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8/13 - 17:56

【去他***的世界】創辦故事平台「tbc…」兩年後轉型 填詞人林若寧:我要證明有人會對創作者好

提起林若寧,或許能列出一份歌單。

師從林夕,填詞近 20 年,最高紀錄試過一年內發表近百首作品,成香港樂壇最多產填詞人之一。他寫過橫掃各音樂頒獎禮的派台歌,像李克勤的《花落誰家》、《失魂記》;也寫過無數動人情歌,如張敬軒的《櫻花樹下》、《百年樹木》;還有,寄語下一代即便面對「冷酷時代」,仍要堅守信念、「挺直脊骨」的《年輕人們》。

就算是前路不通 前路空空 腰包都空洞/請拒絕平賣笑容 為求千金變通/請一直背負你未變初衷/你這份勇最後也許斷送/當堅實信念接近破產更要相信

——周國賢《年輕人們》

廣告

然而,這次林若寧不談填詞,談故事,聊創作人的困境與出路。

他笑言:「填詞係兼職啫!」

除了填詞人這身分,林若寧還是前商台叱咤 903 創作總監,現任初創公司老闆。一向行事低調,既不現身樂壇頒獎禮,亦鮮少在媒體上露面,直到 2018 年創立故事平台兼免費手機程式「tbc…」,林若寧一口氣接受了好幾個訪問。如今公司轉型為「tbc...文創經濟體」,林若寧又再次來到鏡頭前。

對於是次轉型,林若寧認為或許經營方式有變,但並不違反其「理念」。那理念是什麼?他頓了頓,接著說:「呢樣我都好少提——最底就係,我覺得香港越來越對創作人唔好。」他認為現時給予創作人的酬勞、尊重以至肯定,並不足夠。例如填一份歌詞的收入往往比不上一位化妝師一次工作所得薪酬。他輕輕笑道:「填一份歌詞嘅 advance(酬勞) 係唔及一個化妝師,咁你成日話份歌詞好重要?定係個妝緊要啲啊?」

常言文字有價、創作有價,奈何現實總是相反。

「我要證明呢個世界有人對創作人好。」聽起來叛逆天真,卻是林若寧選擇放棄電台高薪厚職、自立門戶的原因。

兩年過去,林若寧的理想,有變成現實嗎?還是,反被世界的殘酷磨平了稜角?

故事

2018 年,林若寧拍檔前商台創作總監袁子才成立「tbc…」。「tbc…」即 to be continued,字面上有未完待續之意,其正式中文名字則是「起承轉合」。林若寧說,只要有「起承轉合」,就是故事,而故事,「個個人都有」,可小至平時聊的八卦、A 君暗戀 B 君。

tbc…平台專門經營漫畫、小說等不同類型的故事,有素人作品,也有林夕、陳煩等知名度較高的作者。團隊會將內容重新包裝,或以對話形式呈現故事內容,或在文字之間加插聲效、歌曲、圖像、影片、震動等效果,藉此加強閱讀時的互動性與代入感。

手機程式推出兩年,林若寧決定進行革新,七月底開始將「tbc…」轉型為「tbc…文創經濟體」,希望可以利用過去兩年經驗,為創作人提供技術支援。

平台將分為「文創圈」及「睇故事」兩部分。

「睇故事」為多媒體電子書平台,目前已上架書籍包括莊梅岩《莊梅岩劇作選》、柳俊江《元朗黑夜 – 我的記憶和眾人的記憶》、C AllStar Jase 新作《小死亡 Die a little》等。林若寧透露,正積極聯絡劇團,商討可否將演出影片放上平台作收費播映。

「文創圈」則是月費制的多媒體連載平台,目前有九個專欄,包括:林夕首個視像頻道、梁芷珊的愛情欄目《她來自江湖》、文地貓的插畫專欄《職人米高》、傳媒人方俊傑的情色文化專欄《PlayHouse》等。每個專欄月費由作家自行釐定,如梁芷珊專欄月費為港幣 60 元,方俊傑專欄則為港幣 35 元。林若寧解釋指,「我始終覺得佢哋先係最清楚自己目標受眾收入、需要乜嘢服務」。他期望最終創作人可自行經營專欄,從內容到定價均由他們全權負責。

由於平台仍在試行階段,「tbc…」團隊目前會花較多時間與創作人討論作品內容,以及如何包裝、進行市場推廣。林若寧強調盡量不影響對方的創作方向,「但外面點樣包層花紙,呢個我哋就會諗」。他舉例,假設有位創作人想寫愛情題材,「tbc…」就會與創作人一同討論是以「愛情信箱」抑或其他方式呈現。

