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博物館應否介入政治? 國際博物館協會嘗試更新「博物館」定義爆爭議

2020/8/11 — 12:52

去年以來的香港抗爭中,曾有學者指西九博物館 M+ 應擔起記錄抗爭視覺文化的責任。美國 Black Lives Matter 抗爭亦不少博物館公開支持社會改革,甚至主動開放場地予抗爭者使用。這些現象顯示,今日博物館的角色與傳統的「文物收藏機構」相去甚遠。國際博物館協會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 ICOM) 近年開始考慮更新「博物館 (museum)」的定義,然而事件演變成博物館界保守與革新聲音的爭議,新定義至今未能確立。

自 1946 年起,ICOM 大會對「博物館」定義曾作過幾次重要修訂公布,其定義是全球博物館界的參考指標。現時 ICOM 的博物館定義於 2007 年確立,主要強調博物館應以教育、學習和享受為目的,擔當購藏、保育、研究、溝通及展示的工作。

“A museum is a non-profit, permanent institution in the service of society and its development, open to the public, which acquires, conserves, researches, communicates and exhibits the tangible and intangible heritage of humanity and its environment for the purposes of education, study and enjoyment.”
ICOM 現時對博物館的定義

廣告

時移世易,不少人認為這定義須要更新,特別應強調博物館在推動社會發展中的作用。ICOM 於是設立一常務委員會「博物館定義、前景及潛力委員會 (The Committee on Museum Definition, Prospects and Potentials, MDPP)」,探討定義改革問題。

ICOM 其後公開徵求博物館新定義,最終收到 269 份建議書,再由 MDPP 挑選出其中 5 份討論,進而與 ICOM 執行委員會敲定最終選項。新選項如下﹕

廣告

“Museums are democratising, inclusive and polyphonic spaces for critical dialogue about the pasts and the futures. Acknowledging and addressing the conflicts and challenges of the present, they hold artefacts and specimens in trust for society, safeguard diverse memories for future generations and guarantee equal rights and equal access to heritage for all people. Museums are not for profit. They are participatory and transparent, and work in active partnership with and for diverse communities to collect, preserve, research, interpret, exhibit, and enhance understandings of the world, aiming to contribute to human dignity and social justice, global equality and planetary wellbeing.”
-ICOM 對博物館的新定義提案

這一 99 字新定義,以「民主化 (democratizing)」、「參與式 (participatory)」與「百花齊放 (polyphonic)」等詞形容博物館,指博物館是推動平等、公義和地球福祉的場所。此外,新定義不再強調博物館的教育功能。

這個定義於去年京都舉行的 ICOM 會議中提出。該會議是世界博物館界的重要活動,有來自 120 個國家共 4,500 個會員參與。然而該會議最終決定投票暫延博物館新定義的討論

據藝術媒體 artnet 報道,不少 ICOM 成員對博物館定義應否包括社會及政治責任有疑問;Museum Association 的報道則表示,新定義太政治化和過於對砌時興用語。這些成員主要來自歐洲,包括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德國及俄羅斯在內的 24 個國家均有推動擱置投票。

今年一月,ICOM 執行委員會擴充 MPDD 成「博物館定義、前景及潛力委員會 2 號 (MDPP2)」,重新就新定義進行研究。MPDD 於今年 3 月再次就新定義向執行委員會提出工作方案,唯未能取得執行委員會認可。

上月(七月),一群離任的前 ICOM 成員發表聲明,透露新定義推行工作如何寸步難行。他們表示,雖然理解全球「博物館」在不同經濟、文化、社會和傳統下,有不同工作和使命,但以「趕潮流」、「政治化」、「分化」為理由冷待博物館的一些新價值,等於無視 21 世紀博物館定義與工作的相關討論。他們又批評 ICOM 管理不當,部份勢力強大的國家和人物不斷遊說執行委員會,阻撓新定義推行。他們又申訴,新定義已經過多次審核,但在推行的最後階段,執行委員會卻轉軚,沉默應對部份 ICOM 會員的質疑,令 MPDD 被逼孤軍作戰。事件隨後演變成 ICOM 內部人事風波,部份 MPDD 成員質疑 ICOM 執行委員會一些人員管治不善。爭議導致數名內部成員辭職,當中包括 ICOM 總裁 Suay Aksoy。

新上任的 ICOM 總裁 Alberto Garlandini 近日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表示,相信 ICOM 將在未來數年內確立博物館的新定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