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化麵粉為神奇 羅仲文麵塑背後的美麗與哀愁

2020/7/24 — 13:00

羅仲文師傅的工作室內陳列了各式各樣的「雕塑」,有小飛俠、美人魚、粵劇武將、菠蘿包等等。普羅大眾認知的雕塑原料大多是泥土、陶瓷、木頭等,然而出自羅師傅之手的作品,竟全是用日常食用的麵粉製作而成的,當中不少作品更存放了超過十年。

羅仲文師傅的工作室內陳列了各式各樣的「雕塑」,有小飛俠、美人魚、粵劇武將、菠蘿包等等。

羅仲文師傅的工作室內陳列了各式各樣的「雕塑」,有小飛俠、美人魚、粵劇武將、菠蘿包等等。

廣告

因緣際遇,從廿四孝爸爸到麵塑大師

有別於多數傳統手工藝人子承父業、或從小接受專業院校培訓的入行方式,羅師傅與麵粉公仔的緣分,源於當年自己成為父親,但經濟條件滿足不了子女對玩偶的渴求,便嘗試使用泥膠捏製造型簡單的玩具。後來一位上海師傅建議他可採用更易獲得的麵粉作為製作原料,啓發他創作麵粉公仔。羅師傅從上海師傅處借到工具,自此開始了三十多年的自學及鑽研歷程。

廣告

以富有彈性的麵粉作為主要原料,創作出的公仔表面能夠如人體肌膚一樣細膩柔滑,而加入其他物質,例如染料、防腐劑、棉花等,便能實現高度逼真及長久保存的效果。不同地區出產的麵粉、配以不同比例的化學物質,創作出來的作品亦大相逕庭,這背後的配方往往由麵粉師傅各人自己摸索,更不會輕易外傳。

羅師傅提到自己曾受邀於尖沙咀海傍開檔一年半,現場製作及售賣麵粉公仔。駐足觀看的人很多,但買的人非常少,且大多是外國遊客。港人對麵粉公仔的認知還停留在難登大雅之堂的「街頭玩意」,麵塑藝術風氣不足,行業內一直缺少師傅,更重要的是在目前香港環境下「靠這一行搵唔到食」,形成惡性循環的局面。相對之下,國內有藝術高校開設麵塑專業,招生教學,學生可以有系統地學習這門技能,畢業後能到其他學校教書,或進入市場創作,而不需要為了生計奔波而放棄練習創作的時間。

羅師傅從事麵塑創作逾三十年,並願意擔當起把麵塑技能發揚光大的責任。

羅師傅從事麵塑創作逾三十年,並願意擔當起把麵塑技能發揚光大的責任。

麵塑手藝「易學難精」,但學生作品都很出色

羅師傅坦承自己接觸了麵塑逾三十年,隨著年紀增長,他的興趣愛好也有所轉變。比起自己閉門創作,他更願意擔當起把麵塑技能發揚光大的責任,把時間投入到教學及推廣中。作為香港最有代表性的麵塑師傅,羅師傅有保持網絡媒體的曝光度,例如接受傳媒訪問,及自己開設facebook專頁介紹麵塑,亦是因為如此,藝術中心才聯絡到羅師傅,並邀請他參與賽馬會「傳.創」非遺教育計劃。計劃由香港藝術學院(香港藝術中心的附屬機構)及嶺南大學合辦,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

羅師傅不時受邀在香港的中小學開課,針對不同的教學對象及課程長短,設計不同的教案,力求學生能快速入門,但大多數情況下教學時間會短至一個半小時。他也嘗試與一些機構合作,免費教授殘疾人士。他認為製作簡單的麵粉公仔已經可以讓創作者放鬆心靈及提升自信,惜項目最終因沒有足夠資金租用附有通達設施的場地而流產。

所幸最近幾年,麵塑技藝逐漸受到政府的關注,尤其當這門手藝被列入非遺名錄之後,馬會及其他藝術機構、學校等陸續開展對麵塑技藝的教育及推廣方面的贊助,令到他更有信心在藝術傳承的路上繼續行下去。羅師傅指賽馬會「傳.創」非遺教育計劃能夠提供足夠的資源,包括人力協調、場地支援、宣傳及推廣等方面的協助,當中更遇上五位令他稱心滿意的徒弟,以三個學期的時間來讓師生教學相長,將多年磨練的手藝傳承至下一代,是非常好的一個計劃。

