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午夜天鵝》劇照

《午夜天鵝》深刻描寫人性,超越跨性別者悲歌

【文:劉蘭】

很多人看草彅剛在《午夜天鵝》片裡的第一印象,是草彅剛「扮相不美」,在日本能演女裝的男演員一定很多,為甚麼偏要找臉部輪廓男性特徵明顯的草彅剛來演?

事實上,導演內田英治選草彅剛來演,正好因他的男性化外貌,來與他的女性內心世界,形成強烈的反差,而這種反差更好地突顯了易服者世界的矛盾。其實我們看到一般易服的跨性別人士,很多時都能一眼分辨出他們是男性,像草彅剛那樣的「扮相不美」根本就是常態。這情況一如姜皓文在《翠絲》的造型,也飽受批評一樣。

易服者因為扮相「不夠女人」而經常遭受異樣目光,很多所謂正常人認為,扮女人最好扮到跟泰國 Tiffany 裡的變性表演者那樣,這其實是一種更嚴重的 stereotype 的歧視。而這種異樣目光往往構成一種壓力,令易服者走向真的變性之路。因為只有變了性成為女人,才能夠以女性身分光明正大的面對各種目光。

《午夜天鵝》裡的草彅剛「扮相不美」,然而,這不過是第一印象,很快觀眾便被草彅剛的演技所吸引,投入角色的內心世界。從細致逼真的身體語言和神態來看,草彅剛無疑為了這個角色下了很大苦功,難怪能在日本電影學院拿到最佳男主角獎。當然,劇本對他演的凪沙這個角色的塑造也很成功,凪沙本來是在東京一家夜店工作,努力存錢一心想早日變性成為真正的女人,但當他突然接到一個非常任務,要照顧從福岡來投靠他妹妹的女兒一果,自此他的生活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午夜天鵝》可說是慣見的 odd couple 類型,一個跨性別酒家女與被母親家暴的不良少女,從開始時互不信任到漸漸接受對方,而至互相成就了自己。對一果來說,凪沙是真心支持她學習芭蕾舞的一人,而對凪沙來說,一果的出現,卻把他藏於心底的母性誘發出來。他為了一果的芭蕾舞學費,甚至下海沉淪做性工作者,又回復男性打扮,做體力勞動的工作以求獲得穩定薪水。《午夜天鵝》與其說是另類的母女情,不如說是凪沙如何第一次感受了愛的故事,有了愛便赴湯蹈火,便會無條件付出。

《午夜天鵝》雖不脫一些俗套,如有關 LGBT 人士所面對的各種歧視,又或者貧富的對比,尤其是富人嘴臉的描寫等,但本片在人物的刻畫,尤其是凪沙的心理變化,便十分細膩而層次豐富。凪沙和一果的互動,由最初的火星撞地球到逐漸改變,凪沙發現一果的藝術天賦觸動了自己未能達到的心願,他被芭蕾老師誤認為母親時那種可笑又開心(第一次被看成真正的女人)等的細節,都不斷烘托和深化凪沙和一果的關係轉變,而凪沙母性的流露,更視為自己成為真正女人的重要心理象徵,這也是驅使他急於跑去泰國做變性手術的動力,和回去福岡嘗試從自己的妹妹手裡奪回一果,而這一切的努力,雖最終感動到一果,卻也把自己推向命運的死亡深淵。

《午夜天鵝》表面上是描寫跨性別者的世界,但其實只是寫人性,寫人對愛的渴望,想成為美麗的自己,想忠於自己,那又豈止跨性別的人?這不過是每一個人,不分貧富直攣,包括那從天台一躍而下的富家女,只是最卑微的渴望而已。

 

作者自我簡介:影評人,曾是電影評論學會會員。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