林若寧表示,「tbc…」手機程式上的免費內容不變,但待新平台上軌道後,會鼓勵所有作者轉用「文創圈」。他指出,「tbc…文創經濟體」擴闊了原本的經營範圍,「唔係純粹故事,係撐闊到香港文化」,希望凝聚不同界別的創作人,形成一個生態圈。

圖片來源:tbc facebook

圖片來源:tbc facebook

然而,從免費平台轉為月費訂閱制,兼賣電子書,背後是否有其現實考量? 林若寧坦言,「(收支)係虧損嘅」,目前公司也僅有四名全職員工,寫作、設計、社交媒體經營、市場推廣、影片製作、IT、與創作人溝通等均由他們包攬。林若寧固然希望轉型後公司可自負盈虧,也讓原本只須專注創作的員工,可繼續全力經營自己的故事,但他強調:「唔係因為公司就快要執,我要搵另一個方法經營,純粹真係覺得依家需要呢種運作方式,不如就試下。」

林若寧解釋,自去年起目睹不少創作人因政見而失去廣告合作機會,導致收入大減,「以往行開嘅路原本養活到佢哋,但依家好似要面對好多困難」。因此,從九月左右開始構思「tbc…文創經濟體」。

除了政治立場導致廣告收入大減外,林若寧也常想,還有多少媒體願意或有能力支付可觀稿費支撐創作人?他透露,「tbc…」過去兩年堅持支付作者頗高稿費,「因為我哋自己做創作都咁樣壓價,有何顏面見江東父老?」惟林若寧也深知公司「長貧難顧」,實際上無法繼續負擔稿費支出。

但既然自己也相信創作有價,何不交由讀者直接付費支持創作人、採取月費訂閱制呢?

林若寧再三強調,有多少支持者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願意付出多少。他解釋道:「如果有一個人願意每個月畀 10 萬蚊你,咁件事咪 ok 囉,但我得一百人訂閱,而你每人收得 8 蚊,咁梗係唔 ok 啦!」

有人願意花十萬支持作者固然理想,只是結果也可以是殘忍的。創作人直面大眾,或許到頭來會發現根本作品乏人問津,但林若寧認為創作人至少要嘗試踏前一步,「去知道實際上有啲咩人願意畀錢你,同埋佢畀幾多錢你」,之後再長遠計畫要如何繼續經營,還有投放多少心力。

現實

「我成日覺得唔係純粹經營一個作者,而係經營一個品牌。」

林若寧認為,若只是經營作者,其產品就只能侷限於作者輸出的內容,例如文字或漫畫。「但如果係一個品牌,就可以好多樣化,文字、漫畫可以係你嘅產品,你嘅聲音係你嘅產品,你嘅product(周邊商品)係你嘅產品」。

這將內容轉換成文學、音樂、影像等各種文化產品的概念,可從「IP 產業」角度進一步解釋。 

IP,即知識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而 IP 產業是以內容為軸心,聯動不同領域及平台,衍生出不同文化產品獲利。例如一部網絡文學作品,它可以改編成電視、電視劇,繼而開發成遊戲、周邊商品,吸納龐大粉絲群,成為一個「IP」商品。

以近年 IP 產業發展蓬勃的中國為例,《甄嬛傳》、《狼琊榜》等幾部大陸熱門電視劇均改編自網絡小說平台「盛大文學」旗下網絡小說;2015 年,騰訊集團以 9 億美元高價收購盛大文學,與旗下內容公司重組為閱文集團,2017 年上市時,市值一度逼近 120 億美元。

成立「tbc…」之初,林若寧亦多次提及有意朝「IP 產業」發展,為何是次轉型未有著墨?這兩年,有否成功發展出 IP 產業鏈,將旗下內容轉化成不同文化產品,為創作人找買家? 

