鋼鍊》推出合作企劃,由遊戲營運將人氣角色轉化成「戰力」供玩家派上戰場使用,眾多角色之中亦包括「妮娜和亞歷山大」,不過兩者的角色設定卻是用作供其他角色「吃掉」以提升能力的「合成素材」。起初玩家紛紛對這個忠於原著的極高「還原度」讚不絕口,笑言日本版權方也懂得黑色幽默。但後來官方自我審查,表示因為有玩家投訴「做法殘忍」、「消費悲劇人物」,故將「妮娜和亞歷山大」抽走以避嫌。事件引起玩家強烈反響,有人就揄揶是衛道之士的道德審查結果。

重看之際,筆者發現其實「妮娜與亞歷山大」並非一件需要避諱不談的事,更對後來的劇情產生強力且重要的作用。例如在事件發生後,愛德華深切體會到人類的渺小卻傲慢,鍊金術亦非萬能,假若「等價交易」真的是世界的真理,那麼單靠鍊金術又能將合成獸還原成妮娜與亞歷山大嗎?打著科學進步、改革等旗號的研究,人類又憑甚麼去主宰其他物種的生命?妮娜和亞歷山大在故事開初隨即退場,但她與牠的悲劇,往後都時刻提醒著兩兄弟生命的重量,可說是二人在人體鍊成之後最沉重的一課。

「妮娜與亞歷山大」事件固然充滿悲劇色彩,但就在《鋼鍊》連載初期為作品定調,立下神作的第一支柱。看似空想神奇、無所不能的鍊金術世界裡頭,住著如同你我一樣的平凡人,想去愛,想被愛,想掌權,想成才,因為科技而慢慢變得自以為是,不慎犯下不可逆轉的罪孽。蒸汽朋克的世界觀,少年、熱血、科幻的故事外皮,內核卻是涉及宗教、科學和軍政府等現世社會議題的寫實主義作品。

2017年上映的真人電影版《鋼之鍊金術師》,近135分鐘的片長中,亦特別安插了「妮娜和亞歷山大」的合成獸段落,還原原作的經典場面。

2017年上映的真人電影版《鋼之鍊金術師》,近135分鐘的片長中,亦特別安插了「妮娜和亞歷山大」的合成獸段落,還原原作的經典場面。

無人敢確定《鋼鍊》作者荒川弘個人在編寫這段情節的真正用意,又怎看讀者因而產生心理陰影,「說好不提」的社會現象。不過《鋼鍊》通篇都在強調人類的渺小而傲慢,勇敢而怯懦,我想荒川弘還是希望大家不要避諱「妮娜和亞歷山大」,誠如我們過去犯的每一個大大小小的過錯,因為只有直面傷痛和遺憾,才可以從中獲得修正的養分(教訓),以及努力堅守理想的動力。

誠如,漫畫第十一冊中,愛德華回到故鄉時重遇父親,被問到為何將家燒毀時,愛德華堅稱是為了下定追尋真理的決心,不留後路。但父親卻一語道破他只是逃避過錯,「就像是尿床的孩子慌忙將床單藏起來」。愛德華自此才決定挖出當日人體鍊成出來的「媽媽」,往真相邁進一大步。

其實,作者荒川弘一直都沒有忘記過「妮娜和亞歷山大」這件事。

《鋼之鍊金術師》動畫版劇照

《鋼之鍊金術師》動畫版劇照

故事的尾聲,漫畫第二十七冊,其實「妮娜和亞歷山大」事件有再度被提及。作者借艾爾的口說:「我們曾經無法拯救一個女孩,而我們一直都忘不了她。」事隔了足足25冊的故事,荒川弘還是沒有將「妮娜和亞歷山大」當成一個 One-Off 的噱頭,而是一個沉重的教訓,驅使重獲身體的兩兄弟繼續踏上尋找知識的旅程,其中一個最大的要旨,就是學會將合成獸復原成人和獸的方法,解救因為鍊金術而受苦的人們。

「妮娜和亞歷山大」是不可逆的過去,但還有很多如獅子先生、猩猩先生等更多被科學家胡亂合成身體的人。悲劇已成歷史,但能否將之轉化成積極修正的意向,就是要將那份悲慟的心情好好記著,傳承下去。

所謂意志的繼承,思想的磨鍊。我想,前提該是百無禁忌,始能勇往直前。

圖片:《鋼之鍊金術師》電影、漫畫及動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