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集《午夜彌撒》(Midnight Mass)劇照

《午夜彌撒》— 一念天堂 一念地獄

【文:羅賢達】

《午夜彌撒》為導演邁克弗拉納根(Mike Flanagan)繼前作《鬼入侵》大受好評後再度與 Netflix 攜手推出的懸疑驚悚劇集,總共七集,與主打親情牌的恐怖片《鬼入侵》稍顯不同的是,《午》令人不寒而慄的恐怖鏡頭寥寥,而導演想要表達的課題更加宏觀,從每個角色迥異的人生觀探討宗教與日常生活固然是息息相關,惟人們又如何在兩者之間拿捏準繩呢?

別於一般可用科學常理推理的群像宗教邪典影視題材,《午》的故事背景設定在只有百多人的克羅克島封閉偏遠的島嶼社區,劇集主要講述的是島上的老神父普魯特主教離奇失蹤後,隨即迎來一名充滿人格魅力、身份神秘的年輕神父保羅。島上接連發生許多超乎科學與醫學範圍能夠解釋的怪事,如病入膏肓者最後不治而癒、老態龍鍾者則返老還春等等,被居民認為是「神跡」。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所謂的神跡,背後其實藏著不為人知的詛咒,終究需付出相應的代價,這也是此劇想探討的內核。

在與世隔絕的小島,《午》劇中的島民就宛如被世人遺棄的糟粕。原本曾遭受石油化工污染、人口逐漸雕零的島嶼社區,保羅神父的到來順理成章被套上救世主光環,使得社區信徒重燃宗教狂熱,認為可借由宗教信仰解決生活中所遭遇的種種窘境,以致邁入「上帝要你滅亡,必先讓你瘋狂」無可挽回的境地,做出了許多極端違背道德瘋狂行徑。《午》欲表達的是,當人的生活缺乏實質的堅定信念時,很容易在社群掀起羊群效應,尤其打著信仰旗幟下所驅使的邪念傳染力更是無遠弗屆,這非常符合法國哲學家保羅.薩特在其戲劇《間隔》的一段臺詞,當一個人喪失自我主觀的意識時,很容易成為他人支配下的附庸品,這個人即淪為「他人」,就是 「他人即地獄」。

《午》亦在男主萊利和老神父普魯特主教身上縈繞救贖和毀滅課題。老神父普魯特主教已步入耄耋之年並患上失智症,原認為自己無法繼續為島民貢獻綿力而頹喪,惟在一次的宗教之旅中偶然間遭到不明的長著翅膀的嗜血怪物襲擊,並離奇一夜之間返老還童變年輕。基於對信仰的執著和放不下凡世的眷念,這也驅使他被假象蒙蔽,錯把翅膀怪魔誤認為墜入凡間的天使,化身為年輕保羅神父希望借著怪物的神秘力量讓活在水深火熱的島民得到救贖,殊不知最後卻是以宗教之名行惡魔之事,斷章取義解讀《聖經》的內容在島民之間埋下傳播惡魔的果實,陷入萬劫不復的自我以及島民集體毀滅局面。

男主萊利則因曾為車禍加害者鋃鐺入獄,雖在獄中接觸不同宗教教義,惟宗教的洗滌卻不能夠抹去其釀禍致死他人的事實,一直活在悔意之中。之後假釋出獄回到小島裏。和普魯特主教相似的是,萊利同樣遭到翅膀怪魔的攻擊,並也一樣變成吸血怪物。惟始終堅定自己的信念沒被邪念擺布,反之選擇自我犧牲警告島民即將面對的危機,最終達致其個人的心靈救贖。救贖與毀滅,同為一念之差,而《午》試圖從兩位主演同被惡魔襲擊卻做出截然不同的選擇,讓大眾了解各自大相徑庭的最終導向,甚有警世的意味。

《午》的恐怖場面不多,說教色彩濃厚,因此抱著看恐怖片心態的影迷可能會大失所望。惟勝在成功營造波譎雲詭的懸疑氛圍,每集看似平鋪直敘,實則運用主演看似索然無味、但值得細嚼品味的哲學色彩濃厚臺詞發人深省;每集臨近結尾幾乎都會有驚喜爆點,尤其是第六集島民在教堂裏驚世駭俗的群魔亂舞喪屍互咬和結尾末日啟示錄場面更是令人細思極恐。有趣的地方在於《午》亦另外穿插穆斯林裔的哈森警長角色,看似為基督徒面對邪惡勢力的旁觀者,惟也在亂局中難以獨善其身並面對島上一眾信徒排擠,突顯不同宗教之間的分歧和達致求同存異的困難。

《午》借由邪靈蠱惑人心所觸發的骨牌效應,帶出人與宗教、重生與死亡源遠流長的關係。宗教旨在勸導信徒向善,惟當世人對於信仰的宗教過於狂熱和偏執,被信仰操控意誌和情緒時,即會做出許多超乎常理的逾矩行為。宗教,有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如何在宗教與日常生活之間尋覓平衡點,這也是不管有神論者和抑或無神論者需思索的問題。

 

作者自我簡介:馬來西亞人,一名長期關注香港動態發展的社會工作者,興趣看劇寫影評。Facebook / Instagram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