「能力唔夠,或者生不逢時。」林若寧無奈答道。

他憶述,兩三年前走訪過不少製片公司,對方都說急需故事開拍大陸劇,請了六、七個員工專門構思故事,都沒有成果。當時林若寧不禁疑惑:「好多現成故仔喺度,點解你哋唔攞嚟做呢?」豈料製片公司稱一直沒渠道接觸這些故事,故他最初認為或許可循營運 IP 尋找出路。

此刻回望,林若寧卻只能輕嘆。「都做到一啲,但你話真係要依靠佢去做,就唔係好試到。」

隨著近年中國審查制度越來越嚴格,對影視內容限制越來越多,林若寧認為整個影視環境的轉變,對發展 IP 產業造成一定困難。他反問:「我諗佢哋都唔知開啲咩劇啦,如果有 20 樣嘢唔開得嘅話,咁第 21 樣嘢可以係咩呢?」

此外,林若寧指出目前香港的故事越漸侷限於本土題材,「可能好多衝擊到佢哋創意嘅事,都係好香港話題性,但嗰樣嘢能唔能夠發展更大嘅市場呢?」就算他自己相信有發展潛力,投資者也未必買單。連本地電影公司也不願開拍?「其實我諗佢哋自己已經好多編劇、導演,攞住自己故仔,等緊人哋投資,甚至要過五關斬六將去 pitch,咁你依家走埋去,好似都唔係一個適合嘅時候」。

屈指一算,兩年來「tbc…」成功改編成其他文化產品的 IP,大概就兩個。林若寧承認,公司目前無法有系統地建立「IP 產業」,也許是因為規模小,難以撼動整個文化產業的傳統運作。

「要佢哋通過一個故仔市場揀嘢買,買返屋企煮,我覺得佢哋未係好 ready。」

除了買家未準備好,目前只有四名員工的「tbc…」也確實力有不逮。林若寧嘆道:「如果要經營 IP ,我哋仲要請多好多人,將 IP 變成劇本、故事大綱,而我要成功賣到一個,可能要整一百個出嚟先,但以我哋公司規模,暫時唔能夠做到呢樣嘢。」

因此,「tbc…」決定將 IP 產業暫時放下,將「tbc…文創經濟體」擺在首要位置,幫創作人度過眼前難關,並使公司儘快能夠自負盈虧。

林若寧強調:「最緊要我知道點樣經營而又唔違反個理念就得啦。」

兩年過去,也許跑道有變,但初心猶在。

世界 

經歷過許多跌撞,摸著石頭過河,走到今天。如今再談起當初為何成立「tbc…」,林若寧依舊滔滔不絕。

他說,喜歡故事是其次,最根本的原因是覺得許多公司待薄創作人,「人工最低又係創作人,最唔受尊重嘅又係創作人」,而他想要證明創作人是值得尊重。

林若寧大學畢業後便進商台工作,當了創作人幾十年,眼見行內剝削越來越嚴重,不禁感嘆:「我開始嘅年代唔係咁㗎喎,我試過諗一句 slogan 諗得好,加一倍人工」。當 copywriter 一年加薪幾次,此刻聽來,像天方夜譚。

儘管公司長年虧損,林若寧還是常跟拍檔袁子才說:「唔好理啦,有錢嘅話,一蚊都好,加咗畀佢哋三個 creative 人工先」。他堅信創作有價,應善待創作人,過去有能力就由公司支付稿費,給予創作人最基本的肯定,現在則改為月費訂閱制,由讀者證明創作的價值。

「我要證明呢個世界有人要對創作人好。」談何容易。

林若寧遂道:「唔知啊,可能呢個世界基本上最尾都係咁(待薄創作人),至少自己公司唔想咁樣。」可是,想讓創作人獲得應有尊重,公司本身也要夠強大吧?「係㗎,咁咪要自強囉。」他常言,自己選擇了一條最辛苦的路,但記得有個合作夥伴曾告訴自己,起步難的公司若能堅持走下去,它成功的機會定會比一開始就一帆風順的公司來得高。「咁我唯有信係咁,因為我開頭唔易行。」

路難行,支撐他繼續向前的,有初衷,有信念,還有戰友。「真心,我唔係睇啲嘢睇得好 macro,我純粹覺得有好好嘅同事,點都要捱落去,點都要令佢哋望到有曙光。」

林若寧兩年前受訪時曾提及,自己最滿意的一首詞或許是周國賢的《去他***的世界》,他說可能因為自己可能壓抑太久,要爆發了,想要挑戰傳統的價值觀,覺得不問因由便盲目跟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大概,那瘦弱身體裡,也藏著一顆倔強、叛逆的心吧。

讓青春給世間隔離/在焦土生醉夢到死/另一種優美也優美/我這一秒思考無知都好很貼地

——周國賢《去他***的世界》

文 / 鄭晴韻

攝 / Peter Wong