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南方的鄉土濃愁:「日出而作.日入而思:王童電影回顧展」

2020/10/2 — 10:00

提起台灣電影,大眾認知中離不開侯孝賢、楊德昌、蔡明亮。細分開來,楊德昌擅拍台灣的都會疏離感、蔡明亮情感細緻,侯孝賢鄉土風貌有深刻思考,然而論到鄉土情懷,王童也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導演。王童出身於中影片廠美術部的基層,成為導演前是資深美術,喜歡畫畫,也喜歡拍照,無形中培養了敏銳的影像觸覺。

在香港藝術中心11月17至22日舉行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思:王童電影回顧展」中,精選了王童的三部曲經典:《稻草人》、《香蕉天堂》、《無言的山丘》;非一般武俠類型的武俠片《策馬入林》、以及晚年推出、以國共內戰為背景的大製作《風中家族》,此外回顧展還包括王童歷年不同作品。從中可以看出,「南方」是王童的一大創作母題。王童導演將與香港觀衆見面。

風中家族

風中家族

廣告

王童

王童

廣告

向南去的男與女:《策馬入林》

「但我堅信不移/南方,是特經許諾的/值得我全部的愛/全部的苦楚」羅智成的〈離騷〉翻出楚辭賦予新解,王童的《策馬入林》也顛覆了武俠片的類型。拍馬賊與官府的鬥爭,何南與彈珠在亂世以最無言的方式邂逅。全片無一人是武俠英雄,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反過來說,可恨人必有可憐之處。彈珠被擄走後,目睹的只有男人的虛怯與凌弱惡態,馬賊的賊性與人性互為表裡,武功再高人再多,終於敵不過時局。沒有希望的北方,何南想著到南方去,他單純地認定南方有新的生活,可以洗清前塵。

彈珠陷入斯德哥爾摩情結,掙扎著是否跟隨何南到南方去,「南方」始終到不了,只因何南,何以南?策馬入林,卻沒有出口的存在。

策馬入林

策馬入林

稻草人與炸彈:《稻草人》

從日軍的軍號與漢人的鎖吶,相互交雜、交擊開始,觀眾藉稻草人的敘事點,走入二戰期間日治時代的台灣農村生活去。女人因為丈夫被徵召到日軍太平洋戰場戰死而發瘋。男丁單薄,只有陳發、陳闊嘴兩兄弟求天求土地,一求好收成,二求好日子。直到某日一枚美軍炸彈掉落農田,兩兄弟和日本警察運炸彈出城,以求獎賞。荒誕的未爆炸彈,竟為他們帶來意外收穫。農村人的原始思維導出了「美國過兩天再掉炸彈下來就好」的結論,令人失笑,幽默背後指向台灣殖民地的身份,尚未現代化的農村,卻直接捲進現代的軍事、帝國權力擴張和瓜分之中。時代錯位拉扯出可笑又可憐的矛盾情感。

稻草人

稻草人

四十年家國:《香蕉天堂》

北方的少年以為,南方的台灣盛產香蕉,物產豐饒。一場國共內戰,硬生切斷多少中國人的生命,大江大海,家人分隔異地,在新的國度,逃難者成為特別孤獨的個體。門栓和兄弟得勝以化名偷偷來台,一落地先被誣為「共諜」,再來門栓意外見到月香,冒認出一段夫妻關係,一個家庭。鏡頭內的「天堂」原不是天堂,那裡有純良的本地農人,又有白色恐怖;和諧又矛盾的時代,貫徹其中的是一份情感。正如不堪審訊的得勝發了瘋,錯認收留他的農婦是大陸的母親,四十年家國,門栓最後與不是父親的父親上演一場「父子相認」,是假更是真。家國下總有誰的兒子不知所終,總有誰的父親老死不相往來。

香蕉天堂

香蕉天堂

山中苦難追認情感:《無言的山丘》

「三兩命妄想要五兩命,貪心就要倒大霉。」《無言的山丘》角色繁多,刻劃出日治時代的台灣,遭到日本的強勢逼壓下,突顯當時底層勞工的辛酸與苦難。王童導技最噴薄的一次,捕捉舊時代的氛圍,人物繁多而不會顧此失彼、簡單直到的場景互為對照,有效堆疊人物間的張力,聲畫烘托出影片主題:殖民者、本地人的階級矛盾。

山無言,卻是沉默的證人,見證著深沉的殖民歷史、人類的大小欲望、以及國族與血統的藩籬。

王童一系列關注南方,發生於南方的作品,實與時代相扣連。他從美術做起,片場內外,都是他真實經歷的時代,他的作品反映現實,同時也反映了他性格。既成長於中影,日後他也投桃報李,歷任中影廠長、金馬獎執行委員會主席、北藝大電影創作系系主任——如同他鏡頭下純良的農人。

無言的山丘

無言的山丘

【日出而作.日入而思:王童電影回顧展】

日期:2020年11月17至22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古天樂電影院
網頁:www.hkac.org.hk
節目查詢:2582 0203

門票即日起於城市售票網發售!

放映門票:$80/ 64*  
大師班門票:$55/ 44*  
套票1:$115 (包括電影門票一張及大師班門票一張) 
套票2:$430 (包括七齣電影的門票各一張及大師班門票一張)

*每次購買4張或以上之正價門票,可以享有八折優惠。

*全日制學生、六十歲或以上高齡人士、殘疾人士及看護人及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受惠人士可獲八折優惠。綜援受惠人士優惠票數量有限,先到先得,額滿即止。優惠票持有人士入場時,必須出示可以證明身份或年齡的有效證件。

(本文為贊助內容。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主辦機構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