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誡》暴君暴神和好歌

上星期「劇道場」在西灣河文娛中心劇院上演音樂劇《十誡》,反應熱烈很旺場。我看最後一場,謝幕時特別激情,觀眾不斷鼓掌,身兼主演、導演、編劇、作曲、填詞的歐錦棠看來很激動,滿懷感觸,說這是他們最後一套音樂劇。為什麼是最後呢?我不清楚。他還說,下月在葵青黑盒劇場上演的《訣別》,將是他們最後的舞台劇,描述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林覺民與妻子陳意映的最後一夜,紀念辛亥革命一百一十周年,已經預售爆滿。

《十誡》描述聖經的摩西故事。話說三千多年前,以色列人在埃及淪為奴隸,慘受壓迫凌虐,法老王還下令殺死以色列人的初生男嬰,以免他們人多勢盛。剛出生的摩西被媽媽用草籃在尼羅河「放生」,幸獲埃及公主收養為兒子,還讓摩西親母做奶媽,非常好彩。

摩西成為埃及王子和名將,但為救同胞殺死兇惡監衛,因而逃亡異地結婚。上帝耶和華向他顯靈,叫他帶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前往富饒之地迦南。耶和華向埃及人施行十大災殃,又分開紅海使以色列人逃生,並向摩西傳授十誡。

這是世界著名的神話傳說。儘管摩西是否真有其人,出埃及記是否真有其事?頗多爭議,但「十誡」簡直人所盡知,不是聖經信徒也知道猶太人歷來飽受流亡迫害之苦,而摩西則成為反奴役爭取自由的一大崇高代表。

聞說歐錦棠是基督徒,傾力創作這聖經音樂劇,自演摩西,當然有「神心」,亦顯然敬佩和認同摩西反奴役救同胞的苦心,這方面有普世意義,並非一味宣道傳教。近年本港創作另一與宗教有關的音樂劇《利瑪竇》,也不是一味「講耶穌」,而觸及歐洲與中國文化交流之歷史複雜問題。我亦看過有歌有舞的佛教舞台劇《恆河經變》,並不簡單。

《十誡》不像《利瑪竇》那麼盛大,但以「劇道場」那種較小劇團來說是大製作了,歌舞演員不少。其實劇情比《利瑪竇》豐富宏奇,包括神靈、浩劫和大逃亡,涉及整個猶太民族的命運,以及一神教的創建。當然,那些顯靈、災殃、火荊棘而至紅海分開的神話「魔幻」情景一律非常簡化,那是條件所限,不能苛求像荷里活特技鉅片那樣。

情節大致上以廿七段歌曲組成,加上淺白的對白和動作。歐錦棠多才多藝,作曲旋律順耳,填詞則很用心,曾家聰編曲增添樂韻,不少演員是唱家班,傾情傾聲演唱,常有動人之處,成為真正的歌唱劇。

除了歐錦棠自導自演自唱,李景昌也是導演。主要合演者有李卓庭演摩西的美麗妻子西坡拉,萬斯敏演埃及公主,廖賢志演老法老王,區偉麟演新法老王,庾春鳳和高君演摩西的母親及姊姊,周有泉演摩西哥哥亞倫。

一般人以為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過紅海後就大功告成。實際上還有漫長下文,這音樂劇就描寫到以色列人脫險後,竟然嚴重分化撕裂,不少人認為流亡捱飢受苦,不如回埃及做奴隸有住有食,又不信耶和華和摩西,自製金牛犢崇拜,令摩西非常氣憤,怒擲十誡石碑!此後經歷四十多年,摩西一百二十歲才望見迦南,沒有抵達便逝世,這些就不是兩小時篇幅所能描述的了。

總之,摩西的歷程非常艱巨,猶太人的命運非常崎嶇。但坦白說,我經常覺得,暴君當然可怕,耶和華也是很專制的「暴神」,完全不像耶穌基督寛仁。聖經中耶和華報復埃及,施加十大災殃,包括殺死埃及全部「頭生」的人和畜,就很恐怖,超過以暴易暴。此劇沒有提到,但聖經記載耶和華故意讓埃及法老王迫害和追殺以色列人,目的是考驗以色列人,並且使埃及追兵淹死在紅海,又屠殺以色列人當中的反叛者。無論是吉是凶,似乎都是耶和華主宰,但既然耶和華全知全能,為何弄出那麼多暴行和悲劇呢?

所謂十誡,首先叫人迷信耶和華,不可有別的神,不可崇拜偶像(然而後來天主教有很多神像聖像),不可妄稱耶和華之名等等,不遵從的人便會被追討三四代的罪,是不是很獨裁?耶穌基督比這上帝好得多。

關於摩西與十誡的影視很多,我看過五十年代施素德美導演、查路登希士頓主演的荷里活大作《十誡》,九十年代夢工場動畫《埃及王子》,以及近年烈尼史葛導演、基斯甸巴爾主演的《出埃及記:神王帝國》。

也要提提 1960 年美國片《戰國英雄 (Exodus) 》,岳圖柏林明加導演,保羅紐羅主演,原名就是「出埃及記」,但並非摩西故事,而是描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復國,建立以色列。此片編劇特林保 (Dalton Trumbo) 曾因左傾親共被捕,禁制在影壇工作,妙在化名編劇也得獎,近年《荷里活黑名單》就描述他。《戰國英雄》是特林普恢復原名的影片。

其實以色列復國,對久居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不公平,而被西方偏幫,不斷拍攝宣揚猶太人和以色列的影片,《戰國英雄》就是早期典例之一。此片本身不大好,重要的是 Ernest Gold 所作主題曲出色,曾經十分流行。

片中這主題曲是樂曲,沒有歌唱,隨後被美國歌影男星白潘填詞和演唱,更受歡迎。此後不少歌星唱過,亦有多種演奏版本。歌名 This Land is Mine ,歌詞是:

    This land is mine 

    God gave this land to me

    This brave and ancient land

    To me

    And when the morning sun

    Reveals her hills and plains

    Then l see a land 

    Where Children can run free

    ………

    Though l am just a man

    When you are by my side

    With the help of God

    I know I can be strong

    To make this land our home

    If I must fight, l will fight

    To make this land our own

    Until l die, this land is mine

    現在上網可以找到這首名曲的多個版本,我認為最不同凡響是法國傳奇歌后 Edith Piaf 所唱的法語版《Exodus》,歌詞與英文版不同,自從年輕時聽到便難以忘懷。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