以富有彈性的麵粉作為主要原料,創作出的公仔表面能夠如人體肌膚一樣細膩柔滑。

以富有彈性的麵粉作為主要原料,創作出的公仔表面能夠如人體肌膚一樣細膩柔滑。

對於是次計劃採取由一位當代藝術家搭檔一位傳統工藝人、共同展開教授課程的模式,羅師傅認為,參與麵塑課程的學員,能夠同時從他身上學到麵塑技藝的基本功,再從藝術家關秀雯處習得陶土的技能,以及藝術創作的現代性元素,令眼界更廣闊。學生從不同的雕塑範疇學得更多,對於麵塑技藝的提升也會更快更好。

羅師傅對學生的培育原則是:只要符合基本的創作理念,避免重大的錯誤,例如正常公仔的頭身比例須符合西方的透視法,遵循麵塑獨特的運色方法的前提下,鼓勵學生多自由發揮,少刻板模仿,創作富有特色的公仔,開發屬於自己的麵塑秘方。學生一開始會練習製作卡通人物形象,之後進入「粗獷練習」階段,再之後方可嘗試製作小型的侍女武將等人物形象,即羅師傅口中的「精緻作品」。「不過至少要練習超過一百個頭才能開始製作精緻人偶喔」,羅師傅笑說,因為這門技能「易學難精」,其中公仔的手指、面部五官的創作如要達到高水準,學生甚至要付出數十年的光陰去練習。

羅師傅笑說,「至少要練習超過一百個頭才能開始製作精緻人偶喔」。

羅師傅笑說,「至少要練習超過一百個頭才能開始製作精緻人偶喔」。

幸運的是,在羅師傅的傾力相授下,學員的作品充滿創意,甚至超越了傳統麵粉公仔的侷限。例如有學員創作了麵粉公仔坐在紙造的香港標誌建築上。言談之間,羅師傅感嘆「如果這麼好的技藝在香港消失了多可惜啊」。他希望教授學生的時間能夠再長一些,能夠利用好計劃提供的資源,加上他本人多年累積的聲譽及資源,為學生穿針引線,給予他們更多的鍛鍊及曝光機會,期盼這五位學生能夠在未來堅持練習,將麵粉公仔的技藝發揚光大。學生的作品將於七月初在希慎廣場及霎東街展出,羅師傅在受訪期間向藝術中心的同事徵求同意,讓他在作品佈置完畢、展覽開始前為學生的作品進行最後微細修補,「這是香港第一次有麵塑公仔的展覽,我希望向大眾展示最好的作品」。

願麵粉公仔能夠成為港人的「低成本的快樂」

羅師傅相信麵塑這門既廉價又精彩的藝術,能帶給香港人更多正能量。他期待在不久的將來,無論是貧富的家庭,人人都能從麵粉公仔獲得快樂:小孩能有玩偶陪伴成長,大人能夠通過製造麵粉公仔獲得成就感,甚至通過這門手藝謀生。

香港作為中西文化的交融之地,相比起國內,創作的自由度更高,亦更有本土特色。如果未來麵塑技藝成為一種本土風氣,成為中小學的教學內容,「正如小朋友聽到麥當勞就知道是什麼,聽到麵塑也知道是什麼」,香港也能成為「麵塑藝術之都」。港式麵塑作為文化交流的一項重要元素,吸引外國人到訪學習,直接幫助麵塑藝人帶來更多收入。

在採訪的尾聲,筆者向羅師傅說像他這樣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愛好,潛心鑽研三十年,是一種福氣。羅師傅則笑笑回應,他曾經奢望透過麵塑謀生,但最終敗給了現實,只能以平常心把這門手藝當成生活享受。現在這個計劃也是一個開端,期待以後各方有更延續性的推動;而他也要更努力,為後來入行的晚輩開路,但願香港的藝術匠人能夠透過自己熱愛的技能謀生。

羅師傅期待在不久的將來,無論是貧富的家庭,人人都能從麵粉公仔獲得快樂。

羅師傅期待在不久的將來,無論是貧富的家庭,人人都能從麵粉公仔獲得快樂。

——

第二屆「賽馬會『傳‧創』非遺教育計劃」周年展覽

日期:2020年7月2日至8月2日
每日開放時間:早上11時至晚上10時

場地:

「周圍貢」:銅鑼灣希慎廣場9樓Urban Sky

「上嚟唞」:銅鑼灣白沙道16號2樓

「匿埋睇」:銅鑼灣霎東街9號

費用:免費入場

賽馬會「傳.創」非遺教育計劃網頁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